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玉片

    与其说尸首是扑上去的,我觉得还不如说是飞过去的。

    它完全没有跳跃的动作,直挺挺的就往前扑了,跟那些窜出水面的鱼一样,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我就算反应过来也来不及。

    没等我冲上去护住易林,只听一阵铜锣声响,这具刚扑出来的尸首,又一次落了地。

    易林没有逃跑的动作,也没有逃跑的机会,他几乎是下意识的,疯狂的敲打起了喜神锣,脸上的表情还是处于那种呆滞的状态。

    可以说是他下意识的反应,救了他自己的命。

    “锵!!锵!!锵!!!”

    这时候,易林也换过了神来,紧咬着牙,不停敲打着喜神锣。

    他知道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到了生死关头,必须要好好的抱住。

    哪怕我已经跑到他身边,将他抱了起来护住,这孩子也没有停下敲锣的动作。

    “别怕,咱们先出去。”我低声道,见尸首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连忙掉头往出口跑去,跟胖叔会合。

    在这个过程中,易林一直都在敲打铜锣,眼泪也在眼睛里打着转。

    我看着都觉得心疼,估计这孩子是真被吓住了。

    胖叔在那头也急得不行,满头的热汗,跑得飞快,貌似也被刚才的情况吓了一跳,脸色都有些发白。

    看见易林被我抱了过来,胖叔急忙接过,一边安慰着,一边递了个小布包给我。

    “啥子?”我问。

    这包里装着的东西像是铜钱,起码摸起来是那个感觉。

    但等我打开一看,里面装着的却是铜钱样式的玉片。

    “把这些玉塞到古尸的嘴里,只要它们含着这个,操控它们就要容易多了。”

    “叔!那你不早点拿来!”我哭笑不得的说:“你看看!这孩子都被吓成什么样了!”

    一听这话,胖叔也有点后怕了,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易林,又看了看我,低声哀求道:“回去了别跟老爷子说这事,要不然他得弄死我。”

    易林吸了吸鼻子,扁着嘴看着胖叔,不吱声。

    “我给你买好吃的。”胖叔诱惑道。

    “看看你的诚意再说。”易林哼道。

    “你先别停,继续敲,我去喂它吃块玉。”

    说着,我拿着那个小布袋子走了过去。

    这里面装着的玉片不多,刚才数了一遍,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八块。

    外圆内方,跟铜钱的样式差不多,只是边缘处有一些凹凸不平的缺口,摸着像是被磕出来的。

    但我仔细看过,那些缺口都是正方形的,非常的规整。

    至于符咒图案这类的东西,在上面一概没有,表面光滑得不行。

    走到尸首跟前,我拿出一枚玉片,壮着胆放在了尸首嘴边。

    现在尸首没张嘴,但对我来说,它不张嘴比张嘴还可怕。

    因为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张开嘴咬我一口

    虽然易林已经控住它了,但搞不好又会像刚才那样出状况。

    在近身这个距离,它扑我,我是绝对躲不开的,十有**还得让这狗日的咬上一口。

    “乖啊我不咬你你也别咬我咱们和谐一点”我嘀嘀咕咕的念叨着,算是在精神上跟尸首沟通了一番。

    但就感觉来说,这冤孽应该没听懂我的话,一点反应都没有,跟最普通的死尸一样,死愣死愣的。

    这尸首应该是把牙给咬紧了,我拿着玉片往它嘴里塞了几下,怎么都塞不进去,到最后塞得手酸也不敢再弄了,毕竟玉片挺薄的,硬着来容易弄坏,只能智取。

    “叔!它不张嘴啊!”

    “等着!”

    胖叔答应了一声,找易林要来那个装着贡香粉末的小袋子,咚咚咚的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擦汗,看样子是累坏了。

    貌似他也懂点湘西五门的东西,抓出贡香粉末,照着尸首的脸上一吹,忽的一下,这尸首就把嘴给张开了。

    看见这一幕,我没敢犹豫,手指一弹,直接把玉片给弹进了尸首嘴里。

    玉片对于尸首的刺激性似乎挺大,刚落进它嘴里,这尸首就把嘴给闭上了,身子一个劲的颤抖着,腮帮子上的肌肉也渐渐开始跳动。

    等到它停下这些动作,再度陷入死寂,胖叔才冲易林喊了一声:“别敲了!咱先看看管不管用!”

    易林答应了一声,把小木槌放下,锣声也随之停了下来。

    在这时,我跟胖叔已经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回去,生怕这玉片不管用。

    但事实证明,易大喜神给的东西,效果确实不错。

    “不动了?”我看了看静立在那儿的尸首,试探着问了句:“这算成功了吧?”

    “不清楚,先试试。”胖叔摇摇头,轻轻拍了易林一把,说:“你让它蹦几步。”

    易林点点头,猛地一敲喜神锣,大喊道:“跳!”

    没等易林的话音落下,那具静立不动的尸首,忽然转过了身,一跃两米的向我们蹦了一步。

    天知道这具尸首有多重,一落地的那声闷响,听着就像是重物从高空坠下的声音,连地板都颤了颤。

    跳出这一步后,尸首又一次安静了下来,没有别的动作,死气沉沉的立在那里,看着像个雕塑。

    “成了!”易林兴奋道。

    “听老爷子说,这些玉片都是从这地方挖出去的,算是古时候的法器,专用来操控这个尸窟里的尸首”胖叔笑了笑:“八个玉片,操控八个,应该没什么问题。”

    “那我挑八个最好的!”易林兴致勃勃的说着,搓了搓手掌,一脸的跃跃欲试:“要最精壮的!体格最好的!看着最能打的!”

    听见他嘀嘀咕咕的这些话,我跟胖叔也不禁觉得好笑。

    “小沈,你先上去接应我们,等尸首都出去了,我跟细伢子再上来。”胖叔说着,递了支烟给我。

    我点点头:“行。”

    见我要上去,易林急忙把背包打开,从里面拿了根绳子出来。

    绳子不粗,跟筷子差不多,但看起来挺长的,在易林手腕上裹了好大一捆。

    这根绳子的质地看上去很普通,通体都呈黑色,像是被人用墨汁染过的,每隔开一段,就拴着一枚布满绿锈的铜钱。

    “大哥哥,这根绳子交给你,你拿铜钱这头丢到井底,另外一头拴在树上,把绳子绷紧点就行。”

    我点点头接过绳子,易林说拴着铜钱的那一头,其实就跟拴了个秤砣差不多,几十枚铜钱被捆成一团,拿在手里都压得慌。

    “那我先上去了,你们小心点。”

    “好!”

    等我回到井底,抬头一看,七宝正坐在井口边缘,双腿都垂了下来。

    看他那样,似乎这牲口挺无聊的。

    “回来了?”七宝问道,叼着烟抽了两口,百无聊赖的问我:“尸首呢?”

    “马上就赶过来了。”我喊道:“把绳子拽住!我现在上来!”

    “拽啥啊,就你那弱不禁风的小样儿,能摔死你?”七宝咂了咂嘴,虽然话是这么说,但还是跑去拽住了绳子,等我一步步爬出井口,这才松开。

    我也懒得跟七宝多聊,按照易林的吩咐,将黑绳的一头丢了下去,另外一头则拴在了树上,将绳子绷得很紧。

    “搞啥子?放保险绳啊?”七宝好奇的问我。

    “我也不知道,是那孩子要求的。”我耸了耸肩。

    七宝笑了笑,也没再多问,陪我抽着烟。

    大概过了四五分钟,只听井里传来了一阵锣响,易林的喊声也随之传来。

    “你们闪开点!!”

    “啥子?”七宝一愣:“哪个闪开点?”

    我没跟他多做解释,拽着他就往后面跑出了七八步,回头一看,只见一道黑乎乎的人影,跟火箭升空似的,直接从井里窜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