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请求

    “你......你是怎么拿到这本书的??”陈老头瞪大了眼睛,很不解的看着老爷子:“你去他家里找过了??”

    “等他死了再去找?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老爷子冷笑道:“他前脚刚死,后脚家里就被人抄翻了,别说是行里的先生,老陈,你手底下的人,也有不少去他家里观光过吧?”

    听见这话,陈老头显得有些尴尬,摆摆手示意跳过这个话题。

    “这本书,是麻老三自己拿给我的。”老爷子叹了口气:“这一呢,是为了赎罪,他这辈子靠着这书办了不少没"pi yan"的事儿,比谁都清楚这书的可怕性,所以就想让这个法派的香火彻底断了,这第二呢,就是为了跟我做交易,让我度了他。”

    “他来求过你了?”陈老头问。

    “求过了。”老爷子咧了咧嘴:“要是其他人见财起意,想玩杀人夺宝,那我搞不好还真要帮他一把,但问题是.......”

    坐在旁边听了这么久,我实在忍不住好奇,便插嘴问了一句:“爷,麻老三究竟是怎么死的?”

    听见这问题,老爷子看了我一眼,显得有些无奈:“他是被自己害死的。”

    “爷,你们说的降,是不是香港电影里的那种降头术啊?”我忍不住又问。

    “跟那个意思差不多吧,但是......你狗日的能不插嘴吗?”老爷子有些不耐烦了,拍了拍桌子:“你到底想不想听麻老三是怎么死的?”

    我忙不迭的点头,连大气也不敢出,安安静静的听着老爷子往后说。

    见我不吱声了,老爷子这才继续说了起来。

    在两个月前,麻老三去电影院那边玩了一次,意外认识了个姓周的姑娘。

    那姑娘算是标准的大家闺秀,长得漂亮不说,还是个初中老师,家里的父母也都是知识分子,谈吐跟气质自然是普通姑娘比不上的。

    “能遇见这样的姑娘,也怪不得麻老三会心生邪念,毕竟现实里跟他走得近的女人,不是站街的就是寡妇,他心里能不荡漾吗?”老爷子说到这里,抖了抖烟灰,表情很是无奈:“你也知道,麻老三这人的嘴特油,刚开始那姑娘还瞧不上他,但这一来二去,麻老三硬是逗得那姑娘拿他当朋友看了。”

    当朋友?

    麻老三可不是那种俗人,他是比俗人更俗的低俗份子,这点众人皆知。

    成为那姑娘的朋友后,麻老三心里就更痒痒了,直接展开了追求攻势,可麻老三那张脸确实给他拉了不少分,到了头那姑娘也没接受他的追求。

    “就在上个星期,麻老三忍不住了,觉得那姑娘是当"biao zi"还要立牌坊.....”老爷子摇摇头:“一个没控制住,麻老三就给人下降了,当天晚上,还把那姑娘带回自己家里办了。”

    听到这里,我也有点诧异,这降头术怎么跟麻药似的??说把人办了就把人办了??

    “事后的第二天,那姑娘来月事了,身出秽物自然就破了降。”老爷子说着,眼里也有了同情的神色:“等那姑娘清醒过来,看见麻老三睡在自己身边,一个想不开就撞墙上死了。”

    “怎么可能?!!”我不敢相信的问道:“有人在他家里死了,周围的邻居能不知道吗??”

    老爷子叹了口气:“你别说,那帮人还真不知道,等麻老三去城外埋好了尸首回来,街坊邻居都还没发现这事。”

    “后来呢?”我忍不住追问道:“那姑娘死了,是不是变成鬼来找麻老三了?”

    “是,也不是。”老爷子耸了耸肩:“他埋尸的时候,应该是凑巧被人看见了,我估计那人是行里人,而且他很有可能跟麻老三发生过矛盾。”

    话音一落,老爷子像是有些疲惫了那般,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揉着眼睛,粗略的跟我说:“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那人把尸首刨了出来,就着那姑娘的魂魄炼出来一个孽,又用孽来下降,把麻老三给整死了。”

    “现在呢?”我问:“那姑娘的家人没找她?”

    “找过了,尸首也找到了,今天一早才被你陈爷爷送回去。”老爷子哈欠连天的说道:“他们定的是抢劫杀人案,暂时说劫犯没找到,但过两天就得定在麻老三的身上,也算是给她家里人一个交代。”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了句:“陈爷爷也是道士?”

    “不是。”陈老头笑道:“用行里的话说,我算是官府的人,跟你爷爷这种先生不搭边。”

    闻言,我也不敢多问,点点头就沉默了下去。

    “老沈,你说那个害死麻老三的降师是为了这本书还是?”陈老头欲言又止的问了句。

    “谁知道呢。”老爷子笑了笑:“说他替天行道也有可能啊。”

    陈老头这时也点上了烟,想了一会,又说:“反正这事我不打算管了,全部交给你来处理,上面点名要你来镇场子,最近来这一片找书的降师不少,你得给我打发回去,免得他们闹起来殃及无辜。”

    “关我屁事?”老爷子很不乐意的问道:“天塌下来个高的顶着,我都金盆洗手多少年了,你又让我掺和进去?”

    “哎呀!你不就是个高的嘛!”陈老头讪笑道:“更何况也不用你出手,就是让你拿面子说说话而已,把那帮狗日的打发走了就行!”

    老爷子冷笑了两声,刚要开口拒绝,只听陈老头又说了。

    “如果你办成了这事,上面肯定得给你点好处,不敢说别的,要是你孙子有一天入了行,上面能给他很多便利。”陈老头嘿嘿笑着说:“你应该知道这些便利有多重吧?”

    老爷子没说话,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陈老头,表情有些复杂。

    “不为你考虑,也得为你孙子考虑啊,就当是给他镀金了呗!”陈老头趁热打铁的劝了句。

    “第二件事呢?”老爷子没继续跟他纠缠,转而问道。

    听见这话,陈老头似乎是当我爷爷答应了下来,表情也好看了许多,兴致勃勃的又跟他说了起来。

    “这第二件事就有点麻烦了。”陈老头咳嗽了两下,压低声音问他:“附近有个村子闹了五福孽,要不你去看看?”

    “我已经不接活儿了,你去找别人吧。”老爷子这次想都不想,断然拒绝道:“这年头的先生这么多,你随便找几十个去看看不就成了?”

    “上面信不过别人,点名了要请你过去。”陈老头苦着脸说:“而且这事闹得有点大,要是你不去摆平,估计还得出乱子!”

    老爷子摆摆手,连话都不想说,拒绝得那叫一个干脆。

    “哎!老沈!你可不要在这事上掉链子啊!”陈老头似乎是真急了,老脸通红的说:“要是你不答应,我也不好交差啊,上面都点了名要你.......”

    “要不然你拿我去交差?”老爷子冷笑道。

    见老爷子态度这么坚决,陈老头也有些无奈了,左右看了看,最后把目光定在了我身上,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劝道:“不是我说啊,老沈,如果你想让你孙子入行,这次就当是锻炼他了。”

    闻言,老爷子瞥了陈老头一眼,没搭理他。

    “老沈,这样行吗?”陈老头苦口婆心的说:“你先看看资料,先了解一下这事再给答复,这么直接的拒绝,我多没面子啊?”

    老爷子沉默了一会,似乎是觉得他求自己都求到这份上了,再拒绝他也有点说不过去,便松了口说:“丑话先说在前面,我只管看,其他的事,我不掺和。”

    一听这答复,陈老头眼睛一亮,点头,说。

    “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