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不惧内!

把本章加入书签

17.第十七章

    强烈推荐:

    楚妤看了他一眼,弯起嘴角,完全没有和他辩论是大是小的问题。

    “坐下。”她指了指凳子,声音淡淡的,“药箱放在哪里?”

    少年也不反抗,乖乖的坐过去,看着她拧起眉的样子,嘴里也软下来,“在我房间,左边的柜子里。”

    “帮我拿一下?”她想了想,问。

    私人的空间,还是不要乱翻乱动的好。

    “多想什么,”顾宸一想就知道她是顾及什么,磨了磨牙,哼唧一声,“里面不算卧室,我就睡个午觉。”

    乱七八糟的礼节守什么守!烦!

    既然他这样说了,楚妤也不是什么不知变通的人,当下微微笑了笑,找出了那个医药箱。

    “抬头。”

    她拧开碘酒和酒精的瓶盖。

    先清理一下伤口。

    少年听话的抬起头,她看了一会脸上的青紫,抬起他的下巴,拿起棉签按了上去。

    下巴被握到身前人的手心里,随着手心抬起,落下,偏转,每做一个动作心脏跳动就更加剧烈一点。

    偏偏她似乎要看的仔细点,弯下腰离得越来越近,柔顺的发丝划过他的脸颊,他甚至能感觉到上面淡淡的香。

    像个蝴蝶,调皮极了,在花丛中点点停停,让人心尖痒痒的不得了。

    “疼?”感觉到手下脸颊轻微的躲闪,楚妤动作顿了顿,问了句。

    “嗯?”少年神色有些恍惚,听闻话随意点了点头,反应过来立即摇头,“不…”

    “什么?”

    看着面前人微微担忧的神色,喉咙里的话鬼使神差的改了口,“不…不是太疼。”

    话已出口,也收不回来了。

    少年松开差点咬住的舌头,默默地抬头,望天。

    ……天花板是真好看。

    “我轻一点,”楚妤手下的力道又轻了点,声音轻轻的,很有几分诱哄的意味。不甚在意的动了动手,提醒道,“你低一点,仰得太高了。”

    “哦…哦。”少年快速的眨了两下眼,跟着她手的动作调整了自己仰起头的角度,如此一来视线就直直对着……少年视线溜来溜去,斜着眼盯着墙壁完全不敢动了。

    “好了。”楚妤拿下手,退了两步,想了想,从自己包里拿出两个ok绷——粉红色的小猪熊类。

    “这是什么!”顾宸僵了僵,往后仰着头,一脸抗拒。“那么小的伤口贴什么贴。”

    那猪看起来蠢死了,还是粉红色的!他要贴出去,岂不是会被别人笑死。

    楚妤弯起嘴角,现在伤口又小了…

    “我不贴!”顾宸警惕的往后挪了挪,坚决的道。

    楚妤盯着他看了一会,想了想,要是不想贴…也可以。

    ——毕竟男孩子要面子很正常。一会下去买几个平常的就好了。

    她弯起唇角,正准备告诉他时,却听见他气急败坏的声音……

    “你…你又来这一招!”

    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盈盈而清澈,静静的倒映着他的身影,让他总有一种她眼神里只有他一个…的错觉,总忍不住答应她。

    “我跟你说我这次不会妥协的!你…你看我也没…没用!”

    楚妤有些惊愕,随即莞尔,低着头弯起唇低低的笑了起来。

    “好。”

    怕她戳穿了他会恼羞成怒,楚妤没有解释,只是把粉红色的猪收起来,笑眯眯的点头,表示自己妥协了。

    “身上还有伤吗?”她问。

    似乎完全的放下了这个话题。

    看着粉红色的猪消失,很明显是不准备继续让他贴,顾宸不动声色的松了一口气,又有些失落和不是滋味。

    怎么就…那么容易妥协啊!

    她就不担心他伤口恶化吗?

    但想到她问的这句话,还是扬了扬下巴,“有。”

    蜜汁自豪。

    还好…呸,可惜他受伤了。

    少年骄矜的瞟了一眼楚妤,为了早日康复……让她帮他看看也是可以的…

    涂完药,看楚妤收拾收拾东西就要走。

    顾宸把人送到门外,欲言又止,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有些别扭的问,“那ok绷呢?”

    还是…还是贴上吧,万一留疤了呢

    楚妤莞尔,在包里翻了翻,还是只有粉红色的,“我只有这种,一会儿下去给你买个普通的。”

    少年嘴角控制不住上扬。

    ——他是有人心疼的人。

    咳了一声,一把抢了过来,压低了声音有些粗声粗气,“就这个。”

    “一个大男人挑什么!”

    再跑一趟,就没什么时间睡午觉了。

    ………

    过几天就要是篮球赛了,顾宸说参加,那就真的是要参加,还是一定要把那个谁虐出翔来的参加。

    他虽然嚣张自信,但从不轻敌。所以这几天顾宸中午放了学都是在篮球场。

    大中午的,赵想抱着蓝球在篮球场等人。

    远远看到顾宸走过来,一群人就喊起来,直到他走近。

    ——噗嗤噗嗤低低的笑声响起来。

    顾宸挑了挑眉,扫了一圈,“笑什么?”

    一群人立刻怂了,胆战心惊的嘿嘿笑了两声。

    坏了…

    顾宸也不在意,他心情好,看什么都好。

    用一种隐含得意同情的表情看了他们两秒。

    扬起嘴角,懒得跟他们计较。

    ——毕竟,都是一群受伤了只能自己凄凄凉凉涂药的单身狗。

    随手拿起一个篮球,眉毛飞扬,“来!”

    说赢就要赢啊,到时候还有很多人来看,顺便,还有楚小妤也会来…

    一群人:………卧槽…那是什么眼神…

    but,就这样放过他们了??

    ………

    赵想累的呼哧呼哧的,也不在乎地上脏不脏,一屁股坐在孙浩广旁边…神色有些僵硬。

    “顾哥…吃兴奋剂了吗?”

    他们几个已经轮流下来几次,他顾哥还在上面神采奕奕,篮球已经被他打出了花,一个虐他们几个,兴奋的不得了。

    孙浩广一脸你太会幻想了的表情,摇了摇头,“没有。”

    然后一脸严肃正经的补充,“吃的是春.药。”

    春心荡漾什么的,最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