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落恶子

    当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只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这么兴奋过。

    我是怎么都想不到,老爷子竟然真是个行里的先生,而且还是个降术师,听陈老头说的那意思......貌似他还不是一般的降术师!

    在行里,他应该挺有名的吧?

    想起陈老头跟老爷子说的那些话,我心里也不禁有些五味陈杂。

    从小到大,老爷子都没让我吃过苦,除开教我中医药理的时候有些严肃外,其余的时候,完全可以说是把我宠上了天。

    之前我只当老爷子是在教我一技之长,好让我以后可以继承这间药铺,或是像他那样当个赤脚中医。

    现在想来,老爷子不过是在给我留条退路罢了。

    哪怕不吃沈家的这碗先生饭,我也一样可以靠着这间药铺活下去,甚至还能活得比普通人滋润一些。

    但那种平平淡淡的生活,真是我想要的吗?

    我想到这里,睡意又减了三分,躺在床上,再也闭不上眼睛了。

    次日清晨。

    我草草洗漱了一番,便迫不及待的下楼去找老爷子。

    意外的是,他今天竟然没有开店,也没有出去打麻将,而是端端正正的坐在茶桌旁,像是在特意等我一样。

    看见我后,就冲我招了招手,示意让我过去。

    走上前一看,桌上摆了个我从未见过的大木箱子,老爷子的右手就搭在箱盖上,左手夹着半支烟,表情复杂的看了看我问:“你觉得当医生怎么样?”

    “可以啊。”我笑道:“反正我听你的,你让我干啥我干啥。”

    闻言,老爷子点点头,猛抽了两口烟,又问我:“怕死吗?”

    “怕。”我没犹豫,很直接的问:“是个人都怕死啊,爷,你怕不?”

    得到这个答案,老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连连点头:“我肯定也怕啊,你个崽儿这么怕死,等我以后走了,我那些个仇家真找上门来,你还不得吓尿裤子?”

    “那还不至于。”我耸了耸肩:“大不了跟他们拼了呗。”

    “你能拼过?”老爷子反问我。

    我没说话,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眼里的答案不言而喻。

    “得了,世安,我也不跟你废话了。”老爷子咳嗽了两声,浑浊的老眼中,似是多出了几分无奈:“老陈说得对,我是该给你一个机会,但我又不想给你这个机会......”

    “爷,你一直都宠我,啥事都顺着我来,这事......你能听我的吗?”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爷子抽着烟,看了看我:“你说。”

    “我想学你那些本事。”我坦诚的说道,眼里满是认真,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沈家的本事代代相传,要是因为你不想让我学,就让本事断在我这一代,那么列祖列宗肯定不同意啊,要不你给我个机会试试?”

    “沈家的本事,不传无用之人。”老爷子叹了口气:“在我那一代,我们沈家的子弟不少,但真正够资格学本事的人,只有我一个,到你爸那一代,他倒是争气,独生子就他一个,他也过了那道试炼关......”

    “试炼?”我一愣。

    “这样吧,咱们赌一把。”老爷子笑了笑:“如果你能照着沈家的规矩过关,那么我就让你入行,吃这一碗死人饭,要是你过不了关......”

    “要是我过不了关,我就在这间药铺混一辈子。”我接过话茬,说道。

    “行,就这么说定了。”老爷子点点头,猛地一把掀开了箱盖。

    刚看见这个大木箱的时候,我还在纳闷,这箱子看着眼生,老爷子是从哪儿搞来的?

    等到他打开了箱盖,我看见里面装着的东西后,顿时就更纳闷了。

    “你去劫金铺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爷子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骂道:“这是沈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东西!劫你个仙人板板!”

    木箱里装着的,是十八副巴掌大小的金棺,绝对不是铜打的,这点一眼就能看出来。

    看见这些金棺,我只感觉像是在做梦,这也太夸张了吧?

    要是把这十八副金棺全给卖了,我这辈子绝对不愁吃喝啊!

    “上面刻的是啥子字?”我好奇问道。

    这十八副金棺,每一副棺盖上,都刻着几个类似于甲骨文的图案,看着很是显眼。

    听见我的问题,老爷子也没多解释,随口说了句:“那是泐睢文,是专门写给鬼神看的文字。”

    (注释:泐le第四声,睢sui第一声。)

    “这些字都是啥意思啊?”我又问。

    闻言,老爷子指了指最左边的那副棺材,依次给我介绍了起来。

    “拔舌,恶剪,铁树,孽镜,蒸人,铜柱,刀山,寒峦,油锅,畜坑,石压,舂臼,血海,枉死,炙峰,鬼磨,锯身,磔地。”

    “这些词儿听着耳熟,有点像是民间传说里的十八层.......”

    没等我把话说完,老爷子就点点头,说:“这十八副棺材,就对应着十八层地狱。”

    “你拿这些棺材出来......是准备传给我?”我兴致勃勃的看着他。

    “狗屁,你个瓜娃子想得倒美!”老爷子没好气的说:“等老子死了,这些东西才归你保管,你现在可别动歪心思!”

    说着,老爷子掐灭烟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你要入行,那就必须用到这些棺材里的东西。”

    话音一落,老爷子就站起了身,走去柜台那边拿来了一个型似香炉的罐子。

    等他坐回椅子上,这才将那些金棺一一打开。

    只见这些棺材里装的东西,全都是类似枯木一样的物件,仔细看起来,还有些像风干过的肉干。

    这些“肉干”什么形状的都有,有大有小。

    有的明显看起来像个人形,有的残缺不全,就只有一截,看着跟木头块一样。

    凑近了闻,这些东西还带着一股子腥臭味。

    “爷,这都是什么啊?”我好奇的问道。

    “十八落恶子。”

    老爷子说着,从棺材里拿出一块“肉干”,小心翼翼的用手掰下来一小块,将其放进罐子里,之后才物归原位把大块的“肉干”放回棺材盖上了盖。

    这套动作,老爷子一共重复了十七次,除开靠边的一副棺材外,其余的都被他打开了。

    “爷,这个棺材里的东西咱不用?”我问道,指了指那副唯一没开过的金棺。

    老爷子嗯了一声,头也不抬的说:“那个棺材里没东西,是空着的。”

    “里面的东西呢?”我好奇的问。

    “被你老子用完了。”老爷子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听见这话,我稍微愣了愣,没等我多问,老爷子就摆摆手,催促着让我回房间等着,他要先把这些棺材收起来。

    在上楼之前,我特意问了几句,这些肉干要咋用啊?我入行的试炼是啥?不会是让我把这些玩意儿全吃了吧?

    “不是。”老爷子说:“等会我要给你动个手术,把这些落恶子埋进你的皮肉里,要是你在中途叫一声,或是半路昏迷过去了,就算你过不了关。”

    我一惊,没说话。

    “过不了关,沈家的这碗饭,你就没资格吃,这是规矩。”老爷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语气很是复杂,似乎是想让我知难而退:“你真的想好了?”

    这拜师学艺.......难道不是磕几个头就完事了吗.......怎么还带做手术的?

    把这些东西埋进皮肉里不会伤口感染吧??

    老爷子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便解释了句:“各家有各家的规矩,咱们沈家的规矩就是这样,你要是后悔了,现在还来得及。”

    我挠了挠头,虽说心里有点害怕,但我清楚,老爷子肯定是不会害我的。

    “试试吧。”我笑道:“不试一次,我不甘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