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古籍

    那天晚上我压根就没睡,或是说,连点睡意都没。

    特别是在老爷子递给我这两本书后,我更是清醒万分,开着台灯就看起了书,那种奋发向上的劲头,比我当初考大学都要足。

    原本我还以为这两本书是沈家的秘籍,就相当于张无忌学的九阳神功那样,看了本秘籍我就能修成绝世武功了。

    但事实却远出乎了我的意料。

    就拿《肉胎通解》来说吧,刚开始我还以为这书不同凡响,搞不好看完就能脱胎换骨了,再怎么也该是一本牛逼的传法书啊。

    可等到我翻开书一看,脑袋顿时就大了。

    如我所猜的那般,书里全是文言文,密密麻麻的不光有字,还有许多人体穴位图,以及人体骨骼图等等。

    但这也难不倒我,毕竟我学中医药理的时候,有不少典籍都是从古书上影印下来的,当初为了读懂那些书,我连康熙字典都快翻烂了.......

    说实话,这本书看得我有点头疼,总给我一种中医书的感觉,压根就提不起我的兴趣。

    我翻了翻就放下了,抬眼见另外一本书就放在手边,索性换了本书看。

    不得不说啊,《方生志》这本书的内容,比《肉胎通解》要有意思得多。

    它完全可以改名叫《先生入行小百科》,或者《先生入行八百问》。

    说《方生志》是行内的百科全书一点都不为过,里面的内容比我想象的简单,可以说是通俗易懂,看起来一点都不深奥。

    刚看了两页,我就感觉新世界的大门被打开了,真心的。

    这本书的内容,虽然只是行内知识的皮毛,但却都能算是常识。

    整本书划为五个部分,天地人神鬼,各占其一。

    我粗略的翻了一下,天部说的就是天象气候,地部则说的是风水常识,神部则是介绍了民间传说中,佛道两家的神明.......

    鬼部跟人部,算是整本书中最复杂,也是字数最多的内容。

    前者的内容较为单一,只介绍了常见的阴魂鬼怪,但总体字数并不算少,足足占了几十页。

    至于后者,里面所记载的内容就要杂乱许多,不光是将人体疾病跟阴阳学联系上了,还介绍了很多行内的常识。

    比如,在人部“金属”那几页里,就说了许多金属与阴阳学的联系。

    在这里我给各位举几个例子吧,比方说铜这种金属,看上去好看,用起来也好用,在古代更算是贵金属。

    它对阴阳二气的传导性,可以说是最佳的,所以大多数法器都是用铜做的。

    相对的,有强就有弱,既然有对阴阳二气的最佳传导体,那就自然也有绝缘体。

    真正能够对阴阳二气绝缘的金属只有一个。

    铁。

    像是铁这种金属,既不走阴阳,也不透阴阳,可以说是将绝缘发挥到了极致......

    在人部之中,关于“气”的介绍,也是详细到了极点。

    不光介绍了常听说的阴阳二气,还有生气,死气,尸气,煞气等等.......

    至于自然生成的地气,山河气,也有较为详细的描述。

    我正看的入迷,这时候老爷子推门进来了,见我还在看书,便有些疑惑的问我:“你没睡觉?”

    “没啊。”我点点头:“感觉不困就没去睡,看一会再睡吧。”

    “你也不看看现在是几点了......”老爷子笑道,指了指窗外。

    顺着老爷子所指,我往窗户那看了一眼,只见外面的天空已变成了淡红色。

    “日出了?”我一愣:“这时间过得咋这么快呢......”

    “看得咋样了?”老爷子问我。

    “肉胎通解没怎么看,感觉有点高深啊,虽然能读懂,但内容太奇妙了......”我苦笑道:“像是中医学又不是中医学,有不少知识点都跟我学的中医冲突了,要不你教教我?”

    “另外一本呢?”老爷子又问。

    “看了半本吧,关于风水的那些内容没记住,其他的倒是记住了七八分。”我如实说道,后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了,我说的记住是大概记住,不是一个字不落的那种......”

    “没事,意思到了就行。”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这本《方生志》是我从朋友那儿讨来的,这可是人亲笔写出来的书,你可别给老子弄坏了。”

    说着,老爷子凑到我身边来,兴致勃勃的问我:“你看到哪儿了?”

    “气。”我指着书上的内容,忍不住问道:“爷,这里面说的气,我大概都能懂,但就是那个山河气......它跟地气不就是一个意思吗?为啥要分开说呢?”

    “山河气是山河气,地气是地气。”老爷子说道:“这两个相似也相生,但地气能连绵千里不绝,山河气却只能局限在一方山河之内,流散出去的很少,所以......”

    说到这里,老爷子忽然不吱声了,看着书上的内容,表情变得复杂了起来。

    沉默了足足半分钟,老爷子才开口:“咱们这行的法派成千上万,但依靠山河气驱鬼镇邪的只有一家。”

    “哪家啊?”我好奇的问:“很厉害吗?”

    “厉害。”老爷子点点头:“写这本书的人,就是靠着山河气吃饭的先生之一,那人姓方,跟我是同辈的先生,年轻的时候我们斗过,分不出输赢,你说他有多厉害?”

    “说不准你老了就比他厉害了。”我安慰道。

    “也许吧。”老爷子苦笑道:“这么多年没见过他了,也不知道那老狗日的还活着没。”

    “那个法派叫啥?算是风水一门的吗?”我一边问着,一边翻着书页,希望能找到个答案。

    “不算。”老爷子说:“那个法派叫做山河门,门下的子弟,都叫山河先生,也有人叫他们山河师.......”

    老爷子说着,点上一支烟,缓缓抽了起来,似是回忆着跟我说:“这个法派最辉煌的时候,应该是在唐宋时期,据说门里最厉害的先生,能够起阵拜天,一口气借来十万里山河地气,用来镇压冤孽恶鬼。”

    “冤孽就是统称吧?”我问道:“我看书里说了,畜生,阴魂,尸首,只要是除了活人之外成精的东西,都叫做冤孽。”

    “算是吧。”老爷子点头,拍了拍我肩膀:“看书也不急这一时半会的,咱们先吃早饭去。”

    我嗯了一声,随后就小心翼翼的把书收了起来,跟着老爷子下了楼。

    但说来也巧。

    我们刚推开大门出去,正商量着要吃什么早点,只见陈老头就站在一边,手还抬着,似乎是准备敲门。

    “哎呀!这可巧了!”陈老头笑着跟我们打了个招呼:“老沈,你们这是上哪儿去啊?”

    “你管得着吗?”老爷子白了他一眼:“事我帮你办完了,满意了吗?”

    “满意,必须满意啊。”陈老头叹了口气,话里话外都有种佩服的意思:“你活阎王这张脸果然还是值钱啊,那帮降师已经离开成都了,最晚的一个,也是两小时前走的。”

    老爷子点点头,没说什么。

    “第一个忙你帮了,这第二个.......”陈老头搓了搓手掌,有些期待的看着老爷子:“五福孽的事考虑得怎么样了?”

    “除了能给我孙子行方便之外,还有别的好处吗?”老爷子反问道。

    “你真让小沈入行了??”陈老头一愣神,显然没想到会这么快。

    老爷子没搭理他,直接问:“给钱吗?不给钱不办事啊!”

    听见老爷子这么说,我确实是有点迷茫了,这老头儿不是才教育我不能被金钱蒙蔽双眼吗?这又是几个意思啊?

    “想啥呢?”老爷子似乎是知道我在想什么,便不耐烦的解释了一句:“跟没钱的人要钱,那确实不合适,但遇上有钱的事主,你不敲他一笔你傻啊?真把自己当雷锋看了?”

    没等我说什么,陈老头就笑眯眯的开了口,从善如流的说:“要多少,你说个数,我保准让你满意!”

    老爷子竖起一根食指,字正腔圆的说。

    “老子现在没吃饭,所以想要一千万!”

    陈老头不吱声了,特别仇恨的看着老爷子,嘴里细声嘟嚷了句:“**的,又跟老子玩押韵......”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