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先人

    我们前往的村寨,距离省城不算近,直到傍晚时分,周志国才跟我说到了。

    停车的地方,是一座荒山脚下的沟子口,四面八方都没有半点人烟,连我想象中的那种破烂老木屋都看不见。

    我当时还问了,不是说要进村子吗?怎么在山脚下就把车给停了?

    周志国似乎对这次的活儿比较了解,听见我的问题,他便解释了一句,说山上不安全,最好是等到明天出太阳了再上山。

    “狗日的!”老爷子刚下车就骂了起来,不停的拍打着飞来飞去的蚊子:“这天气都能有蚊子!真他妈鬼催的!”

    骂着,老爷子点上支烟,冲我一招手:“走!陪老子上个厕所!”

    听见这话,我便意识到老爷子恐怕有话要对我说,没多想就答应了一声。

    等我跟着老爷子走进小树林的时候,他问我:“那帮后生在车上说啥了?”

    “你好奇啊?”我笑着反问了一句。

    “不是。”老爷子皱着眉头说道:“我们自己干活儿是一回事,有上面的人跟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我点点头,不动声色的转过脸,往回看了一眼,确定没人跟来,这才跟老爷子说:“他们说了,有不少地方需要你帮忙,还说要尽可能的把五福孽肉身保存下来.......”

    “果然这笔钱不好赚啊。”老爷子咧了咧嘴,笑得很难看:“咱们能做掉五福孽就不错了,还想尽可能的保存它们肉身?”

    “爷,当初你不是对付过五福孽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收拾完它们,把尸身留下,这很难吗?”

    “难。”老爷子很直接的说道:“想要做掉五福孽,首先就得打散它们的魂魄,在那之后,五福孽肉身里的五行气就散了,直接会变成一地的小灰灰.........”

    “小灰灰?”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肩膀直发颤。

    “狗日的!就是那意思!”老爷子一巴掌就拍我脖子上了,很不耐烦的说:“反正想保存它们的肉身是不可能的,这忙咱们帮不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爷子把裤子穿上,笑了笑:“但这事倒是提醒我了,咱们只要小心点,也能从五福孽身上捞出一些好处来。”

    “啥子好处?”我急忙问。

    “五福孽的肉身就别想了,留不了,也不能留,这么多年的秽气都压在里面,留着就是坏咱们自身运势。”老爷子嘿嘿笑道:“我说的好处,都在镇压它们的棺材上。”

    我兴致勃勃的听着,没敢插嘴。

    “镇压五福孽的棺材,每一口都钉了八枚棺材钉,五个棺材加一块,就有四十枚。”老爷子搓了搓手掌,显得极其兴奋:“在别人手里,这些棺材钉可以用来驱鬼镇邪,但在咱们手里.........”

    “也可以用来驱鬼镇邪?”我试探着问了句。

    老爷子没说话,一巴掌又拍了过来,没好气的说:“镇邪个屁!这可以用来害人!”

    “害人?”我满头雾水的看着老爷子:“咋害人?”

    “这些棺材钉可不一般啊,都是用标准的雷劈桃木制成,每一根棺材钉里,还埋着一根金线,两头都用白玉做堵封死,上下刻着的全是五福咒......”

    “吸收了这么多年的五行气,还沾染了不少传给活人的五福气,这些棺材钉啊,已经能堪称为法器了。”老爷子笑了笑:“用来当作阵眼,起阵驱邪镇鬼,可以说是无往不利,而且只要咱们用对了,这些棺材钉还能破坏对方家里的运势,也就是标准的杀人不见血啊........”

    “咋用啊?”我好奇的问道。

    “用法很多,常见的就是断气脉。”老爷子笑道:“反正说多了你也听不明白,都是纸上谈兵,等有机会我给你示范一次,到那时候再慢慢教你。”

    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没再多问,就跟在老爷子走了回去。

    在路上,我忽然想起那天晚上看见的人影,便忍不住问了句:“爷,那天你跟王生海谈判的时候,地上冒出来的十八个人影,应该就是十八落恶子吧?”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是。

    “十八落恶子是冤孽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是。”老爷子摇头:“虽然它们看起来跟冤孽差不多,但要是往细了说,它们只能算是一种特殊的法器。”

    话音一落,老爷子忽然止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我。

    当时,老爷子的眼神很是复杂,很忽然的问了我一句:“知道这些落恶子是怎么炼出来的吗?”

    “怎么炼的?”我问。

    “在不影响魂魄本质的情况下,将死者的三魂七魄,各取出一部分来,再加以死者肉身里仅存的生气,用秘法炼制七七四十九天........”老爷子笑道:“这里面最难的,就是取出魂魄的部分,只有我们沈家人能做到取魂不伤魂,拿魄不损魄........”

    说到这里,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表情也难看了起来。

    “沈家炼制落恶子的法门曾经流传出去过,但取魂魄的这一块没能流传出去,如果不按照沈家的法门来取魂魄,肯定是取一个散一个。”老爷子说道:“那帮炼了落恶子的降师,只会用,但不会积德,都不知道毁了多少人的魂魄才炼出来!”

    “咱们沈家.......也是用别人的魂魄炼的?”我试探着问道。

    老爷子摇摇头,说,不是,哪怕我们取魂魄的手法独特,对魂魄不会造成任何损害,那也不可能拿别人的魂魄来炼。

    “那是........”

    “十八个落恶子,都是从咱们沈家先人身上取出来的。”老爷子很坦然的说道,脸上的笑容颇有种自豪感,或是说,荣誉感。

    据老爷子说,每一代沈家掌门掌舵的先生,在死后都得贡献出魂魄来,让后辈弟子取出一部分,之后才能被超度投胎。

    “一个人的魂魄,只能炼制出一个落恶子,你也见过那东西吧?跟肉块一样!”老爷子苦笑道:“有的大有的小,这都是不定的,最大的那一块,是我爷爷炼出来的,他用的就是自己父亲的魂魄才........”

    我听到这里,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没敢说话。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千万别忘了取出我的魂魄。”老爷子说道,冲我眨了眨眼睛:“到你这辈,你只有十七个落恶子,等我死了,你应该就能集齐十八个了。”

    “集齐十八个有奖?”我没好气的说道,皱紧了眉头:“爷,咱能不说这种话吗?听着丧得慌啊!”

    老爷子笑着没说话,转过身,继续带着我走着。

    “沈家的降术为什么厉害,就是因为有这些落恶子的存在。”

    “降术害人,无论是害好人还是坏人,那都得折寿,但我们沈家的降师,能把这种天谴转移到落恶子身上。”

    “在老天爷看来,害人的是落恶子,与我们无关,所以我们不管害了多少人,那都不会受到半点天谴.........”

    “你害死过人吗?”我压着声音,问了句。

    老爷子耸了耸肩,没说话。

    “这样真的好吗?”我又问,表情复杂了起来:“不管好人坏人,那都是一条人命啊.......”

    “行里人都说,沈家术邪人毒。”老爷子头也不回的说道:“但我可以跟你说,沈家的术确实够邪,但人........真的没坏到那份上。”

    老爷子说着,把烟头掐灭,丢到地上,轻轻踩了踩。

    “沈家几十辈人,亦正亦邪的不少,但还真没出过一个杂碎。”老爷子笑道:“老祖宗说过,做人可以坏,也可以毒,但绝对不能没了良心!”

    我若有所思的想着,没说话。

    “问心无愧,方得始终。”

    老爷子回过头来,看了看我。

    “修道,先得正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