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血神座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九十三章 冲 击摇光

    “不是说,源能圣殿破坏脉络,只要重新整合就可以修炼了吗?为什么还要做这么多研究?”

    房间里,丹巴和苏沉一边研究,一边聊天。

    苏沉取出又一块中品源晶,很奢侈的继续用在一只老鼠上,回答道:“话是这么说,可事情也得有这么简单才行啊。你也知道,暴族之所以无法修炼源能,其实不是因为你们感应不到源能,而是你们的身体结构将感应到的源能都转化成了生命能量,塑造成你们强大的体魄。我所开创的方法,本质上就是压制你们的血脉转化本能,使源能可以用纯粹的本源形态保存在身体里,并在这过程中逐渐完成积累。”

    丹巴不解:“那又怎么样?”

    “所以这种方法其实是以降低暴族体质为代价的。只不过对暴族来说,这种降低很值得。假设说,一个暴族的体质是一百,那么通过牺牲二十点的体质就可以获得掌控源能的力量,这种力量可以让他驾驭风火雷电,拥有更多的战斗技巧和使用手段。虽然源能的总量是一样的,但是力与法的结合远远强过单一的生命能量的强大。”

    “我知道这个道理。”

    “但是源能圣殿的方法是强制性灌输,大量的源能进入暴族身体,制造出过载情况,并通过过载强行在暴族身体中生成源海,其做法狂暴,简单,毫不讲理,甚至还会对你们的寿命造成影响。这种影响形成之后,全靠你们强健的体魄支撑。如果在这种情况下,再经历手术,重整脉络,并修炼我开创的法门,就会……”

    “进一步降低寿命?”丹巴有些明白了。

    苏沉点点头。

    “降低多少?”

    “那就取决于研究了。”苏沉拍拍小老鼠:“一切都是有方法的,方法研究得越好,影响就越少。”

    “我没有太多时间。”

    “我也一样。”苏沉笑道:“别担心,用不了太久。”

    “不知道为什么,听你这么说,我却更担心起来了。我总觉得你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丹巴道。

    苏沉耸肩:“你想得太多了,聪明人总是疑神疑鬼。”

    “是么?那你能解释为什么你会这么关心暴族吗?”丹巴突然道:“在你心里,暴族难道不是一条未来可以操纵的狗吗?你和我所做的一切难道不是一笔交易吗?你帮我获得力量,而我提供你知识。既然双方的交换已经达成,你又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我的寿命?”

    苏沉按在小老鼠上的手一动不动,他说:“我只是在尽可能完成承诺而已。”

    丹巴继续道:“帮我打破局限就是你的承诺,至于这其中要付出的代价,本就不是你需要关心的。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不会把事情做到这一步。除非……”

    “除非他有更多的打算?”苏沉反问。

    丹巴点头:“我是这么想的。”

    刷!

    源晶上的光芒照在小老鼠上,刺激的小老鼠吱吱直叫。

    苏沉唏嘘着叹了口气:“果然要骗过你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果然另有所图。”

    苏沉也不说话,只是手上冒出点点源能,映照在小老鼠身上,牵引着小老鼠体内源能,在它的体外变化,凝结。

    “这是……”丹巴的眼神收缩。

    “如你所见……莲台。”苏沉回答。

    “你在凝练莲台?”

    “只是在寻找凝练莲台的方法而已。”苏沉悠悠道。

    丹巴狠狠瞪着他。

    果然这个家伙在耍诈。

    他根本不是在研究什么帮暴族提高寿命的方法,而是在为自己研究冲击摇光的方法,难怪他不肯说出真相了,因为这家伙是在利用丹巴为自己做事。

    丹巴问:“所以也不存在什么寿命下降的事?”

    苏沉露齿一笑:“有那么一点点,但影响不大。如你所言,我并不关心,甚至那点影响你都不会关心。”

    “你果然是个混蛋。”

    “希望你别介意,这对我很重要。”

    “当然,无血冲击摇光,怎么可能不重要呢。”丹巴叹了口气:“既然能在这个时候还研究它,看来你的研究已经距离成功很近了吧?”

    “事实上,是已经成功了。”苏沉回答。

    丹巴一怔。

    什么?已经成功了?

    千万年来无数人类英杰的向往,多少人的梦想,就这么已经成功了?

    然后他脑海中灵光一闪,醒悟过来:“就是源能圣禁?”

    苏沉点头。

    当初苏沉冲击摇光,面临两大困境。一是凝练源力,使源力从液化到固化。而是借助强大的外部压力对其进行塑形,镌刻,制禁,形成一系列的特殊效果。

    在开创了无垢心法后,苏沉解决了第一难点,但他始终没法解决第二难点。

    这种源能方面的外部压力要求极高,既要有足够的源能,又要完全听命于苏沉,并与苏沉体能的能量达至契合,要求极高,绝对不是随便找个强者过来灌顶就能解决的。

    但是当苏沉看到源能圣殿的灌顶之法时,突然豁然开朗了。

    这不就是最适合冲击摇光的外部压力吗?

    源能圣殿那狂暴强悍的源力冲击却又无主控制的属性绝对符合需求,所以一回来苏沉就忍不住开始研究在这种冲击下的具体实施方法。

    大公鸡小老鼠当然不会凝练莲台,苏沉只不过是借它们的身体在熟练手法,做足准备而已。

    没想到丹巴在这之前就已经看破。

    “原来是这样。”听过苏沉的解释,丹巴恍然大悟:“那也就是说,想要冲击摇光,非源能圣殿而不可了?”

    “至少对我是如此。我修炼无垢心法,源力超出同级数倍,一般的手法本来就满足不了我,也只有源能圣殿那庞大而雄浑的源力才能满足我的需求。”

    “那在本质上你依然不算发明了冲击摇光的方法。毕竟你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到源能圣殿来冲击摇光。”丹巴道。

    的确,虽然苏沉找到了方法,但这个方法不具备通用性,对整个人族依然不具备通用性。

    苏沉点头:“但如果我晋升摇光,也许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你要知道,成为摇光,才能对莲台有更好的理解。先解决个人的,再解决大家的,这或许会成为我未来做事的方法之一。”

    “那我就管不着了。”

    听到这话,苏沉笑了:“听你这么说,你是肯帮我了?”

    “我还有得选择吗?”丹巴反问。

    “你帮我提升,我帮你提升。这很公平。”

    两人对望,突然同时笑出声来。

    让苏沉进入源能圣殿接受洗礼比帮他混进去观礼要简单容易得多只要他变回暴族,再由丹巴为他申请一个名额就可以了。

    三天后,苏沉以暴族身份大模大样的进入源能圣殿。

    随着圣殿大门的关闭,苏沉再一次看到头顶那熟悉的光芒。

    苏沉坐进池中,双手掌心向天,开始接受源能灌注。

    轰鸣而来的源能就象一条条呼啸的风龙涌入他的身体。

    如果是暴族,这时候应当已开始接受源力灌注,开辟自身。

    但苏沉不是,就在源力涌入的同时,苏沉体内同样迸发出强大的源力之潮,与之对抗。

    被苏沉的源力挡在外面的源能流立时呼啸出一股洪峰巨浪,在整个源能圣殿内四溢,流散出星辰碎屑般的光芒,将大殿内映得一如星空。

    苏沉却全不在意的在这能量的洪流下释放出自己所有的力量,开始将其凝结,固化。

    大量的源力丝就象在纸上不断涂抹的线条来回抖动,初看杂乱,再看却发现其自带有一股天地间玄奥至极的韵律特点。在不断的纠缠抖动中,渐渐凝聚成一个台状粗胚。

    莲台之模已渐渐显现。

    源能圣殿的源力在苏沉的引导下就象一柄柄巨大的源力铁锤,不断捶打着苏沉的源力莲台,使其渐渐坚固。

    仅靠源力自身凝结,难以达到完全固化,就需要这种外部的压力来不断的捶打锻炼,方可成形。

    而在捶打过程中,苏沉也没闲着。

    虽然每个人的莲台的形状大体都是相同的,但是细节却有诸般变化。

    莲台的作用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固化源技。

    简单的说,就是可以将一些特殊的复杂的源技以镌刻手段直接烙印在莲台上,从而达成即发特点。许多强大的源技越到后来越复杂,在施展上有重重限制,这就需要莲台的辅助。通过莲台直接施展的源技,威能会增加,消耗会降低,使用也会异常方便。

    这样的源技通常就会被称为本命源技。

    正因此,选择烙印什么样的源技作为自己的本命源技就很重要了。

    苏沉早已想好自己需要的本命源技。

    这刻随着莲台生成,一道道代表着能量运行的独特纹路也在莲台上逐渐生成,渐渐形成一片复杂而充满奥秘的花纹,博大庞杂,玄奥异常,隐隐间竟还带有空间的波动。

    白塔折跃。

    这正是苏沉选择的本命源技。

    再没有比这个奥术更复杂更难施展,却又有着巨大的实战意义的源技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