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同行

    按照老爷子的说法,五福孽这种极其特殊的冤孽,比大部分自然形成的尸孽还要棘手。

    原因很简单。

    五福孽,犹如活人。

    它因五行气而生,真身自然聚集了五行的精粹。

    金点灵光,木衍生机,水化人阴,火升三阳,土若肉身........

    其体内五行气的分布,与活人并无两样,甚至于魂魄中的阴阳二气,也跟活人的“量度”差不多。

    行内用来对付冤孽的术法,用在活人身上是没用的。

    五福孽不是活人却胜似活人,就因为这点,五福孽完全能达到不惧阴阳术法的境界。

    当然,也不是说没人能对付它们了,就老爷子说的来看,当今国内有三种先生,是专克五福孽的。

    一是湘西一带的赶尸先生,那帮子湘西人别的不行,但要说到对付尸首这类的冤孽,那就绝对是他们的老本行。

    二是老爷子说过的那帮山河先生,他们能够操控的山河气,连活人都能轻易弄死,更别提这种类似活人的五福孽了。

    最后一种先生,就是降师。

    老爷子的原话是这么说的。

    “降门里对付冤孽的术法很少,用来对付活人的术法很多,咱们拿既能对付冤孽又能收拾活人的手段,去办了五福孽,这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

    虽然老爷子说这话的时候,表情轻松得就跟去吃饭喝酒一样,但我知道,他这么说也只是过个嘴瘾。

    如果五福孽真的这么容易办掉,恐怕陈老头也就不用请他出山了。

    次日清晨,陈老头如约而至的带着人来了,他们还开来了两辆小轿车,但上面挂的都不是本地牌照。

    除开陈老头之外,他带来的两男一女,年龄都是二十多岁,每个人都穿着休闲服。

    那个女的是干什么的,这个我说不准,但剩下那两个男人,应该都是当过兵的人,这点能够很轻松的看出来。

    “老沈,这次就麻烦你了啊。”

    刚一见面,陈老头就特别亲切的迎了上来,眉开眼笑的冲老爷子说:“要不是这段时间麻烦事太多,恐怕我都得跟着你们去见识见识。”

    “滚一边去。”老爷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往事,恶狠狠的瞪了陈老头一眼:“你个老东西跟着就没好事,本来不危险的活儿都得被你搅和坏了,你不跟着正好!”

    陈老头被这么一骂,老脸也不免有些红,他倒不是因为老爷子骂他才觉得尴尬,似乎也是因为原来发生的一些事才会........

    “这是我带的几个后生,孙小五,周志国,这丫头是陈大头的孙女陈秋雁。”陈老头干笑了几声,便给我们介绍:“去年喝酒的时候,陈大头不是跟你说过了么?这丫头刚从国外回来,说是要跟着我们锻炼锻炼!”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锻炼个屁,这有啥子好锻炼的。

    说着,老爷子很疑惑的看了看那姑娘,很不敢相信的说:“那老东西长得可不咋样啊,没想到这孙女儿倒是挺漂亮的。”

    “您就是沈爷爷吧?”陈秋雁倒也没因为这话生气,笑着跟老爷子打了个招呼:“我爷爷经常念叨您呢,说您是个大能人!”

    闻言,老爷子笑着摆摆手,然后不动声色的看了陈国刚一眼,没说什么。

    “小雁可不是累赘,是上面派下来的,做一些采集工作。”陈老头咳嗽了两声,压低嗓子说:“近几年上面不光在研究气功,还在研究你们行里的东西。”

    “咋的?”老爷子一皱眉:“想集体大拜师啊?”

    “别瞎说!”陈老头哭笑不得的说:“这些事我也不熟,但听他们说,有的东西,好像是能应用在医药学上........”

    “医药个卵。”老爷子叹了口气:“要是那些脏东西有这么大的作用,古代的皇帝还不得一个个的长命百岁了?”

    陈老头耸了耸肩,没多解释,随后就拿出来了一叠用报纸包着的人民币,递给老爷子,不好意思的说:“本来昨天就要给你的,但后来遇见点事就给忘了.........”

    老爷子接过之后,一甩手,直接撂在了柜台上。

    “不点点?”陈老头问。

    “用不着。”老爷子笑道。

    见老爷子这么干脆,陈老头也笑了起来,没多说,嘱咐我们一句小心,之后就安排我们上了车。

    老爷子这人喜欢安静,所以他坐的那辆车里,除了司机就只有他,而我则被安排到了陈秋雁等人的车里。

    刚一上车,孙小五就递了支烟给我,听见我说不会,这才讪讪然的收回去。

    “沈兄弟,你家老爷子的名气可不小,打我跟上陈老爷的那天开始,就没少听他念叨过。”孙小五嬉皮笑脸的问我:“你既然是他孙子,本事也应该不小吧?”

    “我刚入行,懂的东西不多,能有啥子本事。”我笑道。

    周志国的年纪应该是他们之中最大的,人话不多,显得有些沉默寡言,听见我跟孙小五说话的时候,也只是看了我一眼,没说什么。

    “我听人说过,你家老爷子脾气挺倔的,有的事他嫌麻烦就不做,哪怕是上面要求的。”孙小五低声问我:“这次的活儿不简单,需要你们帮忙的地方挺多,到时候要是老爷子嫌麻烦不想帮........哥们你还得劝劝啊!”

    “帮忙?”我一愣:“不就是处理个五福孽吗?”

    “不光是让你们处理五福孽啊........”陈秋雁此时也开了口,说话的声音很柔和,听着那叫一个舒服,轻言细语的跟我说:“如果可以的话,还得麻烦你们尽可能的保存五福孽肉身。”

    我听见这话,也不由得有些诧异。

    保存五福孽的肉身?这又是什么说法?

    “你们拿五福孽的肉身有用?”我好奇的问道。

    “你知道青霉素吗?”陈秋雁笑着问我。

    我点点头,说知道。

    “许多怪......不,应该是叫做冤孽吧?”陈秋雁说:“许多实体状的冤孽,特别是尸首一类,五官里大多都藏着霉菌,尸首不一样,霉菌也不一样,有些霉菌极其的特殊,经过培育加工之后,就能对人体起到一些作用,这跟青霉素的原理很像。”

    “这种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我将信将疑的看着陈秋雁:“能起到什么作用?方便说吗?”

    “别的不敢多说,但我能跟你透露一点。”陈秋雁笑了笑:“去年年初的时候,齐齐哈尔那边有人被水猴子拖下水淹死了,死者在头七那天回魂诈尸,我们在它的耳朵里,就发现了一种特殊的霉菌。”

    我仔细听着,没敢插嘴。

    “那种霉菌的作用不小,跟我们原来发现的霉菌不一样,经过培育加工之后,将它注射进人体,能起到很明显的止血作用。”陈秋雁说着,也皱起了眉头:“可惜的是,副作用挺大,有很大的几率会让被注射的人陷入昏迷,断则一两天,多则半个月........”

    “你们也真是敢弄啊........”我笑得有些不自然,说:“要是这玩意儿有害,把人给弄死了,你们还不得负责任?”

    “任何事都是一样的。”周志国忽然开了口,语气很是沉稳:“有付出,才能有回报。”

    陈秋雁点点头,说:“在做人体实验之前,我们已经在动物身上做过了很多次,足足研究了快一年,这才敢在人身上注射。”

    “五福孽的霉菌很特殊?”我问。

    “也许吧。”陈秋雁笑道:“听我师父说过,越厉害的冤孽,身上的东西就越特殊,其包含的能量就越大,搞不好这次我们还能有大惊喜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