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赔礼

    看见这一幕,我跟七宝都惊呆了,当然也能说是吓愣住了。

    闻着扑鼻而来的腥臭味,我只感觉自己从未这么清醒过。

    “你这是咋个了??”七宝焦急的问我:“这有点像是皮肤病啊!!我带你去医院看看吧?!”

    “不是病......那个狗日的!!”我一跺脚:“刚才那人拍我肩膀,拍完了我这块肉就烂了!!肯定是他下的手!!”

    “你确定?”七宝有些疑惑的看着我:“拍一下你就得皮肤病?有这么邪乎吗?”

    我没再跟七宝解释,扭头就往家里跑,心里怕得不行。

    见我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七宝不再多问,也跟着我跑了起来。

    等我跑到药铺,店门已经让老爷子给打开了。

    那时候,他正坐在柜台后面看账本,一脸的悠哉。

    我刚踏进药铺,老爷子的脸色霎时就变了。

    “啥子味道?”他皱着眉头问道,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更难看了:“你肩膀咋个了?”

    我不停的挠着肩膀上那块肉,眼泪都快下来了:“爷!我被人阴了!”

    听见我这么说,他也有些着急了,忙不迭的从柜台后面跑过来,嘴里还问我:“咋回事嘛?!你是不是遇见麻烦了??”

    我没多说,直接把衣服拉下了来,让他看了看那块满是窟窿的肉。

    这时我发现,那块肉又有变化了,只见每个小窟窿里都有个白尖,就像是莲蓬里的莲子一样。

    “这是哪个龟儿子搞的?!!”老爷子瞪着眼睛,活像是被人侮辱了一般,如欲吃人的骂道:“敢在老子头上动土?!!连我孙子都阴?!”

    七宝在一旁着急的说:“沈爷,要不我们带他去医院看看吧,皮肤病还是要去大医院才行!”

    “卵的医院!”老爷子万分没好气的骂道:“这东西医院治不了!”

    “医院治不了?”七宝一愣:“那谁能治啊?”

    “老子就能治!”他骂了一句,随后就上了二楼。

    老爷子那时候的状态,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雄狮,凶得不行。

    没过多久,他手里拿着一叠黄纸,还有一个类似于香炉的铜罐子,从二楼急步走了下来。

    随后又去中药柜里,取出了一些糯米粉和蚂蟥粉混在一起。

    “要吃下去吗?”我在旁边忍不住问。

    “别问那么多,七宝,你去把店门关了。”老爷子说着,把混合好的粉末倒在了黄纸上。

    我还来没来得及说话,老爷子猛地一抬手,把包着药粉的黄纸盖在了我的伤口上。

    在那瞬间,我的胳膊就像是被热铁烙了一般,冒起了阵阵白烟。

    短短的几分钟,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到了时间,老爷子把黄纸拿了下来,转身去厨房拿来了一把菜刀,然后用菜刀的侧面,照着伤口的边缘使劲往外一拍。

    一些米粒大小的白色蠕虫,就这么被老爷子给拍了出来,或是说是被挤压了出来。

    “狗日的!!这是啥子东西啊?!!”七宝吓得有些哆嗦。

    看见那些蠕虫,我也被吓得不行,满头冷汗的问老爷子,这是什么病??

    “寄生虫病。”

    老爷子不想跟我多解释,起身蹲下去,把那些米粒大小的虫子全部捡了起来,放到了先前拿来的铜罐子里。

    随后,老爷子又拿来一张黄纸,用笔在上面画了些我看不懂的图案,有点像是符咒一类的东西。

    在画这些东西的同时,他嘴里还念念有词,跟念经似的,声音很小,我竖起耳朵也没听清他念的是什么。

    等到念完,老爷子就把黄纸点燃丢进了罐子里,然后迅速的盖上了盖子。

    下一秒,他起身去里屋,拿来了一支平常祭拜用的大红烛,点燃之后,就把上面的蜡油全部滴在了罐子上,封住了口。

    看到这里,七宝忍不住问道:“沈老爷,你在做法啊?”

    “做个屁的法。”老爷子冷哼了一声。

    “那你画符干什么?”七宝连忙追问道。

    “画着玩。”老爷子说完,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拿着铜罐子上了楼。

    七宝自讨了没趣,转身看我,想了想问:“沈哥,要不让我舅舅把那龟儿子找出来打一顿!”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老爷子就空着手从二楼走了下来,说:“放心,用不着你们动手,那人也不好过。”

    “不好过?”七宝有些不相信。

    “报应来了能好过吗?”老爷子很平静的说道,然后让我上去睡觉,什么都不要想。

    虽然老爷子保证已经没事了,可我还是很害怕,生怕肩上再冒出虫子来。

    在床上翻了足足一宿,怎么都睡不着。

    直到第二天,天蒙蒙亮了起来,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醒来后,已是下午。

    爬起来掀开衣服一看,我惊讶得不行,肩上的伤口竟然都长好了!

    除了伤口处有些泛红以外,其余地方已经恢复正常,连疤都没有留下一点。

    我只觉得老爷子太牛逼了,简直就是深藏不露的典范啊!

    随便烧点纸符用点药就给我治好了,连疤都不留,大医院也没这技术吧?!

    检查了好几遍伤口,确定没有任何问题后,我跑下楼,打算告诉老爷子这个好消息。

    没成想,药铺大门是关着的,厅堂内空无一人。

    老爷子怎么一大早就出去啊........难不成又去打麻将了?

    我郁闷的把店门打开,准备先做生意,没想到刚一开门,我就看见个熟人。

    “你个龟儿子还敢来?!”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拍我肩膀的那个人。

    他一改昨天的态度,看见我后,极其谄媚的走过来,手里还拎着两个礼盒。

    “你来干什么?”我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生怕他又阴我。

    那人往我肩上扫了一眼,把礼盒放在地上,冲我拱了拱手:“道走深了也会得罪神仙,没想到小兄弟你也是个高人啊!都是误会!误会!”

    这时候我才发现,他的右手好像受了伤,包着一层厚厚的纱布。

    “谁跟你误会!”我咬着牙说道“平白无故的阴我,这叫误会?”

    他很尴尬的咧了咧嘴,刚想说话,只见老爷子忽然从巷口那边走了过来。

    “爷!就是这个人!昨天拍了我一巴掌!”我看救星回来了,赶忙向他告状。

    老爷子很淡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走进药铺,冲着那人招了招手,示意他进来说话。

    等他提着礼盒进屋后,老爷子就叫我关上门,似乎是怕这牲口跑了。

    “你挺有能耐啊。”

    老爷子说着,手里拿着一卷报纸,坐在柜台后面看着他。

    闻言,那人连连摇头,直说这次是吃了猪油蒙了心,所以才会对我下手。

    “他跟你有仇吗?”老爷子问了句,指了指我。

    “没仇。”那人心虚的回答道。

    “没仇你就给他下虫子?”老爷子冷笑道:“老祖宗的规矩被你吃了?”

    “他的降是您解的?”那人试探着问道。

    老爷子没说话,点点头算是承认了。

    “这都是误会,今天我登门来赔礼道歉,就是希望您能大人不计小人过,给我一个机会......”那人说这话的时候,眼里满是恐惧,裹着纱布的那只手都在发颤:“我已经得到教训了,希望您能高抬贵手,原谅我这一次......”

    “你昨天为什么要给我孙子下降?”老爷子问,然后补充了一句:“要是你不说实话,你另外一只手也别要了。”

    “我说!!”那人毫不犹豫,直接开口把阴我的原因说了出来:“我在麻老三家找东西,结果找半天没找到,心里烦得很,您孙子又撞上我了,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就.....”

    “说白了,你就是看我孙子不爽是吧?”老爷子问。

    那人尴尬一笑:“这不是误会吗......”

    “为了这种小事都能下降害人,老祖宗的规矩算是白瞎了。”老爷子叹了口气,表情有些失落,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愤怒。

    “您高抬贵手!!我真的知错了!!”

    那个人一边道歉,一边把手上的纱布解开。

    霎时间,整个药铺里都弥漫起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只见那人右臂上的皮肉,与我昨天肩上的皮肉一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窟窿。

    这些窟窿比我肩上的要大几圈,每一个窟窿里,都寄居着一条黑色的蠕虫。

    当纱布解开,伤口暴露在空气中的时候,这些蠕虫便开始疯狂扭动了起来,似乎是想往外面爬。

    “行里的法派成千上万,信佛修道的人我管不着,但你......”老爷子打开报纸看了起来,跟那人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去看他,语气平静得吓人:“咱们算是一个门里的人,老祖宗不管你,我管。”

    话音一落,老爷子翻过一篇报纸,问他。

    “阴我孙子一次,我拿你一只手,没意见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