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3章远 亦虽远亦必诛

    三千七百点经验,这便是李明吃下的肉带来的效果。他的胃可不是黑洞,或者说吃下去的肉直接就能转化为经验,肉就是肉,经验直至附带,能吃多少就提升多少。

    这玩意没办法放久,放久了灵气就会挥发掉,最好是趁着刚刚杀死的时候烹饪,否则会提高灵气流逝的程度。说真的,那肉里面蕴含的特殊能量,到底算不算灵气都两说的。

    “可惜!”看了看经验条,还剩下1350点经验才升级,越升级需要的经验越高,这让他非常的无奈。不过灵兽和药膳的出现,还是让他看到了一条提升经验的道路。

    不仅仅是他,张默和肖遥,甚至是戏志才都有很大的裨益。张默提升2个等级,达到了lv19,很快就可以领悟第一个职业技能。肖遥也达到了lv19,却只是提升1个等级。

    等级这玩意,看来并非以年纪来衡量,而是根据以前的修炼情况来决定。肖遥到底是世家出身,后期也有浸泡药浴,同时也有系统修炼武技,所以成长较快。反过来张默年纪比肖遥大三岁,入伍之前没有系统修炼过,最初数据化的时候,只有lv10的程度。

    戏志才更惨,体质差没有系统修炼,刚刚数据化的时候只有lv4简直吓坏了李明。也多亏了,这不是那种需要升级到多少多少等级,才能学习某种技能的游戏,或者说本身不是游戏,所以戏志才才能立刻学习符篆之法。

    也就是贡献不足,否则的话李明可以把雷法拿给他修炼。规矩不能乱,否则无法御下,哪怕知道他的忠诚是永远不会改变的,也不能因为这样坏了规矩。

    相比数据化的四人,王御他们却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去炼化,才把体内的能量消耗掉。不过看着他们神采奕奕的样子,就知道收获不少。

    有资格享用这头山猪的,前后不过百人,直接干掉了六百多斤的肉。不过就典杰和黄忠两人,就干掉了七斤肉,李明和张默也干掉了五斤多,习武之人,难免要多吃点肉。戏志才只能吃两斤,也是硬撑着吃下去的,好处自然也得到最少。

    “这件事情必须要保密,知道吗?”荀表在第二天下午找到了李明,然后非常严肃,甚至带着几分警告的语气说道。

    “就算不保密又如何?当今天下,除了我还有谁能烹饪灵兽肉?”李明无所谓的回道。

    “你已经不是孤身一人!你或许可以躲起来,你的家人呢?最近四大家族每天都秘密丢掉三四具尸体,都是用来检验强化版药浴配方的,世家的狠辣你别不当一回事!”荀表认真的说道。

    看着李明的眼神变得逐渐凌厉,荀表不由得叹了口气:“先把你的底蕴扩充起来,然后才有和他们谈判的结果。只要你足够强大,那么就算是我们荀氏都只能仰望你的存在!话说回来,那些生番你打算怎么处理?”

    “杀了,脑袋砍下来,硝制之后直接在圩集附近堆一个京观!”李明狠狠说道,今天还好及时发现,否则的话圩集必然要乱,“对了,那些帮助防守的越人,每人送给他们一百文,算是多谢他们帮忙。如果有阵亡的,给五百文!”

    “有点多了……好吧,我会去安排的!”荀表摇了摇头,却还是应了下来。

    各地的报告陆续过来,不仅仅是山阴县,其他各县的圩集,在被生番查探到的情况下,也是纷纷在开圩日下山劫掠,有的成功防住,但乌伤县和诸暨县两地的圩集被攻破,大量物资被抢掠。目前各大家族正在衡量,要不要继续把这个圩集办下去。

    如果为了保护这些圩集,每到开圩日,都要安排家族的武者过去镇守什么的,这样成本就太高了。开圩集的利润低一些,他们还能接受,但低的太多,那么他们还不如回到以前那种走私办法。

    “太守,生番的问题无法解决的话,那么圩集可没办法再开了!若只开山阴县这边的圩集,那也没什么意义!”张允拱了拱手,亏的最大的就是他的盐货,被抢去了不少,成本不多,但关键是量大。

    “生番之间可有联系?最大的生番势力是哪个?”李明缓缓问道。

    “生番其实未必就是野人,那些不承认自己是汉人的越人也算在内。生番其实主要说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世界,还是有很大概率可以归化。但那些不肯承认汉朝的越人,才是这次意外的真凶!”荀表直接站了起来,向众人分析道。

    “生番说到底,只是习惯了从弱者手中获得猎物,这是他们的生活习惯。只要好好教化,问题不大!”顾言也在这个时候发话,算是支持荀表,“所以想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武力威慑和教化必须要同步进行。说起来听说有一部分越人,在遇到袭击的时候出面帮忙防卫,可以让他们作为中人,与生番进行沟通!”

    “那要武力威慑谁,才能得到最好的结果?”李明看向顾言。

    “诸暨县!这次被直接攻破的便是这里,贼人有三千以上,为首的男子武艺不凡,单人就直接杀死县城近百名兵丁,最终导致圩集被攻破!”张允当即回答道。

    “知道那个山越的来历不?”李明看向张允和顾言。

    “知道!”顾言点了点头,“首领的名字叫做祖充,原本是泾县一带的山越贼首。知道会稽郡的情况,直接带着本部转移了过来,看来是打算和我们扛上了!这次直接杀死一百兵丁的,便是他的儿子祖郎!如他们这种山贼酋首,最看不得的就是山越投靠汉人。洗劫圩集是一个目的,挑拨越人和汉人的关系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这不奇怪,这次圩集出了问题,换了以前只怕要对周围的越人村落进行一番清理。到时候他们再站出来收拢,势力必然会变得更加庞大!”荀表补充道。

    “可以派多少人讨伐?”李明看向王御。

    “王某刚来,初步看了看,可战之兵不足五百!而且需要一些山越向导,否则山地作战,我们不占优势!”王御出列回道。

    “五百?这可不行!”朱准摇了摇头,“那群越人甚是狡猾,一旦出了问题立刻遁入富春山附近,那里也是远近闻名到了灵山,只怕灵兽和妖兽不会少!”

    “五百,够了!我也亲自讨伐他们,让贼曹那边也出二百人,这样我们就有七百人了,同时招募三百越人青壮作为向导和哨兵!”李明看向众人,“不管敌人躲得多么深,要面对的敌人多么强大,我只要你们理解一个道理——明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