第二十章 西瓜虫

    “沈老爷,您这是在干什么啊?”孙小五好奇的问了一句。

    “我是借桃钉的力量,钉住了这个村子的阴脉。”老爷子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左右两边的树林:“这里的阴气太重,阴脉也数不胜数,但最大的一条,就在村口这里。”

    “钉住了阴脉......有啥作用啊?”孙小五又问。

    “能暂时抵住一些阴气。”老爷子皱着眉说道:“阴气弱了几分,自然就能削弱一些阴魂的能力,我是怕你们几个中招啊.......”

    闻言,孙小五的脸色更白了,点点头就没再多问。

    在这时候,我们全都警惕了起来,不住的向四周扫视着,颇有种草木皆兵的意思。

    晚上见鬼这不稀奇,能在大白天见鬼,那才是要命的事。

    这种冤魂恶鬼在白天都敢出来,你还怕它没能力整死你?

    周志国他们手里的枪械武器,能够对付活人不假,但要是说到对付阴魂恶鬼,那确实是不可能产生半点作用......

    在领着我们走进村子的时候,老爷子还问周志国他们,既然你们来办这么棘手的活儿,上面就没批点法器给你们?

    “批啥法器啊,能有枪就不错了。”孙小五哭笑不得的说道:“您还真以为我们是宗教局的人啊?”

    老爷子没说话,一个劲的笑着,有点幸灾乐祸的意思。

    “上面的人说了,有任何困难,你都能帮我们解决。”周志国叹了口气:“沈老爷,从某种角度来说,您就是我们的护身符。”

    听见这话,老爷子冷笑了两声,点上烟抽了起来,嘴里嘀咕道:“没想到啊,那帮老东西还这么看得起我......”

    “沈老爷,我听说你不喜欢麻烦。”周志国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是。

    “这次的事,是不得已才来麻烦您。”周志国叹道:“方圆几百里,能被上头找到的高人,就只有你一个。”

    “你的意思是,老子大隐隐于市的反侦查性太差了?”老爷子不动声色的反问。

    周志国嘴角抽了两下,不说话了。

    这村子的规模不大,往里走了还没两分钟,便到了目的地。

    周志国停下脚步之后,先是左右看了看,似是在确定什么,最后才跟我们说:“应该就是这儿了,死人的这三家都是挨着的,最先死的是左边那家.......”

    在说这话的时候,周志国还抬起手来,准备向那间破烂不堪的屋子指过去。

    但还没等他指到目标物上,只听啪的一声,老爷子就在他手臂上拍了一巴掌。

    “狗日的作死啊?!”老爷子瞪着周志国:“说就行了!别指!”

    周志国一愣一愣的看着老爷子,似乎是不明白老爷子为什么要抽他。

    “周哥,有的东西是不能指的。”我低声解释了一句,虽说我不是行里人,但好歹也看过了老爷子给我的书,多少都还记得一些书中的常识。

    无论是道观寺庙之中的神像,还是荒山孤坟的神位墓碑。

    在许多时候,都是不能用手去指的,这样的举动,就是标准的渎神戏鬼。

    就拿现在这情况来举个例子。

    如果周志国指了一下,某些“东西”不发作则以,算他命大,要是遇见心眼小的,那就非得缠上他不可.......

    “原来是这样啊。”周志国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点点头对我说:“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爷,你能看见鬼吗?”我转过头问道。

    老爷子摇摇头,说,看不见,但能感觉到这里不对劲。

    话音一落,老爷子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陶罐,使劲摇晃了几下,只听里面沙沙的响作一团,好像是有虫子在里面爬动那般,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啥子东西?”我好奇的问道。

    “虫。”老爷子极其神秘的冲我一笑,问我:“想见鬼吗?”

    一听这话,我脸色霎时就白了下去,但还没等我拒绝,老爷子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来来来,到咱们爷俩大发神威的时候了,我让你看看这些鬼都是什么模样!”

    说着,老爷子就把陶罐打开,递到了我面前。

    低头看了看,我头皮瞬间就炸开了,只觉得心里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罐子里装着的确实是虫子,有十几只那样,大小跟指甲盖差不多,背上绿油油的,跟绿头苍蝇的颜色很像。

    但从它们的身体轮廓以及特征来看.......这些虫子不就是放大版的西瓜虫吗?!

    (注释:西瓜虫,既鼠妇。)

    在我满头雾水看着这些西瓜虫发呆的时候,老爷子特别温柔且亲切的拍了拍我肩膀,微笑着对我说。

    “来,幺儿,挑一只你看着顺眼的虫子吃了吧。”

    “我吃个铲铲!!”我哭笑不得的说:“爷!咱能不开玩笑吗?”

    “不是开玩笑。”老爷子很认真的看着我:“这些虫子是阴物,看着是活的,实际上是死的,吃的时候不用有心理负担。”

    老爷子一边跟我解释着,一边伸出手去,用手指从陶罐里夹出来了一只西瓜虫。

    “你看,这色泽,这油性,肯定不是活物能有的啊!”老爷子兴致勃勃的说道,颇有种王婆卖瓜的意味。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老爷子猛地一把就掐住了我脖子,趁我没反应过来,硬生生的就将那只西瓜虫丢进了我嘴里。

    我还没来得及往外吐,那只虫子就像是回了老家一般兴奋,一路兴高采烈的从我嗓子眼里钻了进去.......

    “没事,死不了人。”老爷子拍着我的后背,不停的帮我顺着气。

    在那时候,我连呕吐的**都没了,整个人都是懵的,勾着腰咳嗽了好一会,这才勉强缓过劲来。

    等我抬起头打算声讨老爷子的时候,话还没说出口,我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

    由于我所站的位置正冲着那几间死过人的老屋,所以这一抬眼,便能够很直观的看见那几家的大门。

    在那几间老屋里,有七八个绿幽幽的人影站在那儿。

    说是人影也不贴切,它们更像是雾气聚集而成的人,有活人的轮廓,但面部五官很模糊,眼睛那块就是两团黑雾,看着很是醒目。

    当我看向它们的时候,它们也侧过了头,目不转睛的看着我,似乎是发现我能看见它们了。

    “爷......”我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说起话来,声音略微有些发颤:“我看见了.....它们就站在门槛后面......”

    “没走出大门来?”老爷子抽着烟问我,显得很是轻松。

    “没。”我摇头。

    “是啥样的?”老爷子又问。

    “人形的.....雾人......”我如实说道。

    得到这个答案,老爷子眉头一皱,显得有些诧异。

    “不对啊,被五福孽害死的活人,其魂魄应该会受到损伤,怎么还能聚集成人形呢??”

    老爷子嘀咕了两句,没有犹豫,直接掏出一只西瓜虫吃了下去。

    “小周,你和小五跟我走,幺儿,你带秋雁走后面。”老爷子低声说道。

    听见老爷子的安排,众人都点头称是。

    周志国那时候倒显得挺冷静,只有孙小五,脸色比我都难看,不用想都知道,他绝对是被吓着了。

    当我们开始靠近第一间老屋的时候,这间屋子里的那些雾人,也都纷纷往前迈了一步,似乎是想堵住我们的路。

    “都死了还想堵门......这帮人也是死心眼......”

    老爷子叹了口气,从包里拿出来一叠冥钞,扬手一撒。

    在冥钞翻飞落下的时候,老爷子已经大步踏进了门里,头也不回的催促着我们。

    “赶紧跟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