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不惧内!

把本章加入书签

22.第二十二章

    强烈推荐:

    第二天。

    难得是个阴凉的天气, 凉风习习,透过窗户吹进来,暗蓝色的窗帘一次又一次的调皮拂过床头。

    床上的人皱起了眉。

    眼睛有些酸疼, 顾宸用手挡了挡阳光,转过头动了动身体,准备翻过来趴在床上继续睡。

    “嗯?”

    他按了按额头,坐起身, 一脸烦躁的拉开毛毯看着自己的脚。

    “………”

    两只脚腕上赫然缠着两条绳子。

    顾宸简直就被气笑了。

    大床本来就没什么着力点,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绑的,硬生生的把两只脚捆成了粽子, 牢牢的固定在床上。

    喝酒的后遗症正慢慢的犯上来, 脑子里像是装了一万只苍蝇,不停的翁嗡嗡,简直头疼欲裂。

    这个时候再看到脚上的一团, 少年躺了回去, 这应该是谁干的来着?

    他不教训的他泪眼朦胧他就跟他姓!

    ………

    他记得, 他们昨天中午赢了球,几个人非拉着他去庆祝,楚小妤中午要睡觉,他也就可有可无的跟着去了。

    然后他喝多了, 好像是跟……耗子一起?

    不行,头疼, 像是有锤子在里面敲, 顾宸不耐烦的坐起来, 抓住脚部的绳子直接扯了下来,看着一坨绳子被摔到地上,才觉得好受了点。

    然后咚的一声躺了回去。

    喝酒伤身,这话还是有道理的。

    他好久没有过这种浑身无力,精力被掏空,什么都不想做的状态了。

    懒得想了,直接打电话吧。

    “耗子,”他的声音有些嘶哑,“你们谁把我的脚绑起来的?”

    接到电话的孙浩广一脸怔愣。

    这话的信息量有点大啊……

    虽然觉得不可能,但也怕万一打扰了他们两个,所以今天早上好奇的抓心挠肝儿,也没有敢给他打电话。

    结果他正好奇着呢,就见他二哥给他打了电话,声音那么嘶哑,很明显是刚醒来的样子。

    “二哥,”他忍住笑,小心翼翼的问到,“你的脚被绑起来了?”

    所以,他昨晚是做了什么……才能让楚妤把他的脚绑起来?

    耍酒疯…霸王硬上弓?

    顾宸皱起眉,“不是你?”

    听他这话就知道他不知道,“赵想?”

    “咳。”孙浩广咳了一声,不敢笑出声,“二哥,你不记得昨天晚上的事了吗?”

    那特么多可惜呀。

    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完全可以想象的到,他二哥一定做了很多…破廉耻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一想到他那个生无可恋的脸他就想笑。

    但是想想他二哥到了楚妤面前被酒精完全侵蚀了神智的感觉,恐怕有点…模糊。

    顾宸回忆了一下,他还记得很多事,例如他打了孙浩广几拳,例如他记得孙浩广要抢他的小红花,还有……他回到小区之后,大喊…我是谁……找自己媳妇儿的事…

    顾宸默了一会,好……好羞耻。

    那边还在追问自己记不记得,顾宸绷住脸,恼羞成怒,“你闭嘴,一个大男人那么多话干什么?”

    后面是什么来着?

    后面好像……楚!小!妤!来!了!

    晴天霹雳。

    少年愣了一会儿,突然拉起被子蒙住头,摊平在床上,楞楞的眨着眼。

    所以说,楚小妤……有没有看到他那么丢人的一幕?

    “我唠叨,二哥你平常在谁面前那才叫唠叨呢…我…”

    那边有些不服气,顾宸闭着眼睛,听了一会,艰难的问道,“我…我喊的话,楚小妤听见了吗?”

    “应该没有。”孙浩广想了想楚妤当时的反应,有些不确定的说,随即再也忍不住的笑,先不说他二哥这种语气好不好笑,只说一点,

    “但是二哥,你哈哈哈,不记得昨晚是楚妤哈哈照顾你的吗?”

    顾宸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这代表什么,就被床头的纸条吸引了视线,那上面的字迹他熟的不能再熟。

    “楚小妤!”

    “什么什么?”孙浩广眼睛噌的一声被点亮了。“喂?喂喂?”

    “啊!”

    顾宸把电话挂断了。

    ——绑了你的脚,抱歉,以及,桌子上有醒酒汤。楚妤。

    顾宸瞬间坐了起来,满脑子都是楚妤给他做了醒酒汤的念头,穿上鞋别往外走去,走了两步又想起什么,退回来把纸条叠好放在抽屉里,才满意的继续。

    其,其实,楚宸也挺好听的,对吧?

    ……

    走到外面时,第一眼他就看到了桌子上的醒酒汤。

    第一口喝下去,他皱了皱眉,醋和生姜…真的不是多好的味道。

    算了,少年咳了一声,谁让他头疼呢。

    喝完把碗放回去的时候,顾宸发现小锅里还有一点,他看了一会,突然倒出来又喝了一口。

    总…总归也是她的心意,何况他也饿了,这也跟汤差不多啊。

    少年这样一想,就分外快速的喝了下去。

    其实,也挺好喝的。

    喝完满足的准备出去时候,他突然顿住脚步,又摸了摸手中的碗,反应过来,这碗还有余温呢!

    楚小妤才刚走!

    电话那边很久才通。

    他低声问,“你怎么才接通啊…”

    楚妤静了会,“怎么了?”

    顾宸摸着碗,不停的在手里转来转去,“你…”

    他正想问昨晚他有没有耍酒疯,脑海里就有画面闪过,虽然有些模模糊糊,但好像……是他在要抱抱??不…不是吧…

    还,还是等一会全想起来再问吧。

    他咳了一声,耳尖有些红,换了话题,“我刚刚看到了你熬好的醒酒汤。”

    “…嗯。”

    “我,我没喝完,味道有些难喝,剩下的那点我倒掉了。”怕她听出来不自在,少年语速有点快,“那什么,你现在走到哪了?”

    他是真的倒掉了一点…点点。

    “……有事吗?”楚妤垂了眼。

    她其实还没离开多久,不是她不想走,而是顾宸…抱着她根本不放,动作稍微一大,他就会抱得更紧一点。

    如果真的把他弄醒,她怕会更尴尬。

    “要是离得近就回来吧。”顾宸似乎不甚在意的说,“反正,反正下午我没事干,为了防止无聊,不如帮你继续补习。”

    最近篮球联赛,几个学校都放了假,他们和二中打的是开场,剩下的需要比过一轮后继续,这两天他们都没事。

    “……不用了。”楚妤拒绝了,却还是欲盖弥彰的加了一句解释,“快到中午了,我回去睡午觉。”

    顾宸看了看天色,“这都到你睡觉的点了,大院那么远你回去都什么时候了。”

    他皱了皱眉,“睡得迟你又喊头疼。”

    “总是不会照顾自己,”他在这边嘀嘀咕咕的,“你是不是三岁啊楚小妤。”

    楚妤突然就想到,不知哪一本书里一个男人说过的一句话。

    他感叹,“人总是双面的,不爱的时候,我觉得她无坚不摧,可我爱上她,我却总觉得她突然变成了小孩子,处处需要人照顾,仿佛只要我一刻不费心,就会被别人欺负了去。”

    “你不是在这边有房子吗?干嘛还要跑回去。”

    楚妤眼神有些复杂,她一向通透,可这次,她却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做。

    突然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她茫然,无措,可,独独没有惊愕,就像是…心底里的某个猜测终于尘埃落定。

    那她喜欢他吗?

    心底深处悄然绽放的欢喜,隐秘却又存在。

    可她们算是一起长大,她已经习惯了顾宸的照顾和陪伴,以往看书时考虑到这个问题,想到会有另一个人取代她的位置,即使是理智明白,嘴里的茶仍旧会有些淡淡的涩。

    她无法肯定,这时出现的欢喜究竟是出于阴暗的独占欲,还是感情在无人的夜里,开出的无法控制的花。

    她对顾宸看的越重,便越怕自己轻易的做出决定会带来不好的后果。

    “楚小妤!你怎么不说话!”少年突然有些焦急。

    突然就没声音,别是突然出什么事了…

    “没事,”楚妤回过神,微微弯起唇角,“只是不想在那里睡罢了。”

    “哦。”少年重新平静下来。

    顾宸想了想,手指在桌子上来回划着,咳了一声,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似乎不甚在意的道,“不然,你睡我家客房也行。”

    “反正客房也没人睡,收拾一下就……”

    楚妤:………

    性子再淡,她也还是个女孩子。

    “顾小二。”她打断,有些羞恼,“你闭嘴。”

    “………”

    顾宸声音降下来,小声问,“怎…怎么了?”

    突然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救,救命!他昨晚没有秃噜出来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