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五福

    老爷子喊价一千万,那自然是玩笑话。

    带着陈老头囫囵的吃了顿早饭,我们就回了药铺,而在这过程中,老爷子也跟陈老头谈好价了。

    “一万?”老爷子开价的时候,表情很是轻松,似乎一点都不觉得这个价格有点高。

    “行啊。”陈老头的反应更是出乎我意料,连点犹豫的意思都没,非常干脆的就答应了。

    当时我是真有点诧异,或是说不敢相信。

    1990年可不是现在啊,当时的人均工资是在两百块左右,万元户不能说是没有,但绝对是很少见的。

    老爷子随便带我接个活儿,张口就要了一万块,并且陈老头还一点都不犹豫,答应给钱的时候完全看不出心疼的意思........

    “咱们这就算是万元户了?”

    我端着茶杯走过去,放在陈老头面前,然后低声问了老爷子一句。

    “这点钱算个屁啊。”老爷子白了我一眼,很是鄙夷的说道:“要不是我看老陈头穷,我非得敲一记大竹杠不可!”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陈老头反问道。

    “反正又不是用你的钱,顶上有人给报销,我多要点,你多给点,这不也行么?”老爷子点上烟抽着,很无奈的看着陈老头:“你当清官我管不着,但你也别清到我身上啊.......”

    “能给国家省点就省点,现在正搞建设发展呢,山里的那些穷人确实不容易,想发展起来,修山路建学校,什么都得要钱啊。”陈老头叹了口气。

    听见陈老头这么说,我也不免愣了一下,没看出来啊,陈老头的思想觉悟竟然这么高!

    “急吗?”老爷子问道:“要是不急的话,我三天后再出发,要是急的话.......”

    “急啊!咋不急啊!”陈老头一本正经的说:“那边都封路了,村子里的人都被上头安排转移走了,如果你再拖个几天,非得出大乱子不可!”

    老爷子没说话,抽着烟沉默着,似乎是在想什么。

    过了两分钟,老爷子才开口说:“明天早上八点,你让人开车过来接我,那边的情况我也不熟悉,你最好找个能说上话的人给我领路。”

    “行。”陈老头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听见老爷子这么说,当即就站了起来,急匆匆的跟我们说:“那我先回去安排了,顺便给上面报个信,你准备准备,明天一早就来接你!”

    老爷子嗯了一声,说行,你看着安排。

    “我多嘴问一句啊,老沈,你是真准备让世安入行了?”陈老头好奇的问道。

    “让他试试呗。”老爷子叹了口气:“实在不行,就让他退下来,大不了我帮他收拾后面的烂摊子。”

    陈老头笑了笑,没说什么,点点头就走了。

    关上大门,我走回去坐在老爷子身边,忍不住问:“爷,五福孽究竟是咋回事啊?你先跟我说说,免得到时候我抓瞎啊!”

    闻言,老爷子抖了抖烟灰,跟我说:“那些资料我都看过了,具体的情况,我之后再跟你细说,先跟你说说五福孽吧........”

    “要说五福孽,那就得先说养出五福孽的五福局。”

    老爷子说道,脸上也有了点凝重的表情:“这种极其特殊的风水格局,算是阴宅风水局的一种,不能自然形成,只能人为修建而出........”

    据老爷子说,五福局第一次出现,应该是在贞观年间,也就是李世民在位的时候,由一个名叫陈还(huan)沙的风水先生研发而出。

    这种极其特殊的风水格局,共有五个阵眼,每一个阵眼,都必须有活尸镇气。

    “活尸?”我一愣。

    “说白了,其实就是活人。”老爷子解释道:“将活人装于棺内,于阵眼处填埋,再加上符咒法器的力量,将这五方气进而转换为五行气.......”

    “这有啥子用?”我好奇的问道。

    老爷子掐灭烟头,缓缓说着。

    “古人所说的五福,分别是长寿、富贵、康宁、好德、善终。”

    “但这个风水局,只是虚有五福的名头,压根就引不全五福,只能引来富贵.......”

    “那也不错了啊。”我笑道:“有富贵还不够吗?”

    “够啊,更何况这还是横财富贵,只要五福局启动了,事主家就会横财不断,钱就跟往家里砸一样,捡都捡不完啊.......”老爷子冷笑道:“可惜了,富贵到手,事主家却注定落不了善终。”

    我没插嘴,安安静静的听着。

    “人不公平,那是因为有情,再正直的人,终究也会有偏心的时候。”老爷子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天花板:“但老天爷却是公平的,因为它无情,无情而至公,所以它就充当了一个交换员的角色.......”

    “交换员?”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有些诧异:“你的意思是........”

    “所有看似不需要代价的东西,其实在老天爷那里,早就定好了价格。”老爷子叹道:“无论是降门术法,还是那些特殊的风水格局,越是厉害,就越是得用寿数去换。”

    “五福局用的是事主家的寿数?”我忍不住问道。

    “没错。”老爷子点头:“不用施术者的寿命,只用事主下半生的寿命去换。”

    “那些事主,慢则两年家破人亡,快则半年全家死绝.......”

    “就因为这样,在历史上,五福局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到后来都没人敢用了,等到宋朝时期,五福局就彻底的失传了。”老爷子笑道:“所以这一次我们遇见的五福局,很有可能是古代遗留下来的。”

    “五福孽是啥子?是那五个活人变成的冤孽?还是事主家变成的冤孽?”我好奇的看着老爷子:“应该很厉害吧?”

    “五福孽又称五福尸。”老爷子解释道:“被活埋入阵眼的那五个活人,死后怨气不散,再加上风水局的作用,它们的尸身也不会腐坏,等到事主家死绝了,那些事主死后的怨气,又会被引到阵局里,彻底被这五具尸首吸收........”

    说到这里,老爷子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只要那五具棺材没有破土见天日,那么五福局就不会消散,哪怕事主家已经死绝了,它也会保持运转,不停的转入五方五行气供养那些尸首.......”

    “只要破黄土三尺,五福局就会自己破掉,但是五福孽.......”老爷子皱了皱眉:“没了五行气的供养,五福孽就会自己破棺而出。”

    我听着,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感觉心跳开始变快了。

    “在二十年前,我曾经在山西遇见过五福孽。”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点上支烟,脸上颇有种后怕的味道。

    “那次跟我通行的先生一共有四个,到最后,只有两个活了下来,另外的两个都让五福孽给撕了。”老爷子说道,脸上的笑容很不自然:“普通诈尸而起的游尸,尚且有常人两三倍的力气,更何况是五福孽呢,用爪撕牛羊来比喻都不过分啊!”

    “怪不得上头要叫你去办这事了。”我低声说:“普通先生恐怕都搞不定它们啊!”

    “普通先生去了就是送死。”老爷子无奈的说道:“哪怕是咱们俩去,也得步步为营,绝对不能大意。”

    “你有几成把握能办成这事?”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爷子没说话,似乎是在想这个问题,过了半分钟才开口给我答复。

    “没意外的话,有九成,但要是出现了意外.......”老爷子摇摇头:“恐怕不到五成........”

    话音一落,老爷子拍了拍我肩膀,像是感慨一般。

    “所以说啊,钱不是好赚的,国家的钱.......更不是好赚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