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阎王爷

    那本书被点燃之后,迅速的燃烧了起来,屋子里霎时弥漫起了一股烧纸的气味儿。

    站在大厅里的那些个降师,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有心疼的,也有无所谓的,还有愤怒的。

    但不管他们心里在琢磨什么,不过半分钟,这本被降师们趋之若鹜的法书,就在众目睽睽之下,烧成了一地的纸灰。

    “好......”王生海咬紧了牙,看着老爷子的时候,眼神略显复杂:“沈老哥,你不愧是姓沈的,烧起这种法书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心疼啊!”

    “男欢女爱,本就该顺应人心。”老爷子面无表情的说:“这本书里的东西,全都是乱人道之法,留着是个祸害啊。”

    “那倒也是。”王生海深吸了口气,稍微冷静了一些,硬挤出来了一丝笑容:“留着是祸害,毁了......那也就毁了吧.......”

    老爷子没再跟他多说,抬起手来,冲在场的降师们一抱拳。

    “老街庙小,容不下这么多的菩萨,还请各位卖我一个面子......”

    “不是我多嘴啊,沈老哥,你都是金盆洗手的人了,怎么还插手江湖事呢?”王生海叹了口气,说的话似乎意有所指:“既然是官家的人想让我们走,那就应该由官家的人出面来谈,让你来撵人,这不合规矩啊,你总不能是官家的人吧?”

    “官家?”老爷子笑了两声,往椅背上靠了下去,目不转睛的盯着王生海:“在四川这片,管事的人姓陈,你应该听说过。”

    “陈国刚,我知道。”王生海点头。

    “他跟我算是朋友,我帮忙也是看在这份上,才厚着脸皮请各位上门......”老爷子说着,语气渐渐显得不耐烦了起来,似乎是要暴露本性了,看着王生海的时候,眼里都有了些明显的火气:“再退一万步说,他就算不请我,我也得请你们回去。”

    “为什么?”王生海一愣。

    “尊老爱幼你懂吗?”老爷子点了支烟,手指头轻轻在桌上敲了两下:“我都这岁数了,你们还来我这儿闹腾,不合适啊。”

    话音一落,老爷子抖了抖烟灰:“再说了,我这人喜欢安静,见不得别人来我跟前闹腾。”

    “你这话有点难听了啊。”王生海一皱眉。

    老爷子笑了笑,虽说笑容还是那么的温和,但眼神却是一种“我日你个先人”的眼神。

    别看老爷子近几年都在修身养性,脾气跟普通的老头子差不多,但要是往前推个几年,在我小的时候,他那脾气........

    “难听不难听,各位凑合着听吧。”老爷子抽着烟,扫了众人一眼:“我就想问问,哪几位愿意卖我个面子?”

    听见这话,众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包括王生海在内,也有点犹豫不决的意思了。

    过了不到半分钟,有人开口了,也就是最先上门的那三个降师。

    “沈老爷,我们来这儿就是看个热闹,既然热闹没了,我们也就该走了。”

    老爷子笑着点点头:“行,那你们仨先走吧,剩下的热闹不好看,回太原了,记住替我给老梆子带个好。”

    “沈老爷,那我们也走了。”

    这时,后来的那四个女降师,也纷纷冲老爷子抱了抱拳,嬉皮笑脸的说:“我们师父说了,要是您有时间,必须去贵州玩玩,她可想你了!”

    “有时间再说。”老爷子摆摆手,老脸通红的催促道:“你们四个丫头先走吧,大晚上的不回家睡觉干啥呢.......”

    等这七个降师走了,王生海脸上的表情就更难看了。

    “沈老哥,此一时彼一时啊,让这么多子弟后生白跑一趟,是不是有点.......”

    “王老头,你是不是不想卖我这个面子啊?”老爷子开门见山的问道,似乎已经被磨得没了耐心,语气很不耐烦:“你觉得我这张老脸不值钱了是吧?”

    在场众人似乎是发现老爷子的脾气上来了,不敢再做犹豫,陆陆续续的又走了十来个人。

    大厅里很快就空旷了起来,剩在药铺里没走的降师,貌似都跟王生海是一面的,操着的口音都跟他差不多。

    “不走是吧?”老爷子问王生海:“等我送你?”

    王生海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想什么,没吱声。

    “嘶.......”

    就在这时,屋子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怪声。

    那种突兀而来的声响,听着有点刺耳,或是说,听着直让人起鸡皮疙瘩。

    对了!那声音跟指甲划黑板很像!

    “真是欺负老子年纪大了啊.......”

    老爷子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我老了,不爱跟你们闹腾了,但不代表我的话不顶用了。”老爷子说着,深深的看了王生海一眼:“你是不拿老子当回事了是吧?”

    “沈老哥,还是那句话,此一时彼一时啊。”王生海似是寸步不让,但语气却明显的软了下来:“既然你都金盆洗手了,江湖事,你还是少管点比较好。”

    “麻老三是让拔舌降给弄死的。”老爷子冷笑道:“而且还是我沈家的拔舌降。”

    “你的意思是麻老三是你杀的?”王生海笑呵呵的问道。

    “放你妈的屁!”老爷子直接骂了起来:“你给老子揣着明白装糊涂是吧?!今天来的这帮降师里,就只有你会我沈家的东西,你还给老子装?!”

    王生海耸了耸肩,没说什么。

    “你这老狗日的倒是有本事,靠着我沈家的东西,在广西也混得风生水起......”老爷子眯着眼睛,问他:“听人说,你在广西还收了好几个徒弟,其中有个叫赵天生的,还是你的得意门生,入行不久,连更首孽都炼出来了......”

    “还行吧。”王生海满不在乎的笑着。

    “确实行。”老爷子点点头:“我这人喜欢较真,既然你不拿老子当回事,那我就好好跟你掰扯掰扯,顺便把沈家的东西再收回来。”

    话音一落,老爷子瞥了我一眼。

    “幺儿,去把门关上,你去外面等着,一根烟的工夫就完事了。”

    “沈老哥,你是真要跟我斗啊?”王生海紧皱着眉头,语气有些发虚了。

    老爷子没说话,端起搪瓷茶缸来,喝了两口,然后一抬手,直接把缸里的茶水泼在了王生海脸上。

    “脸跟面子,我给过你们了,规矩我也照着办了。”老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王生海:“但你们不给我面子,这就不合规矩了,对吧?”

    在这时候,那种指甲划黑板的声音,越变越大。

    虽说大厅里的灯光有些昏暗,但我还是能够很清楚的看见,伴随着那怪声变大,地板上也随之起了一层黑雾。

    那些泛黑的雾气不飘不散,就沉在地面,缓缓向着四面八方扩着。

    很快,在场许多降师的身后,也都模糊的出现了一个黑色人影。

    像是影子,又像是一个独立出来的雾人。

    我粗略数了数,这些黑影,刚好十八个。

    “十八落恶子?!!”

    王生海瞪大了眼睛,仿佛是受到了惊吓一般,看着那些雾人的时候,脸色霎时就白了下去。

    “姓王的,要不咱们先试试手?”老爷子笑道:“四川地大,风水也不错,拿来埋你们肯定够用了。”

    “阎王爷,你是真准备把事做绝?”王生海不甘心的问道。

    “没啊,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

    老爷子笑了一声,往前凑了凑身子,问王生海。

    “你是不是忘了我为什么叫活阎王?”

    王生海不说话了,死死的瞪着老爷子,一直沉默着。

    过了半分钟,王生海这才开口。

    “告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