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鬼上门

    一直以来,我心目中的上吊都是离地三尺,双脚一蹬,吊死在房梁上。

    可眼前的这番景象,让我深感诧异。

    麻老三双脚是着地的,凭着本能反应怎么会被吊死?

    更何况他也不是一心求死的人啊!

    想起昨天的事,我没再多看,挤出人群直接回了药铺。

    一进门,就看见老爷子坐在摇椅上翻着报纸,似乎麻老三的事并没影响到他。

    “爷,麻老三死了。”我走过去,压低嗓子说道。

    老爷子点点头,翻过一篇报纸,问我:“咋死的?”

    “我还想问你呢......”我叹了口气:“今天去看,他是在门外吊死的,公安说是他杀,但是......”

    我话还没说完,老爷子就打断了我的话,很淡定的看了我一眼:“既然公安都说是他杀了,那就等着公安找凶手呗,咱只当看个热闹。”

    “看热闹?”我侧过脸,往门外看了一眼,确定药铺外没人,我才问老爷子:“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问不该问。”

    “啥子话?”老爷子一愣。

    “麻老三......不会是你杀的吧?”我故作紧张的问道:“昨天你就说了,他活不过明天,而且麻老三跟你的关系一向不好,当然了,我感觉他挺喜欢你的,可你不喜欢他啊!”

    一听我这么说,老爷子气得脸都白了,连着咳嗽了几下,呸的一声往垃圾篓里吐了口痰。

    “你信老子大义灭亲吗?”老爷子问我。

    我点点头说信,你说你六亲不认我都信。

    “你个龟儿!老子没事杀麻老三做啥子?!”老爷子恶狠狠的瞪着我:“老子明着跟你说!虽然我早就想让他死了!但麻老三的死确实跟我没关系!我......”

    “那你咋知道他会死?”我追问道。

    “你个瓜娃子故意这么说,是想来套我的话吧?”老爷子瞥了我一眼,点上卷烟抽了两口,问我:“麻老三是被人吊死在门外的?”

    “可不是么!”我点点头:“如果是自杀的话,双脚必然离地啊,但他是站着吊死的,而且他手里还有半截舌头!”

    “半截舌头?”老爷子眉头一皱,表情顿时就难看了起来,很认真的说:“那半截舌头,应该是他自己的。”

    我愣了愣,问:“你咋知道?”

    “看样子麻老三得罪的人不少啊。”老爷子答非所问,叹了口气。

    “爷,别人不晓得你是搞啥子的,但我晓得嘛!”我蹲在老爷子身边,压低了嗓子,特别好奇的问道:“你就明说,麻老三是不是让鬼整死的?”

    小时候,我在老爷子的屋里翻出来过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上至铜钱剑八卦镜,下到崭新裁好的黄纸,还有两大把铜钱和一些我看不懂的旧书。

    那个时候,我只觉得好奇新鲜,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看的书多了,再加上看了一些香港的恐怖电影,慢慢就明白那些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了。

    后来我也问过老爷子,问他是不是道士。

    他每次都含糊其辞,不否认也不承认。

    到了现在,我也没搞明白老爷子原来是干什么的,难不成还真是个道士?

    “爷,麻老三是个先生,咱们老街的人都知道,他来找你搭把手,让你救他,你说......这事会不会是这样?”我搓了搓手掌,试探着分析道:“麻老三撞鬼了,但他解决不了,所以就来找你这个得道高.....”

    “高你个先人啊?”老爷子没等我把话说完,顿时就骂了起来:“他那是得罪人了,所以才来找我搭把手!”

    “得罪人了?”我一皱眉:“谁啊?”

    “我咋晓得?”老爷子叹了口气:“但我跟你是说实话,麻老三确实是让脏东西害死的,你别掺和这事,有好奇心就往别处使去,给自己找麻烦有意思吗?”

    我挠了挠头,没吱声。

    见我不说话,老爷子便卷起报纸,缓缓站了起来,似乎是不想再跟我多说:“老子打麻将去了,你看店,没事就少往外跑,听见没?”

    我嗯了一声,说,知道了。

    “爷,我问你个事儿呗。”我见老爷子真要出门了,还是忍不住开了口:“你究竟是不是道士啊?”

    老爷子没犹豫,很干脆的摇摇头,说,不是。

    “那麻老三为啥子求你帮忙?”我急忙追问道。

    这一次,老爷子没再回答我,头也不回的就出门打麻将去了。

    我看他这意思,是压根不想搭理我,明摆着就是在回避这个问题。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等他回来了,我就继续套他的话,不信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到了下午,艳阳高照。

    我正坐在柜台后面对账,这时店里忽然来了一位浓妆艳抹的女客人。

    “小哥,沈老爷在不?”这女的进门先是打量了一圈,然后娇滴滴的开口问道。

    “我爷没在,你有啥子事,你可以跟我讲。”我回道。

    “我这儿有一封信,是麻老三托我交给沈老爷的。”她说着,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的信封。

    我听见麻老三这三个字,心里跳了几下,说道:“你给我嘛,我帮你转交。”

    这女的听我这么说,有些不情愿:“麻老三说了,这封信只能给沈老爷。”

    我笑着解释:“我是沈老爷的亲孙子,你就放心嘛,我肯定会交到我爷爷手上的。”

    她想了一下,点点头,把信放在了柜台上,冲我一笑:“那就麻烦小哥了。”

    就在这时,我忽然想到了一点,叫住已经转身的女人,小心翼翼的问她:“那个......这封信......别人晓得不?”

    “这封信是麻老三死前给我的,反正一直在我这里,其他的我都不晓得。”那个女人说完,冲我抛了个媚眼,转身扭着腰走了。

    见她走了,我没再犹豫,小心翼翼的将信封拆开。

    信上只写了这么一段话。

    “沈老爷,报应来了躲不掉,我不求活着,但求死后能落个安生,希望您能发发慈悲帮我一把,麻老三来生当牛做马也会报答您。”

    我表情复杂的看着这封信,心里也差不多有了个结论。

    看来老爷子还真是搞白事的!

    说来也巧,就在我准备把信纸装回去的时候,老爷子忽然回来了。

    看见我手上拿着的信,他满脸疑惑的问我:“你手上拿的是啥子东西?”

    我扬了扬手里的信,冲老爷子说道:“麻老三给你的信......”

    “我日你个瘟神!!老子的信你也敢拆?!!”老爷子听我这么一说,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没好气的接过信,大致扫了两眼就把信给撕了,然后满不在乎的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我凑上去,低声问道:“爷爷,这麻老三......”

    “我看你个瓜娃子是吃饱了撑的,天天这么爱管闲事!”老爷子骂骂咧咧的说道,也不看我,转身就上了二楼。

    打那时候开始,老爷子就没再下来过。

    直到夜里十点多,我准备关铺子了,他这才叼着烟走下来。

    “爷,你要出去啊?”我看了看他拿着的手电,有些好奇。

    “晚上吃的有点多,我出去溜达一圈。”老爷子很自然的回答道:“关了铺子就早点睡,明天还得早起开店呢。”

    说完,他打着手电,一言不发的就走了。

    大半夜的出去溜达?这不是他的风格啊!

    等他走了半分钟左右,我就关上店门,小心翼翼的跟了出去。

    老爷子走路的速度很慢,只见他悠哉悠哉的溜达到了街口,然后就在麻老三的算命馆前停下了步子,目不转睛的看着算命馆大门,像是在思考什么。

    “难道爷看了那封信......还真准备帮麻老三一把?”我跟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躲在巷子里,远远看着老爷子:“可他什么也没做啊.....”

    过了十分钟左右,老爷子很突兀的转过身来,直冲药铺的方向就走了回去。

    见这情景,我不免有点紧张,生怕被老爷子发现,慌不择路的跑回了药铺。

    结果刚一开门,我就看见摇椅上坐了个人,下意识的以为是家里进了贼。

    但没想到的是,那人看见我后,压根就不打算跑,反而伸出手把老式电灯给拽开了。

    在灯亮起的一瞬间,我只感觉头皮都麻了一层,连大气都不敢出。

    坐在摇椅上的不是别人。

    正是今天一早,吊死在自家门前的麻老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