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不惧内!

把本章加入书签

16.第十六章

    强烈推荐:

    顾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传达出了一种还用说吗不容置疑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境界。

    孙浩广看懂了他的眼神,暗搓搓翻了个白眼,“有种就说呀。”

    他就看他怎么打脸的。

    顾宸看了他一眼,完全无动于衷的移开眼。

    ——这是事实,不需要心虚的说出来。

    孙浩广哼了一声,到底有求于人,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二哥你真让他们那么嚣张啊…”

    不过这份坚持,只持续到第二天。

    孙浩广家里离得比较近,平常顾宸和楚妤到的时候他都已经坐到位置上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来的那么晚。

    上课铃打响了…第一节课慢慢过去…人还是没来,顾宸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直到课间。

    他压不住站起来往外走的时候,有人从后门暴躁的窜进来,正好撞上。

    “二哥!”

    看到他嘴角一块很明显的青紫,顾宸的脾气终于被引爆了。

    他拽住他的胳膊,一把拉上后门,门砰的一声撞到门框里,发出巨大的响声。

    还能听到屋外凶戾的声音,“谁特么干的!”

    屋内一个激灵,顿时安静如鸡。

    坐在后门边上的同学吓的几乎懵逼,门上的石灰粉末飘飘的落下,喉咙里痒痒的,想咳又打死都不敢。

    甚至隔壁班谈天说地的笑笑闹闹的也全都闭了嘴,低下头装鹌鹑。

    这两个班就像按了暂停键,和离得老远就能听到笑声阵阵的几个班级像是隔了两个次元。

    ——趋利避害是人类天性。

    孙浩广抹了抹嘴角,骂了一句李倭寇,也不隐瞒,语气里还夹杂着一点小孩子受了委屈找大人告状找回场子的感觉。

    “还不是李倭寇那孙子!疼死老子了。”

    他们这些人可不能真的打出事故,所以谁家里都教过——怎么下手才能让人疼的更厉害而不伤根本。

    顾宸这人凶,但对自己兄弟是真的护。

    他冷笑了两声,身周的气势很是压迫,“先下去。”

    两个人的脚步越走越远。

    屋内静止的气氛才慢慢重新开始小声的试探的活跃起来。

    黛眉微微拧了拧,楚妤总算知道…顾宸在校园里名声有多大了,但她现在的心神却不在这个上面。

    李玲玲盯着楚妤看了一会,小心翼翼的问,“楚妤,你不问问顾少吗?”

    楚妤缓了表情,淡淡的摇了摇头,“他有分寸。”

    担心吗,即使她为人比较淡,可顾宸算是她在这边唯一的朋友,当然担心。

    但她又非常清楚,这么多年,顾宸脾气虽然乖张桀骜,做事却从来都有分寸,没有惹过什么麻烦。

    话虽这样说,但她却没有注意到,自己方才曾经微微拧起过眉。

    过了两分钟,楚妤手机上发来一条短信,纤细的手指滑开屏幕,看了两眼。

    李玲玲有些好奇,“顾少的短信?”

    “嗯。”楚妤点了点头,“让我帮他们两个请假。”

    当然,还有一句让她不用担心,这个就不用告诉她了。

    楚妤请过假之后,就暂时放下了这件事,像平常一样学习起来。

    顾宸两个人这一去,直到接近中午,才从后门溜进来。

    这一节是数学课,课堂上很安静,楚妤正低着头记笔记,感觉到身边有人坐下,才抬起头往旁边看去。

    看了他两眼,觉得他除了坐姿比较别扭,似乎心情不错,事情估计已经解决了,便也低下头继续记笔记。

    顾宸嘴角慢慢的平了下去。

    还有点若有似无的委屈,他摸了摸脸颊刚刚蹭到的一点皮,他受伤了,还是这么大的伤口,她都不关心的吗?

    他撕了张纸,唰啦唰啦的写,“我回来了,你都不问问我受伤没有?”

    看了两眼,他瞪着眼看着纸上的句子,扒拉了一下头发。

    怎么看……怎么觉得有种独守空房的娘子对外面花天酒地的夫君不关心自己的哀怨。

    一把握成团扔进桌篼里,他又重新撕了一张,想了想,提笔写,

    “我回来了,事情已经解决了,刚刚跳进二中堵到李倭寇揍的他哭爹喊娘,李倭寇你记得吧,就是小时候拉你头发的那个,…”

    好像还是不对…万一她误会了怎么办?

    少年手顿了顿,还是选择重新写。

    划了很久,顾宸看来看去,都觉得哪句话都太直白了,一定会被看出来他的心思,怂怂的…重新划掉。

    最终……纸上只留了两句。

    “我回来了,假请了吗?”

    心虚的少年满意的点了点头,觉得这样是最好的,绝对不会被看出来。

    正准备把折好的纸条递给楚妤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要死!他的字好像还没练好!

    动作僵硬的坐在座位上,顾宸整个人都不好了。

    ………

    下课铃声还没打响。

    窗外就有同学一阵风一样跑过,边跑边朝后面说,“快点啊你!一会儿食堂人就多了!”

    班里也开始躁动起来,讲台上的老师无动于衷的继续讲解,直撑到打铃,才宣布放学。

    话音一落,有些急的同学就已经窜了出去。

    不想和他们挤,等人陆陆续续走的差不多了,楚妤和顾宸三个人才离开。

    回家的路上。

    “事情解决了吗?”楚妤问。

    “当然。”顾宸还没说话,孙浩广就抢答到,提起这个事儿他就兴奋,连说话的时候会扯到嘴角的青紫也不觉得疼了。

    “这还多亏了我二哥,你不知道李倭寇那小子有多阴,估计是猜到我会回来搬救兵,找了十几个人在那守着,就等着我们去呢。”

    他其实对顾宸很是崇拜,这种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有人听着就更加兴奋了,完全没有发现后面插不上嘴的少年阴沉的脸色。

    “人多有什么用?我二哥当时就随便使了个计…然后那孙子估计是被抬回去的哈哈哈!”

    “对了,我二哥还说这次篮球赛也要去参加哈哈哈,李倭寇本来还想夺冠呢,怎么可能,就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孙浩广的大笑声戛然而止,他看了她一眼,嘿嘿笑了两声打了个哈哈。“问我二哥问我二哥,我也没记住…哈!哈哈”

    “二…”转过身,孙浩广一句二哥噎到了嗓子里,看着身后人阴沉的脸色,怂的打了个寒战,欲哭无泪,坏了,得意忘形了!

    他一拍脑门,似乎想到了什么,“我都忘了,我还有点急事!”

    “我得赶紧去!”他看了眼楚妤,满脸的焦躁不安,语速很快,“哦对!我二哥身上有点伤,一会儿只能麻烦你给他涂一下。”

    说着他似乎十万火急,走的飞快。

    楚妤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发现他不见了。

    想起他说的伤…

    她拧起眉毛,仔细打量了一会儿,终于看到了脸颊上被蹭的很小的一块,伸出手碰了碰,她拉起他,“家里有碘酒吗?”

    身上应该还有,还是回家抹点药吧。

    手心温凉的温度直接印在他的肌肤上,让他慢慢平静下来。

    少年乖乖的被她拉着走,还有些委屈的嘀咕,

    “那么大的伤口你一路都没看见…”

    也没有问问他疼不疼…

    耗子说话只会吱吱吱,有什么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