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鬼灯笼

    那天夜里似是要下雨,风一直刮着,根本就没有停下的迹象。

    而悬吊在灯笼下的十八个人头铃,也像是不会累那般,接连不断的“笑”着。

    直到了凌晨一点左右,药铺的大门才让人给敲响了。

    砰砰砰连着三声,力度很轻,但能让人听清楚。

    “谁?”我走过去,问道。

    “沈老爷在吗?”外面的人反问我。

    我没说话,回头看了一眼,见老爷子点了点头,便把大门给打开了。

    门外站着三个人,全都是四五十岁的那种中年男人。

    看他们的打扮,确实不像老街的原住民,一个个西装革履跟成功人士差不多,每人的手腕上还戴了一块金表,看着那叫一个亮眼。

    我说了声请,随后就往侧面走了一步,给他们让开了道。

    这三个人也不犹豫,抬脚就往屋里走。

    当他们看见坐在太师椅上的老爷子时,眼睛齐刷刷的亮了起来,都像是古装片里的那帮江湖人士一样,冲老爷子行了个抱拳礼,跟他打了个招呼。

    “你们是哪儿的?”老爷子问道。

    “太原的。”三个人异口同声的回答道。

    “哪门的?”老爷子又问。

    闻言,一个像是领头的中年男人,低声回了句:“靠畜生吃饭,上不得台面。”

    “跟陈老梆子学的?”老爷子问。

    那三个先生都点点头,说,是。

    “老梆子不错,一辈子没坏过规矩,你们这次来四川,不会是想砸他的招牌吧?”老爷子端起搪瓷缸子,喝了口茶。

    听见老爷子这话,三个人都显得有些慌了,忙不迭的摇头,连说不敢,只是来凑个热闹。

    “是来凑热闹的就行。”老爷子点头,冲我挥挥手:“幺儿,抬三张椅子过来。”

    “没事!沈老爷!我们站着就行!”其中一个戴着金项链的先生开口说道。

    “站着?”老爷子笑了笑:“一会人多起来,你们想坐都没地儿.......”

    “我们站着就行。”那先生尴尬的笑着说:“一会人多了,他们站着,我们坐着,这不是找事么!”

    老爷子嗯了一声,从善如流的说,行啊,你们想站着那就站着吧。

    还没过两分钟,大门又一次让人给敲响了。

    这次我没再多问,直接走过去开了门。

    只见外面站着四个女人,年纪也在三十左右,长得还都挺漂亮,颇有种少妇多情的风韵。

    “找沈老爷的?”我问。

    “小哥,你是沈老爷的徒弟?”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女人开了口,很好奇的问我。

    “我是沈老爷的孙子。”我回答道。

    “原来你是沈家的少爷啊!”那女人笑着:“如果方便的话,能让我们进去拜见沈老爷吗?”

    我忙不迭的点头,说,方便。

    等我带她们进了屋,最初来的那三个先生,表情都齐刷刷的变了一下。

    “沈老爷吉祥啊!我们四姐妹给您请安了!”

    听见这话,老爷子嘴角一抽,见我差点没笑出来,便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似乎是在说,你要是敢笑出来,我非得弄死你不可!

    “我又不是老太监,你们跟我说吉祥不合适啊。”老爷子叹了口气。

    “我们四姐妹都是山里的丫头,大字不识一个,有些不懂礼数,还请老爷子见谅。”那几个女人嬉皮笑脸的解释道。

    “你们是周老婆子的徒弟?”老爷子问。

    领头的那个女人,此时也收起了笑容,一本正经的冲老爷子鞠了一躬:“是啊,沈老爷,我们师父说了,要是在四川遇见您,一定得帮她谢谢您。”

    “谢我就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老爷子摆摆手:“你们先歇着吧,等人齐了,我再跟你们说点事。”

    也许是到点了,打那四个女人上门开始,每隔几分钟,药铺的大门就得被人敲响一次。

    粗略一数,后面陆陆续续赶来的先生,最少也有二十多号了,都是男先生,没女的。

    听他们那口音,天南地北哪儿的人都有,但占的比重较多的,还是两广一带的先生。

    夜里两点多,老爷子示意我关门,说是人差不多到齐了,可以去把灯笼摘下来了。

    等我摘了灯笼回屋,大厅里已是人满为患。

    本来这里的面积就不大,来了二三十号人站着,基本上就是人挤人了,想回到老爷子所处的位置,我都得一路喊着“麻烦让让”,这才能走进去。

    “沈老哥,这次把大家伙聚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啊?”

    问话的这人,我听老爷子介绍过,应该算是在场的人里年纪最大,也是资格最老的一个先生。

    他姓王,名叫王生海,年纪约莫在六十上下,是广西人。

    “我请各位来,肯定是有事想跟各位聊聊。”

    说着,老爷子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似乎是有些困了,眼睛微微眯着,扫视着众人。

    “但在这之前,我得先谢谢各位赏脸......”

    “沈老哥你这话可就客气了。”王生海笑道:“鬼皮灯笼十八铃,这东西挂在大门外面,谁敢不上门啊?”

    “那是各位赏脸。”老爷子笑了笑。

    “嘿,这可不是赏脸不赏脸的事,这是规矩。”王生海叹了口气:“不管你是不是金盆洗手了,在咱们降师这个门里,你沈老哥,永远都是那个老瓢把子。”

    老爷子咳嗽了一声,说:“屁的瓢把子......跟说土匪似的.......”

    “有事你就直说吧。”王生海笑了起来:“大晚上把我们叫过来,这事应该不小吧?”

    “挺大的。”老爷子无奈的说道。

    话音一落,老爷子沉默了两秒,又说:“各位之所以会来四川,无非是因为麻老三修的疆南和合法门。”

    一听老爷子点到这事上,众人都面面相觑了起来,谁也没说话。

    “您对那个有兴趣?”有人开了口,问道。

    “没兴趣,说句不好听的,就麻老三那点东西,我还真看不上眼。”老爷子笑道:“再说了,我都这岁数了,学那种歪门邪道的玩意儿干什么?”

    “那您的意思是........”

    “咱们降师不同先生,有些事,上头想的比咱们多。”老爷子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天花板,其意思不言而喻:“你们在这儿聚着,有人不放心。”

    “这是要撵我们走啊?”王生海挠了挠头,倒也没生气,只是显得有些无奈:“我也是想不明白了,就一本书而已,我们这些老东西闲着来看热闹也就罢了,他们这帮后生赶来凑什么热闹啊......”

    “王老弟,你这话可有点不讲理啊。”老爷子笑道。

    “我多嘴问一句,沈老哥,麻老三的书......”王生海欲言又止的看了老爷子一眼,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老爷子嗯了一声,点点头,说:“在我这儿。”

    “我听说那本书里写有七十二个法门呢......”王生海啧啧有声的说:“沈老哥,要不你大方一点,把七十二个法门拿出来,给大家伙分分,让我们白跑一趟可不厚道啊!”

    “不行。”老爷子没犹豫,抽着烟,很干脆的表态了:“那本书太邪性了,拿给你们我不放心啊,再说了,你们也清楚,自打这本书现世,有多少降师栽在上面了?”

    王生海皱了皱眉,没说话。

    “说白了,这书里的东西都坏规矩,留着是个祸害。”

    老爷子叹着气,把手伸进抽屉里,将麻老三给他的那本书拿了出来。

    毫不夸张的说,在看见这书的瞬间,有不少人的眼睛都亮了。

    “祸害?”王生海摸了摸胡子,笑容似乎是有点不怀好意,问老爷子:“沈老哥,要不你把书处理了?反正留着也是祸害啊,还不如给它绝了根!”

    老爷子瞥了他一眼,点点头,说,行啊。

    随即,只听啪的一声,老爷子点了根火柴,压根就不犹豫,直接就将火苗凑到了书的下方。

    “我不是说过么,这种东西,我还真瞧不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