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星耀侠影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六百零五章 备受欢迎

    笑过之后,卓不群向正在议论纷纷的大家挥了挥手,问道:“怎么?你们都对我的徒弟很感兴趣吗?那好吧,我就将咱们今天这堂课的内容稍微改一下。改成让王落辰给大家谈谈自己参加大比的经历好了。不知道大家欢不欢迎啊?”

    靠,五极门当前最为人所热议的弟子给大家谈参加大比的经历,这种好事儿上哪儿找去?大家岂有不欢迎之理。

    因此,卓不群这话刚一出口,大殿里便立刻响起了大家的掌声、口哨儿声和欢呼声。

    他们以这种形式表示,他们对卓不群的这种改动,都是欢迎的。

    “师伯,你这不是难为我吗?我哪里会讲什么话啊。呵呵。”

    被卓不群的这种安排还有大家的热情给搞得有些被动的王落辰,走近卓不群,小声儿向他抱怨说。

    “你又何必谦虚呢?师伯知道可是知道,你是在尘世中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哪能说是应付不了这点儿小场面呢?你就上去给大家讲一讲吧。”卓不群对他一笑,将他推向了自己刚才讲课时所站的位置。

    “行,我讲可以。不过师伯,你可得答应将您的内侄女弦儿给安排进五极学院啊。”

    被他给硬推到台上,王落辰知道自己是免不了要说上些什么了。但狡猾的他,在此之前便趁机将今天来找卓不群解决的第一件事情,给提了出来。

    “你这小子,说事儿都这么会挑时候。好吧,你就讲吧。弦儿的事儿不用你操心了。”卓不群笑着用手指指点了他两下,答应了他的请求。

    王落辰这才向着大殿里的弟子们挥了挥手,朗声说道:“大家好,我是王落辰。刚才卓师伯要我讲讲此次参加大比的经历。本来,我觉得并没有什么好讲的。可看到大家对我如此抬爱,想听的热情这么高,就感觉自己不好推辞了。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讲一讲好了……”

    于是,接下来的近半小时时间里,王落辰就像一个说评书的先生一样,连说带比划,绘声绘色地将自己带领天命社成员参加大比时所经历的那些事情,给大家演说了一番。

    他这一番话说的实在太生动了。令听众全都为之入迷了。以至于他讲话结束之时,大家都沉浸在他为大家所构建的故事情景中,忘记了鼓掌。

    “怎么?我讲得不好吗?那对不起了,这是本人第一次讲故事,所以……”当他正在怀疑自己讲得不好,并向大家致歉之时,大殿里突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甚至,在这掌声之中,受到他讲话感染的人中间,因为实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突然跑上来几个,给了王落辰一个大大的熊抱。

    其中,还包括两名女弟子。

    这令王落辰挺尴尬的,连忙再次谢了大家的掌声,从讲话的位置退回了卓不群身边。

    有卓不群挡在他的前面,那些弟子就没那么放肆了。因而,便再也没有人跑上来拥抱他了。

    而在此时,下课的钟声也恰好响起。卓不群便向大家宣布下课。然后,便借口有事,带着王落辰离开了。

    他们的身后,传来了大家更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

    这动静有些大。以至于其他大殿里的弟子还有教授,都过来看是怎么回事儿。

    当他们听说这掌声和欢呼声是送给王落辰的时候,对他的名字如雷贯耳的他们,也都随着鼓掌和欢呼了起来。

    这是王落辰久违了的热烈场景。使得他再次品味到了成功的感觉。

    但,置身于这热烈的场景之中的他,已经没有了他这个年级应该有的年少轻狂。

    他只是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不断地向大家挥手致意,并表示感谢。不复当年在体育场中引爆全场时的放浪。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经历过人生巨变之后,心境已经冷清了许多。

    也因为,此刻他正在为自己以及他所爱的人未来的命运忧心忡忡,实在是热情不起来,也得意不起来。

    大概,卓不群看出了什么。在离开众人的视线,走向他的办公室的时候,他向他问道:“落辰,师伯看你好像有心事?不知道,师伯看得准不准啊?若是有的话,不妨跟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你。”

    “师伯看出来了?哎呀,那可不好。看来,在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方面,我还得再练习一下呢。不过也好,反正我今天来,就正好是要跟师伯谈谈我的心事并寻求师伯的帮助的。只是,师伯啊,我要跟你谈的事情很重要,不如咱们以神识交流吧。”

    被卓不群看出了心事,王落辰不以为意。因为,他来找他这位师伯,不正是来谈心事的吗?因而,他便顺水推舟,将自己的来意跟卓不群言明了。

    “哦?事情很重要?那好吧,等咱们到了我的办公室,咱们再细谈吧。那里有师伯我布下的屏蔽法阵,很安全的。”

    卓不群见他神色颇为凝重,便知道他所言非虚,来找自己果真是有要事相谈的。便冲他点了点头,将他和冷泠弦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果然如他所说,他的办公室里有屏蔽法阵。王落辰进入里面之时,便感觉到了能量波动。

    于是,他向卓不群说:“想不到师伯也精通法阵。只是,以前的时候,怎么没见师伯您用过这个法阵啊?”

    “什么啊,我哪里精通法阵啊。哈哈。这个法阵不是我弄的,而是你肖师伯从你师祖何道奎那里给要来的。因你肖师伯常来我这里谈事情,为避免隔墙有耳,所以才将法阵给布置到了这里的。”

    就这个法阵,卓不群跟他说明了一下。

    “哦,原来师祖还精于此道啊?说起来,他老人家倒是挺厉害的。不仅教出您几位门中翘楚,还博学多才。有机会,我还真得再去跟他讨教讨教呢。”

    听卓不群提起何道奎,王落辰想起自己和他在祖庙里的那次会面,不禁有些想念他了。

    “呵呵,你师祖这人的确非同一般。只是,落辰啊,高人自有高人的心机,你跟他接触时,也不要光念着他是你的师祖,忘了他其实还是尊老院这一派的领袖人物这一事实。这里面牵扯到派系之争,你要注意的。”

    见王落辰在自己提起何道奎时,脸上露出了崇敬之色,卓不群眉头微微一皱,给了他一个善意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