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福家村

    那天晚上,我们在车里凑合着睡了一宿。

    原本我还以为老爷子要一个人睡,就像白天一样,不让我进他的车,美名曰要我多跟同辈人交流交流,免得跟我爹一样变孤僻了。

    但没想到的是,刚回去,老爷子就拽我上了车。

    我睡副驾驶,他睡后面的两个座,呼噜声打得震天响,睡得比谁都踏实。

    第二天早上六点多,天刚蒙蒙亮的时候,老爷子跟诈尸似的,一个挺身就坐了起来,然后拍了拍我肩膀,叫我下去帮他搬东西。

    我当时都迷糊着呢,像梦游一样跟着老爷子下了车,然后帮他把后备箱的两个手提袋都搬了下来。

    这两个袋子里装的东西,全都是出发前一晚,我跟他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出来的法器。

    天知道老爷子在自己屋里藏了多少宝贝,翻出来的法器除了黄纸朱砂这类的消耗品外,其余的大部分都是古物,清朝跟民国两个时间段的东西最多。

    我们这一次带来的,只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

    “黄符朱砂墨斗线......糯米小米桃木钉......”老爷子蹲在地上,一边检查着装备,一边念叨着:“捆尸索.......阳人钱......金银元宝......贡香......”

    这时候,陈秋雁等人也醒过来下了车,兴致勃勃的围上前来,看着老爷子整理他的装备。

    “哟,沈老爷,您还备着罗盘呢?”孙小五忽然问了句,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足有盘子大的罗庚:“这好像跟风水先生用的不太一样啊!”

    孙小五问的话,我那天晚上也问过。

    这个罗庚的造型与看风水用的罗庚差不多,但上面并没有刻字,而是画满了许多犹如妖魔的图案,每隔开几厘米,还竖着刻了一道符。

    “这叫寻孽庚,是拿来给冤孽定位用的。”老爷子说道:“跟追踪器差不多。”

    “这可够先进的啊。”孙小五咂了咂嘴:“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老爷子笑着没说话,把装备检查了一番后,便拉上拉链,示意让我提着。

    “你们带路。”老爷子说:“趁着天刚亮,咱们去会会那五只冤孽,要是在这个时间段碰上它们,我们的胜算还能多两成!”

    听见老爷子这么说,陈秋雁他们也没再磨蹭,拿出压缩饼干给我们,囫囵吃了顿早饭,之后就带着队伍上山了。

    在这过程中,陈秋雁也旁敲侧击的问了一些关于五福孽的事,还问五福孽的尸首能不能完整保存下来。

    老爷子所给的答案,与昨天夜里跟我说的一样,很干脆的说不行,他没这个能耐。

    得到答复之后,陈秋雁显得很失落,孙小五还笑话她,说这姑娘是白来干活儿了,估计得空着手回去。

    “尸首没了,不是还有棺材吗?”陈秋雁当时就白了孙小五一眼,很自信的说:“我就不信棺材里找不出半点霉菌来!大不了我让人把棺材都抬走,运到四九城再慢慢研究!”

    一听她这么说,老爷子就跟我对了一眼,但也没说什么,耐着性子陪他们走着。

    这座山不高,但横向面积挺大,而且树林特别的茂密。

    如果没有面前这条被人开出来的山道,我们想要在中午前赶到村子里,那都是犹如登天般的难事。

    周志国跟孙小五是全副武装来的,在车上的时候我还没注意,上了山才发现这俩人腰后都别着手枪。

    不光如此,他们俩还各自提了把军刀开路,小腿上还绑着匕首,看起来那叫一个夸张。

    陈秋雁比起他们来说,要显得正常一些,就是单纯的背了个双肩包罢了,其余的东西一概没拿。

    在这条蜿蜒曲折的山道里走了一个多小时,那座被我们当成目的地的村寨,也渐渐映入了我们的眼里。

    村寨不大,从房屋的规模来看,顶破天能住下七八十口人。

    许多屋子都属于木屋,其上斑驳的痕迹很是显眼,屋顶还铺盖了一层瓦片,有不少地方都能看见窟窿。

    我们所处的位置,应该是这个村寨的村口,左手边立着一块石碑,字迹模糊不清,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老爷子从陈老头那儿拿来的资料,我一点都没看过,老爷子似乎也没打算给我看,只是单纯的提了五福孽的事,具体的情况我是真不清楚。

    曾经我也问过,为啥不给我看那些东西?

    老爷子给我的答案很简单,说是怕我看了分心,还不如多看看实用点的书,其他的用不着我操心。

    “这村子叫福家村,但村里的人都不姓福,全是一百多年前从外地迁过来的人......”孙小五也听我说过这情况,知道我对这事不太了解,便很热切的跟我介绍了起来:“至于这里为什么叫福家村,这个我们也没调查出来,可能跟你们说的五福孽有关吧。”

    “村民全部撤走了?”我问。

    “都走光了。”孙小五笑道:“最初这里还有几个老人不肯走,但耐不住家里人害怕啊,九十多口人,一天之内全部搬完了,等你们解决了五福孽,我们再安排那些人搬回来。”

    “五福孽最开始是谁发现的?”我好奇的问道。

    “村子里的小孩。”周志国忽然开了口,面无表情的对我说:“前段时间,那帮小孩进山里玩,意外看见了那些棺材板子.......”

    我嗯了一声,见老爷子没有抬脚往村里走的意思,便好奇的问了句:“爷,咱不进村?”

    “不急。”老爷子咳嗽了两声,左右扫视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我先看看再说。”

    “村子里应该死人了吧?”我问。

    没等其他人开口,老爷子就跟我说:“死了,闹五福孽能不死吗?”

    “发现棺材的小孩有三个,这三个小孩一个不落,当天晚上就死在家里了。”周志国说着,似乎是叹了口气:“第二天中午,这三个小孩的家人也都纷纷暴毙,死因都是一样的,心肌梗塞。”

    “一连死了十六口人,村长都快急哭了,等他们下山报案的时候已经晚了......”孙小五苦笑道:“埋棺材那边已经出变故了。”

    “啥变故?”我一愣。

    “那些棺材都是竖着埋的。”孙小五一边跟我说着,一边还拿手比划了起来:“一开始,他们也去埋棺材的地方看过,那些棺材只露个头,下面都埋得好好的,但等到那些人死了个精光,这棺材也冒出来半截了。”

    “冒出来半截了?”我满头雾水的问道:“有人动手挖棺材了?”

    “没有。”周志国说:“是棺材自己冒出来的。”

    就在这时候,老爷子冷不丁的开了口,说:“小周,你们带路,先去死人的那几家看看,好像有的东西还没走......”

    “有的东西还没走?”周志国一皱眉:“什么东西?”

    老爷子笑了笑,语气无比的轻松。

    “还能有啥?鬼呗!”

    得到答案,周志国倒是没什么反应,孙小五陈秋雁外加上我,脸色都是齐刷刷的白了下来。

    “爷,大白天的......鬼还能出来啊?”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爷子点点头,没跟我们多做解释,从包里拿出来了七根桃木钉。

    随后,他就按照北斗七星的排列顺序,将这些桃木手制的钉子,一一插在了村口外。

    也不知道是因为巧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在老爷子插下最后一根桃木钉的时候,我们只感觉迎面刮来了一阵寒风,直吹得我们打起了喷嚏。

    而在那时,四周的温度也开始急速下降了,犹如初春返寒。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