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26章 人情人与敌情

    “左慈,谁啊?”李明歪了歪脑袋,反正他对左慈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概念。

    “遁甲门避世多年,世人不了解也不奇怪!”左慈却没有恼火,他看得出来李明并非故意,只是这种当真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还真让人备受打击。

    “小子,我们遁甲门可是传承自先秦的名门大派!比天师道更早,比琅邪宫更正统!几乎和南华派同一个时代!”早些时候被狼群围攻的,遁甲门郝浪,此刻见状却是跳了出来,他身上的伤势,已经通过服用丹药,好了七七八八。

    “住口!”左慈直接怒喝一声,郝浪顿时缩了缩脑袋。

    “说起来,这位似乎也是你们门内弟子?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李明这才想起来,郝浪之前到底做了什么好事。灵兽也就罢了,居然把妖兽引下山来,说不得诸暨县会变成巨狼的餐桌。

    “你来说说,自己都做了什么好事!”左慈看向郝浪,顿时就是横眉竖眼,显然也是动了真怒。

    “我本来想要找个属于自己的地盘……一开始来到天目山,谁知道那里居然有大妖,最后无奈只能南下到富春山附近。一开始也没看见有灵兽以上的存在,就呆了下来,谁知道今天不小心招惹了妖兽级别的存在……它隐藏得那么深,我怎么知道?”郝浪顿时有点委屈的回道。

    “天柱山还不够你修炼吗?”左慈叹了口气,“你这算是狡辩,把你的真实想法说出来,否则门规处置!”

    “我不想修炼,我想要玩,我要到滚滚红尘里面去游荡,我才不想要清静无为过一辈子!”郝浪直接反驳起来,态度甚至有点接近于疯狂。

    “师弟!我等修道之人,追求的是万世永存,永垂不朽的神仙境界,红尘滚滚,不过是过眼云烟,你为红尘空度数十年,到头来也不过一捧黄土……”左慈心痛的看着郝浪。

    “可是红尘那么美好,为什么我们要拒绝?生命的美好,就在于短暂的绽放,既然生命如此美好,为什么还要追求虚无缥缈的不朽?难道说,活得长,就一定是好事吗?”郝浪却是直接反驳。

    “你啊……好吧!既然你尘缘未了,那便在这滚滚红尘里面游荡吧!不过我等方士的规矩,你可不能忘记!”左慈看向郝浪,叹了口气。

    “我知道,不和官府挂钩,不沾染因果!”郝浪点了点头。

    “你欠了诸暨县和这位将军一份人情,日后这位将军遇到了危险,你要出手帮忙!”左慈到了这个时候,才宣布对郝浪的处置。

    “那我岂非要跟在他的身边?否则我怎么知道他有危险?”郝浪顿时反驳,“不要不要,太麻烦了!”

    “门内的演算之法你就是不好好学,学了之后自然会知道该什么时候出手!也不要求你出手太多,三次援手,已经足够!”左慈顿时伸手,在郝浪的额头上敲了敲。

    “三次的话,还可以接受!”郝浪想了想,也就是答应了下来。

    “事情便是这样,既然是我遁甲门弟子的过错,那么就让他自己去弥补。将军以后若遇到危险,三次之内,我这个师弟便会出手相助,老朽告辞!”左慈说完,一溜烟没了。

    “听到了没有?仙爷大发慈悲,以后在你三次遇险的时候,自然会出手相助……那个啥,先走了!”郝浪见状,自然不敢久留,把话放下,直接化为一缕青烟消失了。

    李明也没想到,这些所谓的仙人居然都是那么任性。这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简直不把他们放在眼里。偏偏周围都感觉不到两人的气息,看来已经走远,想追都不成。

    “真是便宜他们了!”李明顿时气恼,随即来到黄忠身边,关切的问道,“汉升,情况如何?”

    “第一次被开膛破肚,这个体验一辈子都忘不了!”黄忠摸了摸肚子,此刻伤口已经结痂,再养养一段时间也就差不多了。

    “这丹药你服下,会好一些!”李明拿出一枚荣养丸交给了他,黄忠也不矫情直接就服用了下去,随即伤口就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迅速恢复了过来。

    “还是主公的丹药神效,黄某已无大碍!”黄忠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的变化,然后直接一个打挺体跳了起来,略微激动的说道。

    “的确,这居然比我们遁甲门的回天丹还要有效果……莫非你也是个修道之人?”这个时候,左慈却是突然出现在两人的旁边,饶有兴致的看着黄忠的腹部,那里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伤疤也完全脱落,就是刚刚长出来的新肉有点显眼。

    “你还没走吗?”李明直接就伸手,要把左慈抓住。

    只是后者仿佛就是属泥鳅的,滑不溜秋,李明的手已经抓到了他的衣领,结果人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不远处,笑吟吟的看着李明。

    李明再看手里抓着的东西,不知何时变成了一匹半截的狼尸。

    “老朽之前去了一趟天目山,那巨狼果然已经被杀了,可惜只是妖兽,没有妖丹,当然有也轮不到老朽打主意,这点肉算是打扰各位的赔礼。另外要说一句的是,最近富春山附近有三千多人盘踞在那里,挤压了野兽们的生活,所以才惊动了富春山上的妖王,也就是这匹巨狼,他们应该是你们的目标,具体的位置,老朽已经画在这张地图上,应该对各位有用!”左慈说完,把一张布帛一甩,布帛直接就飞到了李明面前。

    “修道之人,不予凡人接触,不投身官府,此乃先祖的规矩。老朽与阁下的因果已经偿还,至于我那师弟,日后必然会有报答!”左慈说完,再次一溜烟消失了。

    “真乃陆地神仙!”典杰不由得惊叹道,只因为左慈这个表现。

    “天目山距离这里,少说也有上百里,那么短的时间内一个来回,当真神迹!”王御看着李明手中的狼尸,不免感慨道,“话说什么时候开饭?”

    “这才是你想说的吧?”李明白了对方一眼,“准备准备,好在药材我也带了不少,否则的还真解决不了这东西!”

    “那快点,我肚子饿了!”王御不由得咽了口唾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