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陈老头

    躺在车子旁边的伤者,正是刚给我们留了句狠话的那个人。

    人没死,还有意识。

    他半睁着眼睛,不停的扫视着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老爷子见他这样,便带着我从人堆里挤了过去。

    走到那人身边,老爷子蹲了下来,装出一副给他检查伤势的样子,压低声音问他:“长记性了吗?”

    “老前辈,你这是坏规矩啊。”那人眼里虽说有害怕,但更多的是愤怒:“我这前脚刚出门,你后脚就阴我,有意思吗?”

    “你们这些后生,喜欢把事往狠了做,我是老一辈的人了,所以我不喜欢你们这一套。”老爷子说着,给自己点了支烟,抽了两口,就递到他嘴边,似是无奈的说:“我喜欢把事做绝......”

    闻言,那人叼着烟,不吱声了。

    “第一次是念经,这第二次是送人。”老爷子叹了口气:“再有下一次,你就留在四川吧,我帮你超度。”

    他听见这话,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愤怒,身子有些哆嗦,含在嘴里的烟头都快咬烂了,但还是不敢出声。

    “人老了,心也没原来硬了,后生,你别逼我整死你。”老爷子说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随后就站了起来,大声冲周围的人喊道:“快打120,这小伙子还有救!”

    话音一落,他就转身回去了,把我一个人扔在了那里。

    这时,那人很费力的把头抬了起来,一遍抽着冷气,一遍问我:“敢问你家老爷子师从哪门?”

    我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那人依旧不死心,又问:“敢问你家老爷子尊姓大名?”

    听见这问题,我顿时就警惕了起来:“你想干什么?”

    “你放心,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知道,自己究竟栽在了哪个高人手里。”他苦笑道,表情倒是挺诚恳的:“我以后不会再来找死了,你用不着担心我会来找麻烦。”

    我犹豫了一下,低声说:“我家老爷子姓沈,全名沈枯荣。”

    听见我这么说,那人的眼睛顿时就瞪大了起来,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脸上满是震惊与不解。

    “他是活阎王沈枯荣?!!”

    活阎王?

    老爷子什么时候有这个外号了??

    “所以说,你被撞,是我爷爷弄的?”我看了看他脸上的血迹,有些不敢相信。

    “肯定啊。”那人说这话的时候,没有一点愤怒的表情,相反,他貌似还松了口气:“没想到我能在他手里活下来......这说出去都没人信啊......”

    这时候,救护车已经赶了过来,人群也开始骚动了起来。

    在被抬上担架前,他毫无预兆拽住了我的胳膊,语气诚恳得一塌糊涂。

    “帮我给沈老爷子带句话,这教训我吃下了,谢谢他高抬贵手,既没废了我,还给我留了碗饭吃,我今晚就会离开四川,以后也不会再来了。”

    话刚说完,那人就被医护人员抬上了救护车,而我也没继续在现场逗留,直接回了药铺。

    进门后我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店里来了一位和老爷子年纪相仿的客人。

    此时,老爷子正陪着他坐在一旁喝茶,见我来了,那客人冲我笑了笑,说:“这就是世安吧?一转眼都长这么大了.....”

    老爷子嗯了一声,侧过头对我说:“这是你陈爷爷。”

    “陈爷爷好。”我礼貌的给他打了个招呼,心里不停的嘀咕着,这老头看着挺面生啊,原来都没见过他。

    我感觉他们有话要谈,就准备回避一下,打算直接去二楼休息。

    但没想到的是,老爷子竟然开口叫住了我。

    “你坐这儿。”老爷子说着,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听见这话,陈老头愣了一下,忍不住问老爷子:“不瞒他了?”

    “瞒不住了。”老爷子叹了口气,表情满是挫败,浑浊的老眼之中,尽是无奈的神色:“昨天他刚让行里人觅上,虽然那人不是冲着沈家来的,但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爷子没再继续往后说,抽烟的速度越来越快,眉头也皱得越来越紧了。

    “你是打算让他来扛沈家的大旗?”陈老头问道。

    “这个你别管。”老爷子不耐烦的骂道:“你直接说,找我有啥子事,说完就走人,别在我眼前晃悠。”

    “不是我多管啊,我是为你好。”陈老头苦笑不止:“老沈,你要是不教你孙子,你沈家的本事可就断在这一代了。”

    “人活一口气,门前一盏灯。”老爷子说着,抬起手来,指了指药铺的大门:“我还活着,沈家的灯就灭不了,香火也断不了。”

    闻言,陈老头皱了皱眉:“如果你死了呢?”

    “死前不管死后事,我操那心干什么?”老爷子笑了笑:“再说了,我还能活多少年都是未知数呢,你别咒老子短命。”

    说着,老爷子侧过头来,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脸上尽是不满。

    “更何况这崽子心太软,就随他爹,学个屁的本事!”

    “心软是好事。”

    陈老头的语气很是诚恳,不像是在跟老爷子说笑。

    “这年头的先生心都太硬了,办起事来不给人留余地,也不给自己留余地。”

    老爷子接过话茬,反问了他一句:“就因为这样,我才不想让我孙子入行,他心软成那样,能斗得过谁啊?”

    “现在斗不过,你难道想让他一辈子都斗不过吗?”陈老头苦笑着问道:“他父亲的死,是你不让他入行的主要原因,但要是因为这点你就让沈家断了香火,你有没有想过,他下半辈子会怎么过?”

    老爷子没吱声,似乎是在想什么。

    “你这人的脾气太倔,当初上面的人请你去八宝山帮忙你都不去.......”陈老头唉声叹气的说着:“你想想,这几十年来,你管了多少闲事,又树了多少个敌人,现在他们不敢来找沈家的麻烦,那是因为有你在,可你还能活多少年啊?”

    一听这话,老爷子顿时就骂了起来,直说你个老狗日的别咒我,老子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我说的是实话。”陈老头幸灾乐祸的笑道:“你就算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你孙子着想,要是他以后被人弄死......”

    “其实这件事我可以解决。”老爷子忽然说道。

    陈老头一愣,很好奇的问老爷子,你有什么办法?

    “在我死之前,我把所有跟我发生过矛盾的,有过节的,统统干掉。”老爷子如灵光一闪,得意洋洋的说道:“这样不就没事了嘛!”

    陈老头沉默了几秒,试探着问:“我记得几年前咱们之间有过节吧?”

    老爷子说,可不是么,我当时还挺恨你的。

    “那你死之前会干掉我吗?”陈老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第一个干死的就是你。”老爷子恶狠狠的骂道。

    “姓沈的你是真不留情啊!”陈老头哈哈大笑道:“不过你这办法倒也能行,就怕你引起众怒,让上面的看不过去。”

    老爷子不吱声了,很突兀的安静了下来。

    “我建议你还是教他点东西吧,用来防身也好啊。”陈老头无奈的说:“在我们四川,宋家跟你沈家算是行里的名门望族,现在宋家垮掉了,但还是没散掉,之所以能苟延残喘,就是因为有个后生续着香火.......”

    “那个叫宋补天的?”老爷子说:“那后生是个好料子,估计要不了几年,宋家的大旗就得被他扛起来了。”

    “你不想让沈家也出个扛旗的人?”陈老头问。

    老爷子很不客气的骂了句:“关你屁事?你怎么就这么爱操闲心呢?”

    说完,老爷子似是生气的拍了拍桌子,很不耐烦的骂了句,没事找我的话就滚,别耽误我出去打牌。

    “我来找你,确实是有点事想让你帮忙,准确的说,是有两件事。”陈老头也没生气,特别尴尬的笑着:“这第一件事呢,就跟前几天死的那个麻老三有关。”

    “他?”老爷子很明显的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那个后生能把事闹到上面去?”

    “他不能,但行里的其他人能。”陈老头无奈的说:“你应该清楚,那人修的是和合降,而且是行里独一份的疆南和合降.......”

    老爷子嗯了一声,没说话。

    “麻老三是块好料子,他没有师父带,凭着一本收来的老书就修了一身的本事,虽然他也干过不少违法乱纪的事,但我还是挺佩服他的。”陈老头咂了咂嘴:“现在他死了,那本书成了无主之物,所以有些眼红的先生就.......”

    没等陈老头把话说完,老爷子便站起了身,走去柜台后面翻找了一阵,拿出个黑色塑料袋就走了回来。

    “都想找这个?”

    老爷子问道,随手将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在了桌上。

    那是一本颜色发黄的古书,有一指厚,边角都有烧过的痕迹,但封面上的字迹依旧清晰可见。

    书名是用正楷写的,不过九个大字。

    《疆南七十二和合法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