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不惧内!

把本章加入书签

14.第十四章

    强烈推荐:

    “二哥,我有点事要去做,就不陪你们一块儿走了啊。”

    饭后,几个人有志一同的散了,毕竟顾宸当初千叮咛万嘱咐,时间不能太晚,不能耽误楚妤睡觉……

    虽然觉得有点麻烦…然而他哥似乎乐在其中,当小弟的只能帮忙啊…

    孙浩广接了个电话,咳了一声,装模作样的看了这边两眼,没等他们回答就摆了摆手离开了。

    培养感情什么的……还是两人世界比较好。

    其他三个人看了看走远的人,对视了一眼,也跟了上去。“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我们跟上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楚妤拢了拢衣服,“我们要不要也跟上去看看?”

    顾宸皱了皱眉,正想说什么,却看见三个人偷偷摸摸的给他比了个手势…

    耳尖倏然红了,他猛的扭过头,“没事,我们走吧。”

    谁…谁要他们自作主张!

    向着车走过去的时候,突然想到什么,少年身体蓦然僵了。

    “怎么了?”楚妤问。

    “我忘了让司机来接了。”顾宸皱起眉,看了看她身上单薄的裙子,有些懊恼,拿起手机,“我现在打,你穿的有点薄,先找个店坐一坐。”

    那时候他全部心思都放在后悔上了,完全忘了要打电话让司机来接的事情。

    楚妤要出口的打地铁或者打的咽回了嘴里,看了他一眼,轻轻笑起来,“不是很冷,不要担心。”

    少年瞪了她一眼,三言两语打完电话,回来看了看她薄薄的外搭,走近点伸手把拉链从头给他拉到尾,只顶到小巧的下巴,语气不太好,“你的拉链是当摆设吗?不冷才怪。”

    楚妤眨了眨眼,难得有些无语,外搭的拉链本来就是摆设……

    有时候,纯情的小直男的世界观跟女孩子的世界观差异有一个银河系那么大。

    顾宸把拉链拉好,才感觉满意了一点点。

    “想去哪里坐坐?”

    他还是有点担心,夜风有些凉,还是进店比较保险一点。

    楚妤到底还是没有硬把拉链拉下来,她扬起脑袋,“走一会吧。”她笑。

    已经好久没有出来走走了…

    她抬头看向天,弯起嘴角。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夜幕上已经点缀着几颗星辰,零零散散地围绕着月亮,释放着柔和的光。

    璀璨有璀璨的美,清淡也有清淡的美。

    ……好想画下来。

    她没有动,顾宸也忘了抬脚。

    ——她看的是风景,他看的是她。

    浓密纤长的睫毛,洁白小巧的下巴,对着夜空微微微笑起来,他仿佛能听到,风中的枝头纤细淡雅的花缓缓绽开的声音。

    “好。”

    少年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柔和。

    黑夜里,他似乎听到一个声音在自己心底轻轻诉说,告诉他,他真的完了。

    栽在一个小姑娘的手里。

    并且,甘之如饴。

    那么明确,那么清晰,不容他逃避。

    “走啊。”他的小麻烦在催他了。

    “在想什么?”她轻声问。

    顾宸笑,低低的声音已经可以听出几分磁性,他道,“在想你呀。”

    想楚妤,想小麻烦,想傻姑娘,全部全部的都是她。

    没等她反应过来,他又推着她往前走,“想你一会儿会不会摔个大马趴,然后把鼻子摔肿了哇哇大哭。”

    楚妤瞪了他一眼。

    少年条件反射的往后跳了一步,不敢靠近怂怂的,却完全没有改口的意思,嘀咕道,“走路不看路只记得看天空,你还当你是小宝宝,随时都有人牵着抱着啊。”

    “或者是小公举,要摔倒的时候,所有人都得给你垫着,不然就哭给他们看的那种?”

    楚妤:……

    有些人,总能把没脾气的人逼的跳脚。

    楚妤忍不住打过去,伸出的手腕却被人抓住了。

    少年顺势握住她的手腕,突然快走两步走到前面,红着耳尖,

    “不过有我在,你可以当一回的。”

    他小小声道,“我乐意。”

    所有的路都他都愿意牵着她走。

    所以是任性的小公主还是娇惯的小宝宝都没关系呀。

    是小公举他就宠着,是小宝宝他就惯着。

    她那么可爱,所有的一面他都好喜欢好喜欢。

    能惯着她,他乐意的不得了。

    明明是那么小那么小的声音,楚妤却偏偏听见了。像是有一跟细细小小的羽毛,轻轻软软的挠着。

    夏季的衣衫比较单薄,外套也是薄薄的一层,几乎不起任何作用,楚妤隔着衣衫就能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温度,热热的,烫烫的。

    ——比她手心烫了好多。

    她有些怔愣,突然觉得自己心尖也被烫了一下。

    这点感觉让她一时半会儿没有选择挣开他的手,同时,些微莫名其妙泛起的窘迫感让她选择了转移话题。

    她微微一笑,声音柔和,“那我需要叫你爸爸吗?”

    前面的少年脊背突然一僵,刚刚忍不住笑的嘴角蓦然扭曲,咬牙切齿,“你!说!什!么!”

    什么爸爸!

    楚妤完全没有害怕的样子,笑微微的,“不是你说我可以当一回小宝宝的吗?”

    她想了想,眼睛弯弯的,“顾粑粑?”

    少年呼吸乱了乱,整个人似乎轰的一声被这个称呼点燃了,整个人都羞耻的泛着红,结巴着呵斥,“楚…楚小妤!”

    “你……你你不许说话!”

    看他虚张声势的模样,楚妤一向脾气清淡,此时心底一股恶趣味莫名奇妙的溜了出来,突然就觉得,让他露出不一样的神色……挺有趣的。

    她笑了笑,突然伸出手,一副求抱抱的样子,“顾粑粑,要抱抱!”

    宝宝累了,不想走~

    顾宸整个人都惊呆了。

    什…什么要抱抱!

    他有些气急败坏,就这样对着他伸出手!

    ——不知道他会忍不住吗?

    “你你你!”他脱口而出,“作为女孩子怎么能这么……”

    想到自己曾经脱口而出的后果,又连忙急急住了嘴,猛的一口咬住了自己的舌头,痛的他嗷了一声。

    万一…万一他呵斥以后…

    他真的不是怕以后她不这样求抱抱了,就是…就是,她那么弱一个女孩子,万一被他说哭了怎么办?

    …

    所以就…就抱…抱一下?

    他又不是占便宜,就是被闹的没办法了…啊。

    他说服自己。

    想着,少年就扬了扬下巴,红着耳尖骄矜的道,“怕了你了,就一下哈。”

    一边却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凑了上去。

    楚妤:………她能说她其实就是想逗逗他吗?

    顾宸吸了口气。

    揽进怀里才觉得怀里的人软软的小小的一只,让人只想加重力道把她勒进骨子里……

    他遏制住自己蠢蠢欲动的手。只是轻轻的在她背上拍了一下,然后嗖的一声弹了开。

    咳,还好他离开的及时,不过……真的好软啊…

    少年控制不住的笑起来,原地蹦哒了两下。

    然后,顾宸石化了……

    “好了好了,走了走了。”他咳了一声连忙道,动作急促的拍着身上的衣服,视线上看下看左看右看就是不看她。

    啊啊啊!别看他!那么幼稚的蹦哒才不是他做的!

    然而这种抱了人以后就弹开拍衣服的举动…

    楚妤:………

    “所以我是有什么传染病吗?”她淡淡的笑了。

    突然想按死他,会犯法吗?

    ——不犯法就做了。

    “什么病?”顾宸正兀自陷在自己的羞涩里,没有听清她说的什么,只是听到模模糊糊的病字,打了个激灵,立马警惕起来。

    大概是…小时候对这个字印象太深刻了。

    “是不是吹风了?觉得发热吗?头疼不疼?”

    他追问,看她没说话,皱起眉当机立断,“我们去医院”。

    楚妤:……

    她只是还没来的及反应,他一连串的反应太快了,根本没有给她插话的机会。

    “我没事。”她扶额,但这时候倒是完全看得出来,刚刚应该是她误会了。

    “真的?”

    楚妤弯起嘴角,轻声重复道,“真的没事。”

    顾宸仔仔细细的看了她一遍,还是有些不放心,皱眉,“你自己的身体别不当回事!”

    说着看了看旁边的店,拉着她就走了进去。

    “进这里干什么?”

    少年正经起来的时候完全不容人反抗,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衣服,“买件外套。”

    他有些不满的拎了拎她的外搭,“你这太薄了,什么用都没有!”中间还漏风!

    “你帮她挑几套。”他看向旁边的导购小姐,加重了音,“要暖和的厚的。”

    想来想去还是外套不保暖,刚刚他就不该信她说的不冷。

    楚妤无奈,也不试图去解释外搭和外套的区别,点头答应。

    导购小姐引着楚妤往里走,柔声道,“我们店里新进了一批秋季新款,很适合这个季节穿,小姐皮肤很白,穿上一定很好看。”

    楚妤并不挑,试过自己可以穿就直接让导购小姐包了起来。

    “那么快?”顾宸摸了摸鼻子,“你多试试也可以的,反正我没事闲得无聊。”

    何况……她穿起来挺好看的。

    楚妤摇了摇头,弯起嘴角,“走吧。”

    正在这时,她眼神一凝,对导购小姐说,“麻烦帮我把那套衣服拿下来看一下可以吗?”

    导购小姐看了眼那件衣服,又回头看了看顾宸,笑了,“当然可以。”

    顾宸本来还疑惑导购小姐看过来的眼神,直到她拎着一套衣服过来。

    少年耳尖瞬间又开始烫了,“给…给我的?”

    ——那是一套男装。

    楚妤点了点头,莞尔,“去试一试好不好?”

    就当是为刚刚想按死他的凶残想法赔罪。

    “嗯。”少年扬了扬下巴,站起身,咳了一声,语气骄矜,“既然是你的心意,我就去试一下。”

    楚小妤心灵那么脆弱,买个外套还想着他,他怎么也得试一下嘛。

    他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穿上之后,却发现…裤子短了一节。

    心碎了。

    楚妤有些遗憾,顾宸穿上真的很好看。

    “不短啊。”

    少年皱眉了一瞬间,随即平静下来,并没有脱下来,一脸正经的坚持,“平常都是这么长的,我觉得穿上很好看,买了。”

    到脚踝的长度…说短其实也不算,确实不能说长而已,硬说正好…也行。

    本来就是给他买的,他喜欢自然就可以。

    导购小姐看了他一眼,无声的转开了眼睛,睁眼说瞎话也是一种虐狗的高级技能。

    作为单身狗,她佩服。

    ………

    顾宸拎着衣服出来的时候,眉宇之间的兴奋还未散去,他长腿一跨,直接跳下台阶。

    走了一段,侧过头似乎看壁橱里的东西看入了迷,听起来漫不经心的问,“怎么想起来送我礼物了?”

    旁边的玻璃窗里……

    猫咪舔了舔自己的小爪子。“喵呜喵呜~”这只两脚兽的耳朵比本大王的耳朵还要竖直!不开心!

    “刚刚误会你了。”

    夜风吹乱了头发,楚妤默了默,没有选择隐瞒刚刚的误会,伸手拨了拨发丝,声音在夜色里显得很是温柔。

    “所以我在哄你呀。”

    少年脚步顿了顿,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眼神里闪闪亮亮,戳着面前的玻璃窗,嘟嘟囔囔,“你这是犯规。”

    楚小妤真是!

    怎么能用这么温柔的声音…还说哄他~

    好烦~

    软绵绵的~

    甜滋滋的~

    这样他还怎么生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