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之影纹

把本章加入书签

威威慑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部陷入了呆滞。

    按理说知道苏海身份的人是能够想象得出苏海一对四成功的。

    但是,那要看是苏海以什么状态去战斗的。

    要是苏海激发了龙纹,展现了强大的气势然后将四人击败,那众人心中只能感叹一下苏海是个怪物。

    可是呢?

    苏海没有激发龙纹,轻描淡写般的挥挥手就将四人丢了出去。

    这是什么玩意?

    怪物都不是这样的吧!?

    当然了,众人大多数不知道苏海在之前短短的几秒钟内施展的两个招式究竟有多少的含金量。

    六式,作为强力的武技,却出了军队或体质的人之外没有多少人能够施展,为什么?

    因为六式的入门太难了。

    学习六式的人最起码要经受几年痛苦训练,而且经历痛苦训练的时候,是没有收益的。

    前几年的训练,完全就是给身体接受六式做准备,是不接触六式本身的。

    毕竟六式的原理就是瞬间的爆发,对身体的摧残是非常大的,如果没有之前那几年根基的培养,直接修炼六式的话,根本伸展不出来。

    所以说,六式的强大是有道理的。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苏海缓缓的向商店门口走去。

    途中,苏海路过了吴淼淼的身边。

    吴淼淼看到苏海往这边走,神经都绷紧了。

    一滴滴细密的冷汗从额头上不断地冒出。

    “....”苏海只是淡淡的从她的身边走过,并没有做任何的事情。

    但就是这种无视,让吴淼淼心中的恨意更胜了几分。

    苏海走出门口,来到了大街上。

    此时大街上已经站满了人。

    周遭都是些看热闹的人。

    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看热闹的。

    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在旁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就差没拿点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八宝粥一边吃一边看了。

    高正和冯毅四个人也是懵的。

    四人出了高正之外,没人知道自己是怎么飞出来的。

    冯毅三人只感觉手上被巨力撞击了一下,下一刹,自己就在街上了。

    三人不禁心中发苦——这便是地武榜中游的实力吗?这便是映月顶尖战力吗?这便是击败皇甫轩的存在吗?

    当真恐怖如斯。

    三人知道,如果苏海想要杀自己的话,恐怕在刚在,他们的性命就已经没了。

    事实上确实如此,苏海真正的目的,是借这次事件,好好地点点那些对映月出手,或者在背后蠢蠢欲动的势力。

    而高正,他的实力比冯毅三人高多了。

    他明白刚才发生的事情究竟意味着什么。

    高正非但不傻,反而很聪明。

    高正明白了苏海的意思,非但不慌张,反而嘴角还流露出一丝丝的冷意,他心中想到——现在你就得意吧,你也就只能在现在得意了!等到那几位来了,就是你俯首低头的时候!

    不过高正在与苏海进行过一次对拼之后,心中也是十分的惊恐。

    他知道,以他的实力在苏海面前,根本走不过三招。

    是的,临近地武榜的存在,在苏海手中走不过三招。

    这仿佛就是一个笑话一般,但现在却真真实实的发生了!

    而就在四人躺在地上微微愣神的时候,苏海缓步的从商店走了出来。

    而当苏海走出来时,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

    在片刻的安静后,一片哗然突然爆发了起来。

    “苏露,这是苏露吗?地武榜上的存在?和皇甫轩五五开的人?我今天居然看到了苏露,而且她好漂亮啊!”

    “这是,苏露和他们起了冲突吗?因为什么啊?”

    “不知道啊,但是我站苏露这边,颜值即正义!”

    “嗯,同意,颜值即正义!”

    “苏露这个样子,没激发龙纹吧,话说苏露是”

    “这几个人好弱呀,苏露连龙纹都没有激发,他们就撑不住了,太丢人了。”

    听着周遭人的话,地上的高正四人虽然气愤,却也无话可说,毕竟人们说的是对的呀,他们就是不是苏海的对手。如果是的话,现在他们就不会在地上躺着了。

    片刻之后,四人站了起来,扑了扑身上的灰尘。

    由于苏海留手了的关系,他们身上的伤并不严重。

    四人站在一起,生怕苏海不讲道理突然出手,现在四人只有一个想法——拖延时间。

    “苏露,你是很强,但是也得讲道理吧。”此时冯毅率先开口:“你无缘无故的杀了我的朋友,还欺负我的女友,这未免太过分了吧,映月势力确实不是我们独行者能抗衡的。但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冯毅在等苏海解释。

    但是苏海做出了一幕令他完全想不到的事情。

    苏海用一副很欠揍的表情说道:“你以为在这里拉起独行者这片虎皮我就会忌惮你?开玩笑,”

    冯毅一愣,他完全没想到苏海会这样说,但是苏海这样无疑是将映月至于一个非常不利的境地呀,冯毅顺着她说道:“难道势力大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嗯?没错,你说对了。”苏海用手指指了指冯毅:“势力大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来,让我再欺负你们一下。”

    正巧,此时吴淼淼出来了。

    吴淼淼张嘴就要说话。

    而冯毅心中,突然涌现出了一种很不妙的预感。

    果然,在下一刻,一声响声响在了这里。

    “啪!”

    没等吴淼淼开口,苏海一巴掌搭在了吴淼淼的脸上。

    清脆,声大!

    不过没有用多大力气,如果苏海全力一击的话,吴淼淼的脖子将会在这一巴掌下扭断。这便不是苏海的目的了。

    响彻在这片天地之间。

    冯毅三人,顿时愣住了。

    高正愣住了。

    所有人围观的人都愣住了。

    而吴淼淼本人则更是被这一巴掌打蒙了。

    身子倾斜,腰被打弯,吴淼淼就这样的愣在了那里。

    下一刹。

    吴淼淼直起了身子,脸上一个巴掌大的手印清晰可见,眼睛之中充满了不可调和的怒火。

    “你!?你还敢打我!?刚刚就这样打的我!!!”

    而就在吴淼淼刚说完这句话。

    “啪。”

    又是一巴掌,搭在了吴淼淼另一张脸上。

    这回吴淼淼学乖了,闭嘴不言。

    但是苏海可不管吴淼淼是不是说话。

    “啪!”

    又是一巴掌。

    在打完这一巴掌之后,苏海说话了,他以温柔而清淡的声线说道:“看到了么,我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虽然苏海的语气很温柔,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当听到苏海的话的时候,全都个寒颤!

    吴淼淼站起身来,双手捂着脸,眼神中闪烁着阴毒之色,恨声说道:“还不过来帮我,废物一个个的,在那边看什么戏呢!?”

    高正嘶人,在听到吴淼淼的呼喊之后,才仿佛回过神来。

    可是四人谁都不敢动手。

    开玩笑,自己刚刚全力出手被人随随便便的扔了回来,现在还让他们出手。

    出不起!出不起!

    四个人一个比一个蔫,全都耷聋着脑袋。

    而此时,周围的围观的人有一个看不下去了。

    “你们不能这么欺负人吧。”

    那人说完话之后,往前站了一步,神情激愤,仿佛要抑制不住自己正义的怒火了。

    然后,又有着几个人跳了出来。纷纷指责苏海的不是。

    苏海眼神微凛。

    伸手一挥,身后几个映月的学生从后面走了出来。

    将那几个人控制住了。

    “你们凭什么抓我啊?”

    “有实力了不起?”

    “这还有正义可言吗?只手可以遮天吗?”

    映月的学生没废话,对着说话的人的肚子就是一拳。

    “噗啊。”

    一口酸水从嘴巴里喷了出来,这下子什么话都说不了了。

    那些人直接被按在地上,跪成了一排。

    看到映月的做派,周遭的所有人皱了皱眉头。

    而此时,苏海突然说话了,他对着众人说道:“诸位,是不是觉得我们太过霸道了一些?”

    众人没有人说话,但眼神也回答了苏海。

    苏海摇了摇头:“稍等,给你们看一下这个。”

    话罢,苏海一挥手,让身后的人抬出了一个小电视。

    打开电视之后,电视中突然出现了这一幕。

    两个女孩——苏海和一个被打了马赛克的人

    二人拥吻在一起,看嘴巴鼓起的样子,想必是正在湿吻。

    正当众人疑惑为什么苏海要给他们放这个东西的时候。

    “呦!”

    一声轻佻的男声,出现了,联想到手机的视频,想必就是拍摄者发出的声音。

    苏海与那人扭头望手机屏幕的方向。

    “精彩呀。”又是那个猥琐而轻佻的男声:“别自己玩呀,女人和女人之间,是没有前途的,怎么样让我来帮你们一把,保证让你们尝过我的滋味,就再也忘不掉。”

    “....”秦沫儿有些害怕,躲在了苏海的身后。

    苏海冷冷的看着手机屏幕:“你,不应该得到原谅。”

    这股冷冽的气息,甚至让在屏幕外边的观众感受到些许的寒意。

    “六式——崩步。”

    下一刹,视频就没了。

    众人知道,可能是这个视频的拍摄者已经被苏海制裁了。

    这便是苏海与秦沫儿被偷拍的那一幕。

    原来是苏海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偷偷地将数据还原了一份。

    看到这份数据,吴淼淼等人如丧考批,脸色发白,浑身颤抖。

    苏海沉声说道:“诸位,想必你们已经看到了,这位就是他们的朋友,所谓的无辜的朋友。”

    “啧。”

    咂嘴的声音不绝于耳。

    众人到了现在怎么还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二就是此时,苏海继续说了。

    “其实,这些都是有预谋的,是一场针对映月的预谋。”

    “这些人,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讲映月与诸位爱好和平的独行者们拉入对立面。”

    “他们不惜让一个人先惹怒我,然后送死,接着就有人出来报仇。”

    “报仇的人被我打败之后,他们佯装不死心,找我来报复,实际上是为了在大庭广众之间将这个事情闹得人尽皆知。”

    “之后,再由他们掌控人言,自然而然,映月的风评就会变坏。”

    “但是他们没有料到,我手中有着决定性的证据,最终还是没能让他们的奸计得逞,诸位善良、爱好和平的独行者也没有和我们走上对立面。”

    苏海一口气说完,说的吴淼淼有些发愣。

    ——这都什么事啊?

    吴淼淼心中有些发蒙,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自己仅仅是看她们长得漂亮,欺负一下,敲诈一下而已。

    为什么现在变成了恶意针对映月呢。

    这个帽子,就是苏海扣在她们头上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就是苏海随便扣帽子的时候了。

    现在苏海扣什么帽子,她们就得认什么。

    苏海说完之后,还没有完结,继续指着地上跪着的那些人:

    “而这些人,无疑例外,全部都是他们安插进来的人手。”

    “为的就是在人群中引起人们的激愤,带起节奏,与我们进行战斗。”

    “然而,没有任何一个人上了他们的当,正面所有人都是理智的,我很欣慰。”

    “希望诸位以后再映月的地盘上能够生活的愉快,另外有心的人也别搞事情了。”

    跪在地上的人懵了,她们之中确实有别的势力安插进来搅混水的,但是也有真的是看不过去的。

    不过苏海现在不管那些了,不关你是别的势力安插进来搅混水的,还是真的是看不过去的。

    统统当做恶意诬陷、针对映月来处理。

    有的时候,多管闲事是要付出代价的。

    苏海说完,站在原地,一言不发:“.....”

    他知道,对方很可能还有后手。

    如果对方的能力仅限于弄出这种程度的阵势,那苏海可就要看低他们了。

    终于,在短暂的安宁后。

    一个人声从远处传来:

    “哦?是吗?我看可未必呀。”

    等这人走进之后,众人惊讶的发现,这不就是皇甫轩吗?

    此时皇甫轩身后跟着七八个人,气势汹汹。

    走到跟:皇甫轩说道:“我看这就是误会啊,你们这是乱戴帽子,为慎众人啊!”

    “快放了他们,不然我就要动手了。”

    皇甫轩身后的披风无风自动。

    苏海见状,只是轻轻一笑。

    “傻x,你都在通缉绑上了,还特么‘快放了他们,不然我就要动手了’?”

    “你不动手,老子还要动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