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族风流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917章 当枪使

    女子对张桦非常不客气,就好像张桦只是一个奴仆,必须要听她的一样。

    女子道:“上差不希望张知府以如此的姿态进去,如果张知府还想让上差对你有所体谅的话,最好收起你的傲气,还有……先将外面的人撤去,否则今日你就不是来礼见上差,而是来要挟上差的!既然张知府连相见的诚意都没有,凭什么让上差体谅你?”

    “这么说话,是想找死?”张桦恼火道。

    “是不是找死,不是由张知府你说了算的,连这种话都说得出来,看来你也没有进去见上差的资格,请回!”说着,那女子将长剑抽出,将门口给把住,不让张桦往里面进。

    张桦非常恼火,自己在金陵城可说是呼风唤雨,任何人都要屈从于他,但现在只是一个皇帝使节身边的女子,都可以对他如此吆五喝六。

    但他也是个极有忍耐力的人,他看了女子半晌之后,终于转过身,直接往下走,他好像也不介意去见上差的事情。

    “既然里面的人不想见本官,本官也无赐见的必要,你们也休想从这里离开!”张桦发了狠话,他原本就对皇帝的使节抱有极大的敌意,现在对方不给自己面子,他已经彻底失去了耐性,简直是要把这里的人都置于死地,好像这个皇帝的使节已经是死人一样。

    随即他下楼,到了院子里,而且人也出了驿站,不过驿站之外仍旧是大批的官兵,此时驿站内的人看起来也是插翅难飞了。

    上官婉儿看着楼下的情况,她其实是很想见了张桦,把该说的话说完,但奈何纪宁给她所摆的姿态非常高,就算是张桦送上门来,也不让她如此相见。

    就在她想这件事怎么才能妥善解决的时候,身后脚步声传来,却是纪宁从隔壁房间过来,立在她身后。

    上官婉儿也没有去转身,她对纪宁身上的气息其实已经是很熟悉了,她冷声道:“你让我来见张桦,可为什么还要做出如此的姿态,逼张桦离开,让他心有不甘,甚至是对我动了杀机?”

    “你以为他动了杀机,就敢痛下杀手了?你估量错误了,这个人对我们还无法构成太大的威胁,在金陵城内,你以为张桦就是最厉害的角色?”纪宁笑着问道。

    上官婉儿转身道:“你是说,他只是一个被人当枪使的?”

    “果然是聪明人,跟你一点就透!”纪宁道,“知府衙门,不过是被人拿来作为排头兵的,一个金陵城的知府就有资格来将地方上所有的大家族都给扳倒了?就算是有朝中权贵的授权,也是无法做到的,其实背后真正的策划和执行人,也根本不是知府衙门,知府衙门做事,除了要听从朝廷的权贵之外,还要听从江南道的人……这也是为何张桦不敢随便乱来的原因。”

    上官婉儿眉头紧蹙,似乎她在想其中的利害关系。

    纪宁走过去,到她面前,道:“你要相信自己的能力,只有把自己的身份摆得很高,你才有机会见到江南道的人,张洪的事情已经过去,也不代表江南的势力就可以消停,你师傅要做的事情,其实跟我要做的并不相违背,你现在就当还是在为你师门做事便可,外面的人也都是你师门中人,她们跟你也能配合的亲密无间,如果再有什么麻烦的话,我都会亲自指点你!”

    说着,纪宁将手落在了上官婉儿的肩膀上。

    上官婉儿咬了咬牙,道:“听意思,你这是要离开?你还有资格离开吗?”

    “我能离开,这点你不用担心,这里对我来说还无法形成阻碍,金陵城的地形我比谁都熟悉,一个张桦还无法把这里完全给看守住,倒是你,这几天一直会在龙潭虎穴边缘走,你可要小心一些,出了事,我也会心疼的。”纪宁脸上带着一点坏笑,这种坏笑让上官婉儿看了非常不舒服,她会觉得自己是被纪宁所驾驭和支配,这种感觉对她来说是非常不好的。

    纪宁再道:“你可千万别出去,就算是动武功也没必要,张桦背后的人,一定会亲自来见你,这会的张桦,应该就是去见他的主子了,张桦做事是非常小心的,他应该是不想冒险,只要你明白这点,你做事也就能更加轻松!我先走了!”

    说完,纪宁转身要走,上官婉儿想留住纪宁,再问纪宁一些关于这次事情上的问题,但她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能是目送纪宁离开。

    ……

    ……

    如同纪宁所预料的一样,张桦在离开了驿站之后,直接往金陵城一处秘密居所内而去。

    在这里,住着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这老者好像是深居简出,完全不会理会尘事,但在张桦抵达后,门却自己打开了,让张桦可以轻易进入其内。

    等张桦立在老者身后时,老者还在看着院子里的一棵树,老者问道:“是计划受到了阻碍?”

    “是。”张桦道,“朝廷派来了特使,应该是新皇所派来的人,跟计划相违背,那二百多万两银子是否能到手,成为未知之数。”

    老者回头打量着张桦,道:“怎么,你到现在开始畏畏缩缩了?你应该清楚,朝廷不可能如此快的做出反应,使节很可能是假冒的。”

    张桦道:“我亲自去见过,使者应该都是新皇身边的人,而且武功都不俗,即便我要继续坚持下去,这些人或许也会直接来真的,我再做下去,那就是铤而走险了!”

    “你这是在要挟我们!”老者道,“给了你足够的条件,甚至完成你的心愿,让你可以称雄,你居然跟我们说这些?二百万两银子,是你之前便答应好的,如果你不能做到的话,你以为我们会放过你?”

    张桦显得很自信道:“现在只有我能帮你们拿到这一大笔银子,你们现在必须要仰仗于我,有本事就杀了我,别在这里废话!”

    “如此说来,你就是不肯就范,是要等我们出手了?”老者隐隐之间已经动了杀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