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不惧内!

把本章加入书签

11.第十一章

    强烈推荐:

    原本陈述不明白为什么孙浩广那么确定是在楚家,也不明白为什么他邀请他跟自己一起来时语调那么…怪异。

    甚至还有同情。

    直到他推开门。一瞬间把孙浩广骂了一千遍。

    好奇心会害死猫的,真的,老祖宗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最起码陈述在发现屋内楚妤朝自己微笑而自家顾哥哥一脸阴沉沉的看着自己的时候,脑海中就闪过这样几行大字。

    看着气氛就知道…孤男寡女瓜田李下。

    ……然后他们这个时候来了。

    他动了动嘴唇,脸上有些欲哭无泪,他要求退出去删档重来……行吗?

    发现气氛似乎有些怪异,楚妤微微一笑,打破了这种安静的氛围。

    “陈述,丰原,杨衡,好久不见。”她微微点头。

    “要喝点儿什么?茶还是果汁?”

    “好久不见好久不见…”三个人异口同声,扯出一个笑。“哈!哈哈!”

    ……说起来近来几年他们只见过几面,难为她还能记得住他们三个的名字。

    突然觉得好荣幸…

    随后背后两道力气推着他的后背,陈述被推向前,一个踉跄。

    卧槽!两个没有义气的混蛋。

    陈述在心里暗骂两声,倒也很有眼色,连忙按住拎起来的茶壶,连声道,“不用了不用了,外面一点都不热,我们全都不渴。”

    本来就已经犯了错了,这要再让她给他们倒茶,想都不用想,直接去乱葬岗好了。

    后面两个人也迎合,“对对对,都不渴,来的时候在顾家喝过了。”

    个屁!

    顾家连空气都没有!

    陈述也跟着坚定的点头,怕她认为自己是在客套,陈述又看了顾宸一眼,“何况我顾哥这不是在吗?我们要是真渴肯定不会跟我顾哥客气。”

    这话说的隐晦,要是没什么心思的人去听,那就是表面意思。但听在有心脑补的人耳朵里…主人家什么的…却是异常好听。

    眼看他顾哥哥脸色就这样就好看了不止一筹,陈述一边放松了不少,一边……为自家顾哥的“堕落”震惊。

    楚妤从来心思玲珑,自然不会做出让人为难的事,看出他们的坚决,顺着意思就放下了茶壶。

    “你们是来找顾宸的吗?”她弯起嘴角。“不忙的话要不要进来坐会儿?”

    说着她看了看时钟,看向顾宸,“今天就到这里吧。”

    剩下的话她虽然没说出来,但在场所有人都懂了——我的事已经结束了,你们有事就去吧。

    顾宸不开心了,“你在赶我走!”

    “楚小妤,你还有没有良心啊,”他哼了声,看向被按放在桌子上的茶,“连口水都没有想到给我喝…”

    陈述被这样的顾宸雷的龇牙咧嘴,差点没直接冲上去表忠心,他真的没喝那茶…

    但感觉到那凉凉的目光,他抽了抽嘴角,还是连忙摆了摆手,“不忙,真的不忙。”

    他笑的坚强,“我们几个就是在家闲的没事儿,所以来逛逛门儿,不知不觉就溜达到顾家来了。”

    “对呀。”其他两个人也蹭过来坐下,一副完全不急,闲的蛋疼的模样,笑哈哈的道。“我们就是顺便看看顾哥,一会儿看完了我们就走了。”

    顾宸脸色这才好看起来,骄矜的看了楚妤一眼。

    你看,他们都说了没事,就你一直想赶我走。

    楚妤平静的别开眼,嘴角弯起。

    都跑到这里来了,当然不会真的没事。

    且,她拎起茶壶,倒了一杯茶递给顾宸,不管是有事还是没事,他们来找兄弟联络感情,她做电灯泡总是不好。

    顾宸接过茶,略微哼笑一声,小声嘀咕道,“就一杯茶就把我打发了,小气…”

    气息却慢慢平和下来。

    楚妤看了他一眼,又倒了一杯…推到他面前,很明显的意思,一杯不够,再来一杯。

    少年接过来,哼了一声,却是没有再说话,低下眉眼慢慢的品着。

    ——哼,不知道是什么茶,很好喝。

    剩下三个少年看着顾宸倾情上演的这一出哑剧,齐齐抽动嘴角,震撼的差点落泪。

    看样子有救了,简直“感天动地”。

    看顾宸喝完了,气息也平静下来,楚妤弯起嘴角,轻声道,“我一会儿有点事…”

    不用猜就知道下面是什么…

    顾宸皱起眉,眉宇间似乎蕴含着一团火,有些暴躁,有些委屈。

    有事个屁!

    简直从天堂落到地狱…三个人已经开始惊悚。别!

    可惜晚了…

    楚妤声音放的更加清缓柔和,“学习了一下午,我有点累,想去睡一觉。”

    顾宸怒气一顿。

    她问,“明天再继续好吗,顾宸?”

    顾宸被清澈的视线盯着,坚持了没一会,视线就开始漂移,点头。

    ……“好。”

    万一是真的想睡了呢?毕竟她一向睡眠多。

    “还不走。”他看向沙发上的三个人,爷们儿不能跟女生见识,还不能互相伤害吗?

    三个人差点没扒着门框,对着屋内喊楚大小姐,楚姑奶奶也行啊,他们真的没事啊啊啊啊!

    出去的时候。

    三个人有些生无可恋。

    拖拉着脚步,陈述偷瞄了一眼前面走的飞快的背影,恨恨的一人给了一拳,“…特么刚刚还是不是兄弟了,把我自己推出去。”

    “还不是没跑掉…”

    两个人完全没什么不好意思,越说越悲愤,“还不是你拉我们来的。”

    说着两个人看了前面背影一眼,为自己一会儿的结局悲伤。

    “看样子…谁也跑不了。”

    “在后面孵蛋吗还不跟上来。”少年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带着凉意,“不是找我有事?”

    “来了来了。”陈述当即反应过来,狗腿的跟了上去,“顾哥的背影太帅了,我就是看呆了……”

    卵用!

    两个人对视一眼,但也磨蹭着跟了上去。

    秉承着万一见鬼了呢的态度,时不时绷着脸在陈述狗腿的奉承中插一句。

    到了顾家,顾宸推开一扇门,“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老规矩,一个一个来留一手,一起上程度加大。

    狗腿了一路的陈述:………“哥,不能商量一下吗?”

    少年扫了一眼,气息凶厉,没什么表情。

    三个人苦着脸对视一眼。

    动作却毫不迟疑,转瞬之间,三双拳同时很有默契…甚至是跃跃欲试的从不同角度袭了上去。

    被凶残的教训一顿之后,三个人躺在练功房的地上嗷嗷叫,深刻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打扰别人谈恋爱是会被驴踢的。”这句话。

    私以为,被驴踢也比这样好。

    ——by 陈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