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少不惧内!

把本章加入书签

2.第二章

    强烈推荐:

    此时孙浩广看着屏幕已经要疯,我特么晋级赛啊啊啊啊!

    键盘被敲得啪啪做响,一会后,屏幕上风骚的人物到底还是倒在了地上,少年瘫在了椅子上,整个人都不好了。

    先不说排位功亏一篑的事,就说……他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以后大概,可能,经常会这样。

    说回这边。

    顾奶奶有些惊讶,“你去?”

    “嗯。”面色凶恶的少年睫毛微不可见的颤了颤,扬起了下巴,重复了一遍,

    “我去,你歇着。”

    顾奶奶有些哭笑不得,心里却是暖暖的,“没事,奶奶腿脚好着呢。”

    她家小二是个好孩子。

    顾宸不耐烦的站起来,手上动作却算是轻柔的把她按坐到椅子上。

    随即拎着衣服边走边穿,皱了皱眉,啧,麻烦的老头子。

    要不是这样,他才不想往楚家跑,那么远。

    门口的警卫员莫名其妙的看着少年走的飞快的背影,眨了眨眼。

    这是…有什么急事吗?

    ………

    楚家门外,少年停了下来,缓了口气,不动声色的调整自己的呼吸。

    …楚家果然远,有点累。

    一片热闹的声音隔着墙响起。

    “嘿!顾老锤!你又悔棋!”

    “哈哈哈哈,老顾你行不行啊?不行换我来啊!”

    “顾老锤这是第几次了?第五次了吧!”

    “我哪有!”随之而来的是顾老爷子具有辨识度的大嗓门,“去去去,你们都看错了。”

    院子里响起一片嘘声,热闹的不行。

    顾老爷子算是这一片远近闻名的臭棋篓子了,当然是相对于周围人的棋艺来说,偏偏他还就喜欢下棋。

    这时,一个轻缓而温淡的声音开口,“继续吗?”

    “继续继续!”顾老爷子嚷嚷。“该我了该我了。”

    其他老爷子的嗓门也不小,“顾老锤你还要不要脸!”

    跟人家小姑娘悔棋也就算了,明明该别人了,还理直气壮的说该自己。

    他听见那个声音似乎微微笑了两声。

    明明一群大嗓门中显得很是微弱的声音,传入他的耳朵却清晰的不像话,甚至他还能想到,此时那个人唇角微微弯起的模样。

    “麻烦精。”少年若有若无的哼了一声,看了看衬衫的扣子,确定扣的好好的,推门走了进去。

    麻烦精一向讨老人喜欢,小时候她初回国那年楚爷爷抱着她来回的炫耀,老头子差点没准备上手抢。

    还把那麻烦精领到他面前,问他要不要小媳妇。

    然后……顾宸选择性跳过他自己的回答,就因为这样,小时候他可没少给她处理麻烦。

    院子里,几个老爷子正或站或坐,围着一张小圆桌,笑的完全没什么形象。

    少年的眼光落到一群人中央的少女身上。

    楚妤。

    楚妤的身体不太好。

    身体看起来柔软而纤细,略微苍白的脸颊,气质温婉浅淡,仿佛水墨画上走下来的仕女,自有风骨。

    笑起来乖乖巧巧的,让人见她的第一眼,就只想把她捧在手心呵护备至,仿佛风大一点,就能把她给吹走。

    此时她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嘴角微微弯起。

    顾宸不耐的哼了声,有什么好开心的,明明才刚入秋,却已经穿了那么厚。

    “顾老头!”他大喊。

    这声音很大,引的院子里的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看清来人,顾爷爷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

    他眼里闪过一道光,看了一眼周围的老伙伴们,状似嫌弃的撇撇嘴,小声道。

    “我就在楚家,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小声却刚刚好,小到能让周围几个人听见。

    几个老爷子静了静。

    楚妤弯起嘴角,老小孩老小孩。

    现在这几个老爷子虽然是国家硕果仅存的几个元勋,但都已经退休下来,闲的平时当然喜欢炫耀一下儿孙。

    在他来之前,已经炫耀过一波。

    她外公最喜欢夸她,这次也一样,把她夸的天上有地下无。

    顾爷爷被炫耀了一脸,不干了,嘴硬道,“是,顾宸那臭小子也一样,天天担心我,回个家都要扶着我,你说我这身体那么好,需要他担心吗?!”

    顾宸是什么人一直看着他长大的老爷子们当然不会不知道,好孩子是没错,但他那种脾气…这么细心的事能是他做的出来的?

    嘘声一片。

    顾爷爷厚着脸,一本正经的重复了一遍。

    此时顾宸过来接他回家,倒是让顾爷爷扬眉吐气,可以理直气壮的炫耀一下。

    楚妤的眼神也看向又长高了的少年。

    顾宸到嘴的话一顿,扬起下巴,鬼使神差的变了变,“顾夫人非要让我来。”

    才不是他想跑那么远。

    噗哈哈哈哈哈哈!

    一群老爷子顿时看着顾爷爷揶揄的大笑出声。

    顾爷爷面色顿时涨得通红,刚刚才在一堆老友面前显摆过,现在就被拆了台。

    这是亲孙子吗?!

    “不走不走!回什么家?!”他黑着脸摆了摆手,有几分赌气,“下完棋再说。”

    少年桀骜的眉宇动了动,“谁管你。”

    说着,他走了过来,看了看双方的棋子,扫了眼坐在一旁的人,“这谁下的?”

    “我家安安!”楚爷爷笑眯眯的指着棋盘,平常一向平和的脸上露出几分骄傲。

    安安是楚妤的小名,她生下来就先天不足…所以起了这个小名。

    顾宸听见这话,把目光移了过去,眉眼扬了扬,仿佛不相信。“你会?”

    明知故问。

    楚妤看了他一眼。

    楚爷爷不高兴了,哼了两声,“还不信!”

    “你不知道,你爷爷完全不是我家安安的对手。”

    几个老爷子也附和起来,你一言我一语的给顾宸科普着顾老爷子的“战绩”。

    顾宸回过神,点了点头。

    他当然知道。

    可能是天赋异禀,顾宸的技能点全都点到了军事方面,谋略也是一样,顾爷爷一向不擅长谋略,很快就被他青出于蓝。

    楚妤小时候的身体跑两步就喘,最常做的就是抱着书本安安静静地看,他嫌弃她生活太无聊,就开始教她下棋这种静态的游戏。

    经过楚爷爷提醒,顾老爷子倒是想起来他二孙子很小时棋艺就已经超过他了。他眼睛一亮,张了张嘴,想到刚才脸色却是一僵,拉不下脸问出来。

    磨磨蹭蹭的又下了几个棋子,顾爷爷僵着脸又悔了一步棋,然后跟旁边一群看热闹起哄指点的人吵了起来。

    都是他们瞎指点。

    楚妤嘴角微弯看着,倒也不催促。

    “你冷吗?”顾宸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动到她身后,两只手指嫌弃的颠了颠她的衣服。

    女孩子,如果没有亲密到某种地步的人拽自己的衣服总是不太自在的。

    楚妤动了动身子,把衣服从他手里解救出来,“不冷。”

    “不冷还穿那么多。”

    少年收回手,对上她清凌凌的眼神,不过两秒就不自觉的移开,嘀咕,“本来就够丑了,还穿的跟个熊一样。”

    楚妤看了他一眼,一个棋盖盖到他的膝盖上。

    少年假意躲闪了一下,被打的结结实实,“还不准人说实话了?!”

    “好了好了。”看她又要打过来,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少年……立马改了口,“你最漂亮你最漂亮。”

    真不是他怂,主要是…她打人很疼的,对,是因为真的很疼,特别疼,好男不跟女斗。

    纤细的手指把棋盖收回来,放到棋盒上。

    “你今年什么时候走?”手指不自觉的揪上她背后的头发。

    楚妤淡淡的皱了皱眉,有些无奈,“你有多动症吗?”

    柔顺的发丝顺着指尖滑出去,指尖握紧,少年眉宇有几分不满,“小气。”

    此时一群人也停了下来,顾爷爷盯着棋盘苦思冥想了很久,还是没有想到应该放到哪里。

    终于还是撑不住了,顾爷爷偷瞄了顾宸两下,见他嘴角上扬,眉眼见的凶悍之气都少了两分,顿时松了口气。

    哎嘿,他孙子果然爱他。

    咳了声,“小二,过来帮我看看。”

    说着又一脸正经,大义凛然的解释道,“小二是我孙子,是跟我一家的,正好楚老头和小安安也是爷孙两。”

    几个老爷子忍不住对他的脸皮叹为观止,人家是祖孙两没错,又没有一同上阵。

    顾爷爷可不管这些,拍了拍顾宸,“快点想。”

    这次他们稳赢。楚妤和顾宸的棋艺深浅他还是感觉出来的。

    顾宸看了一眼楚妤,正巧她也看了过来,清凌凌的,黑白分明。

    心尖突地一跳,顾小爷移开眼睛看向棋盘,心不在焉的扫了一圈,随手指了指某个位置。

    顾爷爷当即眼睛一亮,啪的一声把棋子放到了上面。

    楚妤:……

    楚爷爷:……

    爆笑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