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一只手

    我是由老爷子一手带大的。

    三岁那年,我父母因为车祸意外去世,从那以后,我和老爷子就一直在这间中药铺里相依为命。

    在我记忆中,老爷子一直都是一个温暖的人,虽然有时候有些霸道,还有点倔,但绝不是那种不留余地的人,可是现在.......

    眼前那人听到老爷子这么说,作势就要跪下去。

    但没想到的是,老爷子的动作更快,那人膝盖刚弯了一半,老爷子就踢过去了一张木椅子,恰好把那人的膝盖顶住了,没让他跪下来。

    “你这头磕不得,我也受不得。”老爷子看着报纸,头也不抬的说:“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一只手。”

    他听老爷子这么说,只能转过头看我,希望我帮他说几句好话。

    “爷......要不......算了吧......”我讪讪的开口劝道,心中有些不忍。

    老爷子没看我,依旧是一脸淡定的看着报纸,问我:“老幺,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教你的吗?”

    “你教我的东西太多了.....你说的是......”

    “不能欺负人,但也不能受人欺负。”老爷子说着,侧过脸看了我一眼,又问:“你之前有欺负他吗?”

    “没......”

    “所以你还要算了?”

    按照平常的情况来说,我肯定会劝他几句,毕竟从小到大,他都是惯着我来的,用养尊处优来形容我的童年也毫不过分。

    可此时的老爷子,却让我感觉有点陌生,眼神跟语气都从未这么严厉过。

    “这人的心太毒,估计他原来也没少害人,这次算给他一个教训,要不然啊,还有人会吃他的亏。”老爷子拿出卷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支,看了看那人说道。

    听见老爷子的话,那人眼泪都快急出来了,忙不迭的解释道:“我给他下的降不厉害啊!害不死他!最多就是......”

    没等他把话说完,老爷子就摇了摇头,打断了他的话。

    “就因为你没打算害死他,所以我留你一条命。”老爷子笑道:“你要我孙子一条胳膊,我只是讨回来而已,又不是废了你的本事,你怕什么呢?”

    话音一落,老爷子站起身,走到柜台后面,翻找出了一把筷子长的小刀。

    “幺儿,你过来,帮那人一把。”老爷子说着,把刀放在柜台上,冲我们招了招手:“也就是一刀的事,眨个眼就过去了。”

    “爷.....”

    “你给他一刀,他的降就解了。”老爷子看了看我,表情有些复杂:“你不会不敢吧?”

    我没吱声,但我的表情足以说明一切,我是真不敢。

    虽然平常我也算个睚眦必报的人,从不爱吃亏,可给人动刀子还真是第一次,我确实下不去这个手。

    “那就这么耗着吧。”老爷子说着,语气里有种失望的味道,摇了摇头就走了回来,继续翻看那份报纸,并没有再跟我们多说什么。

    就在我发愣的时候,那人忽然开了口,问老爷子:“这个降要是不解,最后会怎么样?”

    “一个时辰后,右手的降会蔓延到左手,里面的虫子会不停啃你的骨头。”爷爷面无表情的看着报纸,说:“最迟今天晚上,你会被这些虫子啃得连渣都不剩。”

    那人紧咬着牙,死死盯着老爷子,好半天没说话。

    “行。”

    忽然,他又一次开了口,如同下定了决心那般,颤抖着说。

    “这教训,我吃下了。”

    说完,就直接抬脚走到了柜台边上,把布满虫孔的手放了上去。

    “小兄弟,这次的事是我对不住你,干脆点来一刀吧,这些虫子已经开始啃我的骨头了.......”

    我紧皱着眉头,没挪步子,心里不住的嘀咕着,这一刀说得轻巧,要是真的扎下去,他事后再报复我怎么办?

    就在这时,那人像是忍不住身体里的痛苦了一般,冲过来把我拽了过去,然后硬生生的将小刀塞进了我手里。

    “来!”他紧咬着牙,几近哀求的看着我:“算我求你!”

    还没等我说话,老爷子就走了过来,拿出一张圆形的黑纸,穿插在了小刀上。

    “我当个见证。”

    老爷子笑了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下刀子吧。”

    此时,那人已经将手臂放在了柜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我,像是祈求我赶紧帮他解脱一样。

    “爷......真要扎啊?”我问道,声音有点发颤。

    “我问你,除了麻老三之外,你还害过谁?”老爷子冷不丁的问了一句:“不拿钱就凭脾气办事的那种,你害过多少人啊?”

    “七个......不!!八个!!!”那人的眼泪已经顺着脸庞流了下来,天知道他身子里有多疼,直颤抖个不停。

    “你看看。”老爷子说着,看了看我:“就这样的人,有必要放过他吗?”

    我握着刀没说话,心跳快到了极致,不知所措的看着老爷子。

    “没出息的东西。”

    老爷子叹了口气,毫无预兆握住了我的手,猛地抬起来,就拿刀尖冲着那人掌心扎了下去。

    只听砰地一声闷响,刀尖霎时穿透了他的手掌,直接插在了木柜台上。

    “出来走江湖,不是靠着心气,也不是靠着实力。”

    老爷子冷冰冰的盯着那人,猛地一抬手,就将小刀拔了出来。

    “靠的是规矩。”

    当刀尖离开手背的时候,腥臭的血液,混杂着某些不知名的黑色粘液,瞬间就从伤口里涌了出来。

    我当时什么都没想,几乎是下意识的帮那人包扎了一番,让他赶紧去医院看看。

    “规矩?”那人流着眼泪,不像是在挑衅,反而像是在自嘲:“这年头的江湖有多乱您知道吗?规矩早就让这世道给吃了!”

    “一帮子杂碎。”老爷子骂了一句:“赶紧滚,别在这儿碍我的眼!”

    “您到底师从哪门......”他紧咬着牙,死死的盯着老爷子:“还请您留个名,以后......”

    “你是想以后回来找场子?”老爷子问。

    那人没说话,但他的眼神,明显就是这个意思。

    见此情景,老爷子叹了口气,说,滚吧,以后别来四川了。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

    “滚!”

    被老爷子一吼,那人也没了声音,跟逃命似的,拉开店门就往外面跑,连头也不敢回。

    说实话,老爷子当时的表情很复杂,不像是单纯的愤怒,更像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

    “爷,你别生气。”我也不敢多问,只想让老爷子赶紧恢复正常,他这神态是挺吓人的:“我这不是好了吗?那人也得到教训了!”

    “我没生气。”

    老爷子摇了摇头,语气越发的低沉。

    “我就是觉得现在的后生......真他娘的一代不如一代!”老爷子骂道:“狗日的龟儿子!连祖宗的规矩都给忘了!”

    就在我想着要怎么安慰他的时候,只听店外忽然哄闹了起来,越来越多的脚步声开始向街口移动,似乎有很多人在往那边赶。

    打开门一看,许多老街的居民,都面露好奇之色,一个接着一个的往街口跑着。

    “咋回事?”我一愣:“那边出啥事了?”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老爷子说着,便带着我从药铺走了出去。

    在街口的十字转角处,一个鼻子口全在往外冒血的人,直挺挺的躺在路中间,而他的身边则停着一辆小轿车。

    车上的司机已经下来了,就站在伤者的身边,跟围观人群不停的解释着,说那人是自己撞上来的,跟他没关系!

    等我看清楚那个伤者的相貌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怎么会是他?!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