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拍肩

    现实跟电影的区别确实很大。

    在恐怖电影里,人们要是遇见了鬼怪,第一反应肯定是尖叫,随后拔腿就跑,指不定还得摔一跤狠的让鬼追上。

    但现实情况是什么?

    在跟麻老三对视的时候,别说是逃跑了,我连喊救命的勇气都没,浑身上下都像是不受控制了那般,动也不敢动。

    麻老三的脸色跟他死时的脸色一样,惨白到了极致。

    他眼中那种毫无生气的神色,看着很是死板,活像是花圈铺里卖的那种纸人,不带半点威胁性,可又无比的诡异。

    “啊.....”

    这时,麻老三冷不丁的张开了嘴,发出了阵阵嘶哑低沉的吼叫。

    似乎他是想说什么,但却连一个字都吐不清。

    “麻......麻子哥.......”我壮着胆子,很努力的装出了一副不怕的样子,问他:“我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来找我是有啥子事嘛?”

    麻老三听见我的话时,嘴里发出的低吼声便停下了,死死的盯着我,像是在想什么。

    过了大概半分钟左右,我见他没有攻击我的意思,便往后慢慢挪动身子,打算找个机会逃出去。

    没想到就在这时,麻老三忽然有了动作,猛冲过来就拽住了我的胳膊,将我硬生生的拽住了。

    “麻子哥!!我们有话好说!!!你是不是.....”

    没等我把话说完,只听店外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麻老三的身子也在那瞬间颤抖了起来,直接松开了我的胳膊,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

    我回头一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老爷子。

    “狗日的麻老三!!!你喊老子帮你!!你就来吓我孙子?!!”老爷子当时似乎是气急了,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脸上尽是愤怒:“给老子滚出去!!要不然老子让你连鬼都做不成!!”

    骂声刚落,麻老三就像蒸发了一样,很突兀的消失了。

    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见鬼,也是第一次如此相信世上有鬼的存在。

    不管我原来的胆子有多大,在此时,我是真的被吓破了胆。

    抬头看见老爷子,就如看见了救命稻草,连滚带爬抱住了他的小腿:“爷!麻老三咋个回来了?!!”

    老爷子看我这个样子,鄙夷的啐了一口,说:“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一个小鬼就能把你吓成这样!滚开!”

    我缓缓爬了起来,心有余悸的问:“爷,刚才那个麻老三......是鬼吧?”

    “不是鬼难道是人?”老爷子没好气的回答道,说完又踹了我一脚:“给老子滚上楼睡觉去!”

    看他火气太大,我没敢多问,只能乖乖听话,把一肚子的疑问都先咽了回去。

    那天晚上我没睡好,或是说,根本就不敢闭眼睡觉,生怕麻老三又跑来找我,只能硬挺着熬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我打算去找老爷子问个明白。

    可等我下楼才发现,老爷子已经出门了,柜台上还留着字条,说是出去打麻将了,让我自己解决午饭。

    我看见字条,郁闷得不行,刚准备去洗把脸,就听店门嘭嘭嘭的让人给敲响了。

    走过去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七宝。

    “哎哟,沈哥,看你愁眉苦脸的,想哪个婆娘呢?”他嬉皮笑脸的问我。

    七宝跟我打小就认识,可以说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铁兄弟。

    大学毕业后,他仗着家里有钱,舅舅又是公安局的一把手,也就没去找个正经工作,拿着爹妈给的零花钱混日子。

    “想个屁。”我白了他一眼。

    七宝嘿嘿笑着,走过来搭着我肩膀:“走嘛,去南街吃东西!”

    “不行,我还得在这看店呢。”我无奈的说道。

    “我刚在李老头家门口碰到你爷爷了,他让我带你出去散散心,说你天天呆在药铺里都窝傻了。”七宝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想了想,觉得他这话也挺有道理,便跟着他出了门。

    路过麻老三的算命馆时,七宝表情忽然变得神秘了起来。

    他凑到我耳边,小声跟我八卦道:“你知道麻老三是怎么死的吗?”

    “咋个死的?不就是吊死的?”我问他。

    七宝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一般,压低声音说:“听我舅舅讲,这麻老三是嫖小姐嫖多了,得了什么要命的病......”

    “病?”我疑惑的问道。

    “对,就是病,估计是麻老三接受不了,所以才上吊自杀的。”

    “难道是艾滋?”

    “不晓得,反正听我老子讲,法医把麻老三翻过来的时候,他背后密密麻麻的全是窟窿,就跟莲蓬一样,恶心的很!”七宝说着,像是亲眼见过一样,满脸后怕的说道:“这还不是最恶心的,最恶心的是,那些窟窿里全是虫卵,听说都是寄生虫!”

    说到这里,七宝似是被恶心到了,打了个寒颤,而我也被恶心的不行。

    想起麻老三曾经找我爷爷帮忙的事......难道跟他背后的寄生虫有关?

    见七宝知道的内幕还不少,我就详细的问了些关于麻老三的事,基本上把七宝所知道的都问了出来,可照样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等我和七宝吃饱喝足准备打道回府,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又路过麻老三算命馆时,七宝猛地拽了我一下,使了个眼神,示意让我往左边看。

    我扭过头,发现麻老三算命馆的侧窗上,趴了一个人。

    那个人不知道是在干什么,趴在窗户上不停的往里扫视着,时不时还用脚踢几下墙,感觉力度还挺重的。

    这人难道跟麻老三有关系?

    我示意七宝等我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

    只见那人手里拿了一把平口螺丝刀,在不停的刮着墙缝间的墙灰,然后又把螺丝刀伸进窗户的缝隙中,像是在找东西。

    这时候,他像是感觉到有生人靠近,很警惕的突然扭头,跟我撞了个正脸。

    那人皱着眉头,迅速把螺丝刀收了起来,又将刮下来的墙灰用纸包好,然后开口问我:“你看什么?”

    一听他说的是普通话,我就回了句普通话:“没看什么。”

    “那你在这干什么?”他有些不耐烦。

    “你在这干什么呢?”我反问了他一句,继续说道:“我看你眼生的很啊,你不会是想偷东西吧?”

    他没回答我的话,而是站在原地沉默了一会,突然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换了副笑脸跟我说:“哎呀,我就是来串亲戚的,听说这里死人了,就一时好奇......”

    话没说完,他就走上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你好我好的样子。

    “小兄弟,对不住了啊。”

    说完这句话的瞬间,那人没再犹豫,拔腿就跑,跟做贼心虚似的跑得飞快。

    我刚想追上去,他就跑没影了。

    看见这幕,七宝也觉得不对劲,满脸疑惑的走到我身边问我:“咋回事?”

    “我咋晓得?”我无奈的看着七宝,抱怨道:“你看见他跑也不说上去追一下?”

    “这龟儿跑得太快,等我反应过来,人就没影了。”七宝耸了耸肩。

    我摇摇头,没再多说什么,然后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只感觉那人拍的位置有些痒。

    最开始我也就是挠了两下,但越挠肩上越痒,最后简直是痒到了骨子里!

    “咋了?”七宝问我:“被蚊子咬了?”

    “这个天气哪来的蚊子.......就是觉得痒.......”我咬着牙说道,把衣服往下拉了点。

    下一秒,我跟七宝都没了声音。

    被那人拍过的皮肉,此时已经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红疹,而且全都是凹下去的那种,看着就跟窟窿一样吓人。

    不知道是被我挠破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在那时候,这些窟窿正往外冒着血珠,散出了阵阵的腥臭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