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不惧内!

把本章加入书签

23.第二十三章

    强烈推荐:

    “好痛!要呼呼!”

    “我要告诉你个秘密~”

    “我跟你说, 我画了好多好多楚小妤的画像~她都不知道~”

    “那天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趁着楚小妤去厨房,我偷偷把两双筷子换了~~”

    “还有那天她穿着睡衣, 我偷偷拍了好多照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躺在床上的少年砰的一声坐了起来。

    左右看了看,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发现是梦,才松了一口气。

    他要真像梦里那样把所有事情都秃噜出来, 那…那…

    还抓着那什么…撒娇打滚卖萌, 非要楚小妤呼呼……

    还好还好,还好是梦……

    他起来的时候就快中午了, 按理来说中午的午觉就省了, 但因为昨天喝了酒,他头实在是痛,这些日子又跟楚小妤一起养成了睡午觉的习惯, 所以干脆睡了个回笼觉。

    ——下午楚小妤并不让他给她补课。

    不要想了不要想了。

    顾宸摸了摸额头的冷汗, 感觉身上黏腻腻的, 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点。

    但他越是不想让自己想,脑子里的画面便越是清晰。

    ——少年自顾自骄傲兮兮的竖起一根手指,得意的挺起胸道, “哈哈哈!在听说,楚小妤要跟我一起上学的时候, 我就把客房和主卧打通了~”

    清晰的不像是做梦。

    ——他现在连楚小妤当时那种羞恼磨牙的情绪都看得一清二楚。

    万一呢, 万一是真的怎么办?不然怎么解释中午他一说, 楚小妤就恼羞成怒打断了他的态度……

    不不不,他是北京纯爷们!就算喝醉了也不会撒娇卖萌卖萌打滚,还求抱抱求呼呼……

    脑子里仿佛有两个人在打架,一个冷冽淡定的顾宸告诉他不要否认那就是他昨晚的情形,一个插着腰的顾小爷却跳着脚怎么都不肯相信。

    顾小爷套上拖鞋,三步并作两步进了洗浴间,打开淋浴喷头开始冲凉水,冷静一下。

    不要自己吓自己…

    他不做过很多关于楚小妤的梦吗?各种离奇的也不少,这次只是比较更怪一点。

    顾宸安慰自己很久总算平静下来,看着镜子里的少年,呼了一口气。

    但在出卫生间的那一刻,少年左右看了看,鬼使神差的低下头看了看。

    没,没肿…

    ……

    那什么,如果他做的梦是真的,那被楚小妤撞的那一下……应该肿了…吧?

    所以,是梦?

    顾宸总算放下了一半心。

    想了想,他再次打电话给孙浩广。

    “耗子。”他问,“我昨天喝醉酒,做什么特殊的事儿了吗?”

    孙浩广还没来得及吐槽他一天给他打两个电话的行为,就被他问懵了一脸,条件反射的回答,“一个小时提到楚小妤一百六十八次算不算?”

    当时他和赵想无聊,还真的给他数了数据,回家路上加上包厢里,总共一个小时真的提到楚妤一百六十八次。

    “谁问你们这个了!”少年僵了僵,随即提高了声音,“你们怎么那么无聊!还数这个数!”

    “………”

    孙浩广无语,觉得自家二哥简直完美诠释了欲盖弥彰恼羞成怒两个词的含义。

    顾宸咳了咳,心思还挂在有没有暴露秘密上,“那我…昨天喝醉的时候…心智怎么样…”

    “……什么?”孙浩广一脸懵逼。

    “就是,我有做什么…不爷们的行为吗?”

    孙浩广:………

    二哥,喝醉了之后到处找自家媳妇儿一小时喊她一百六十八次还不够不爷们吗…

    顾宸进一步,艰难的问道,“我有撒娇什么的吗?”

    孙浩广一听这话就激动了,“二哥,你昨晚是跟楚妤撒…”

    他二哥…是怎么做的嘿!

    “闭嘴!”顾宸打断他,“整天胡思乱想什么?小爷会撒娇吗?我特么就是问问你而已。”

    孙浩广哦了一声,也没说信不信,开始思考昨天他的行为。

    “那你放心,”他笑嘻嘻的道,“我二哥喝醉酒之后也是日天日地的,绝对的纯爷们!”

    顾宸挂断电话之后,放下了三分之二的心。

    但他忘记了,就算是平常,在楚妤面前他也跟在兄弟面前的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啊…

    ………

    总算松了一口气,顾宸在家里呆着没事儿,上去打了两盘游戏,心情平复了不少,准备等明天再回大院儿。

    到大晚上。

    顾宸已经养成习惯,到点就上床睡觉。但这一天睡得太过充足,到晚上怎么睡也睡不着,只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

    脸颊蹭到枕头上,他突然动了动,抬起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从自己枕头上拉出来一根长长的头发。

    黑色,柔顺,长。

    “………”

    这几个词组合在一起,让顾宸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是属于谁的头发,他啪的一声按开了灯,坐了起来。

    果然,发梢有些微黄,是属于楚妤的。

    随即眼神一寸寸仔仔细细扫过床上。之后果然从靠床的左边又捡起三根。

    这个事实让顾宸的脸颊慢慢的红了起来。

    楚小妤,在这张床上睡过。

    呼吸急促了两分,少年不动声色的往左边躺了躺,把左边的枕头抱在怀里。

    默默的把脸埋了进去。

    唔…他只是喜欢抱着东西睡…而已。

    ………

    一觉醒来,天色还是朦朦亮。

    顾宸起来,围着小区跑了几圈,给王叔打了电话,准备回大院去住。

    过两天就开学了,他还要回大院接楚小妤,跟她一起去的。

    顾宸坐在沙发上摸着手机,等着王叔来,不自觉的就顺手点进了自己的秘密相册。

    楚小妤那小麻烦……

    等,等会!

    顾宸重新退出,又点进去,看着还是一片空白的相册,脸上的表情突然千变万化……

    ………

    某个街道的路口。

    一辆车突然拐了个弯儿,调转车头,开向来时的路。

    王叔有些奇怪的转着方向盘。

    大清早的,他都开着车已经走了一半的路程,又接到小少爷的电话,说不用去了。

    怎么回事这是?

    回到家,老夫人看他身后没有人,他还没有解释,老太太突然就笑了。

    “没事儿,不用管他。”老太太给他摆了摆手,“你忙你的事吧。”

    王叔只能退了下去,刚离开屋门,就听到老太太在正屋拍着腿哈哈哈的笑出来。

    王叔:………

    莫名其妙。

    …………

    时间过得很快。

    很快就到了开学的时候。

    孙浩广来的比较早,到了之后看着顾宸桌子旁边已经被人放着的垃圾桶,大笑不止,这谁那么有眼色啊!

    虽然只是几天没来,但灰尘肯定是有一层的,明显大家都已经知道,一会儿扔垃圾的肯定又是他二哥。

    哈哈哈哈哈哈!家庭地位一目了然啊哈哈哈!

    只是这次他等了很久,直到上课铃快打响,还没有见人进来。

    孙浩广默默地猜想,难不成两个人还在路上来了一波缠缠绵绵腻腻歪歪……

    离上课还剩两分钟,楚妤终于来了。

    孙浩广条件反射性地看向她的身后。

    ——怪哉!

    看到楚妤已经坐到座位上,还是没有人走进来。

    快上课了,他按耐不住了,戳了戳楚妤,“欸,楚妤,我二哥怎么还没来?”

    楚妤静静地擦着自己的桌子,回过头,笑意淡淡的,“问我做什么,我怎么知道?”

    她虽然内心复杂,但仍旧从早上就在家等着他来,可直到时间快到了,走到顾家才知道他根本就没回大院。

    ——也是,他们是什么关系,他去哪了何必给她报告一声?

    突然觉得有些凉凉的怎么回事…杀气这玩意儿…

    孙浩广嗖的一下把手收了回去。

    嘿嘿的笑了两声,就重新缩回座位。

    看在兄弟情义的份上,他要不先给他二哥……买个“跪的容易”?

    等到老师已经进入课堂,上课铃已经要开始打响的时候,室内突然喧哗起来,就连老师的声音都被压了下去。

    孙浩广抬起头。

    看见门前的人那一刻,脸色瞬间扭曲。

    ——他二哥这么多年,即使冬天,也从来没有带过围巾……

    这个带着口罩、帽子、甚至还有围巾,整个人包得严严实实,就差把眼睛也蒙起来的人是他二哥?!

    卧槽!简直惊悚!

    但看那一副甚至比平常更加横行的气势,是顾家二少不会错。

    所以,他二哥这两天是去了哪做了个全身整容吗?

    顾宸摸着自己的口罩,拉开凳子坐下。

    旁边的楚妤擦好桌子,也不要他扔垃圾,静静地团成一团,放在角落里。

    两个人之间没说一句话。

    旁边包的紧紧的少年简直像是坐在火上,怎么看都有一种坐立难安的味道。

    下课铃响了。

    坐在两个人后面的孙浩广以及坐在前面的李玲玲简直大气也不敢喘。

    前面的同学也自觉地压低了声音,整个班级的气氛都压抑起来,一片写写刷刷的小纸条声音。

    年级主任下课的时候巡逻到这个班级,眼前一亮,好好好,高三六班都是好学生,学生中的一股清流。

    实际上,撑到第三节课,一群人已经只差没给前面的两位大佬烧香拜佛了。

    转机发生在第三节下课。

    “你起来,”楚妤站起来,轻轻拧眉,“我要出去。”

    她早上等他的时候喝水喝多了。

    顾宸嗖的躲开她伸出的手指,脑袋生风,动作大的直接带倒了椅子,额头上帽子也直接甩了出去。

    噼里啪啦的声音让所有人都抖了一抖。

    偷偷摸摸的在胸口画十字,可求你们了,好好和好吧。

    楚妤气极反笑,拧起的眉毛反而松了下来。

    仿佛她是病毒一样,跟她接触一下就会传染。

    嘴角的弧度看起来淡淡的,她拉开椅子,开口,“顾宸,别挡…”路。

    只是走到他面前的时候,嘴里的话不由得咽了下去。

    似乎意识到什么,顾宸猛然转过头,捡起帽子猛的挡住脸,“你你你你看什么!”

    “………”

    楚妤有些不自在的转过身,突然觉得脸颊上一股热度涌了上来。

    她好像,大概,知道早上顾宸不来以及包的这么严实是为了什么了……

    但有的时候,若另一个人比你更害羞,那种感觉也就慢慢的退了…

    把头发顺到耳后,楚妤突然又觉得好笑起来。

    她微扬嘴角,低头轻轻的笑起来,到底还有些别扭,没再说什么,自己去了洗手间。

    她这一笑,仿佛整个空气都变暖了…

    整个班级重新活跃起来。

    ………

    孙浩广也看到了顾宸帽子掉下的时候,露出的额头……

    默默捂住脸,连额头都红成那样…大概也是一种技能。

    只有顾宸坐立难安,最终忍不住,大刀阔斧的改革两个人的桌子。

    楚妤回来的时候……就见她和顾宸的桌子中央,突然多了一条线。

    ——三八线。

    小孩子都没有那么幼稚。

    她默默笑出声,突然拿出来角落里的一小团垃圾,推了推他,

    “顾小二,帮我扔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