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0章 新郡尉王御

    山阴县比起吴县或者宛陵自然是差了不少,甚至远远比不上中原的县城。饶是如此,潘豹和潘临今天也玩得很开心。

    知道是山越,不过两人很懂规矩,商家从最初的担心到坦然,反正谁的生意不是做?

    潘临买了不少的吃食,这些都是以前他吃不到的。而潘豹最后咬了咬牙,花了一百文买了本《说文解字》,这是汉和帝时期出现的一本书,对于认知启蒙很有帮助。就潘临的水平来说,《论语》或《诗经》显然有点太早了。

    “爹爹,为什么要花那么多钱买这叠纸?”在潘临看来,一百文可以买很多吃的,但只能买一叠很薄的纸张,在他看来这样很不划算。

    “回去,我找大长老教你!不惜一切代价!”潘豹非常认真的说道,“学不好,老子不打死你!记住,别管为什么学,给老子好好学就是了!”

    “哦……”在潘临看来,汉人的那些文字,根本就看不懂,自己为什么要遭这种罪?

    ……………………………………分割线……………………………………

    时间又过了十天,在许多世家眼里,李明果然是慵懒不堪。政务他几乎都交给几个下属,他本人却是不断的投入到改良药方,还有练武上面。

    只是无论是荀表,还是贾诩或者戏志才,甚至慢慢成长起来的张默,都很好的把重要的地方卡住。顾言和魏腾曾经试图扩大权力,但却被一股无形的墙壁,堵在里面。

    “他们三个都是你们荀氏的人?”顾言看向戏志才、贾诩和张默,有点羡慕荀氏的人才资源,这三个文士,除了张默还显得稚嫩,其他两个完爆他们家的那些管事。

    “他们三个,都是李明的家将……说起来,贾先生应该只是客卿。”荀表看了看三人,又看了看正在忙碌的贾诩,笑了笑说道。

    “李明居然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让这三人为他效力?”顾言简直不敢相信。

    “就外表来说也就一般般,这样的家伙居然敢娶我家小妹,一开始在我看来,他简直不想活了!”荀表缓缓说道,妹控的特质暴露无遗。

    “呵呵……”顾言也感觉到了些什么,只是不好评价,只能干笑。

    荀表缓缓批改着文书,然后带着几分感慨的语气说道:“没办法的是,小妹对他用情深刻,我等当兄长的,也只能祝福他们。但不能否定的是,李明身上的确有一种,特殊的魅力。和他相处久了,想来顾兄你也应该会知道吧?”

    “他就那么信任你们?”顾言却是冷不防的就在挑拨离间。

    “至少他很信任张默和戏志才,顺带一提,黄忠、庞德、阎行、肖遥、典杰和徐晃六人也都是他的家将,也深受他的信任。”荀表缓缓说道,唯独没有说贾诩,只因为贾诩和李明的关系,有点奇怪。

    荀采把贾诩当成老师,经常请教,李明也因此经常拜访贾诩。只是后者永远都是不冷不热,明确不喜欢李明,却不敢拒绝,也不敢不干活,关键干起活来又全心全意去干活。

    有时候连荀表都搞不清楚,贾诩到底是真正认可了李明,还是纯粹为了保命在努力。

    顿了顿,不由得看向张默之后补充道:“顺带一提的是,张默并非文人。他从李明刚刚入伍的时候就已经是他麾下队率,纯粹的武人。但你看看他现在的样子,除了长得黑了些粗犷了些,和文人已经无异!”

    李明麾下数人之中,唯有肖遥和张默两人让他感慨最高。其他几人似乎天生就是那么厉害,发挥出这样的能力反而不觉得奇怪。张默只是一个普通队率,难得是认得几个字而已,如今已经越来越有文武兼备的特性;肖遥更不必说,有勇有谋,却和张默是两种不同的表现。硬要说的话,一个是万能型的副将,一个是必然独当一方的主将。

    与此同时,李明却是在县城外,等待着某人的到来。

    今天刚好是又一旬的圩集,这次各个村落把积攒下来的,甚至最新采集或者打猎到的收获,都纷纷拿下来交易。圩集也开始进一步修建,从最初的茅草棚舍,变成木质屋舍,看起来已经有了坊市的雏形。

    驻守的兵丁已经不在,不过依然让官府派遣了五十多个贼捕掾驻守,避免宵小闹事。

    “日曜,许久不见!”远处开始出现阵阵黄沙,不多时一骑绝尘而来,王御直接翻身下马,上前拱手笑道。

    “令行,让你来这个偏远之地,不会委屈了你吧?”李明笑道,花了不少时间,总算是和在雒阳的王御联系上,后者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门路,如约拿下了郡尉一职。

    “不委屈,你不知道,十常侍算是和我叔父扛上了。叔父因此丢了豫州刺史的职位,我也差点遭到牵连,这不,南下也算是一条路子,至少不会某天突然就被抓拿入狱了!”王御闻言顿时大吐苦水。

    “所以与其在雒阳勾心斗角,还不如过来日曜这边好些,至少你不会坑我们!”白辛也是随后而来,下马拱手行礼。

    “放心好了,总有一天,就如同书信所言,必然让各位回到雒阳!而且,在任红昌那方面,李某必然尽力而为!”李明拱手说道。

    “红昌那边我已放下,若是无缘,何必强求?”王御叹了口气,“男儿何患无妻,家族大业在前,容不得我沉迷于男女私情!”

    “看你说得不情不愿的……看着吧,总会有机会回雒阳的,而且我们不会再是无名小卒!”李明非常肯定的回道。

    “哈哈哈,若是别人,王某必然嗤之以鼻,但是日曜的话,我信!”王御闻言顿时大笑,“小弟以后可在你的麾下做事,可别把兄弟给坑了啊!”

    “哪里的话,我什么时候坑过你?”李明顿时皱起眉头。

    还没有说上几句话,却不想远处却是骚乱了起来,不多时已经变成了混乱。

    “发生了什么事情?”李明连忙上前,找了人问了句。

    “是那些越人生番,他们下山劫掠了!”有贼捕掾慌忙回道,他们手里只有一根木棍,那里是那些手持武器和猎弓的越人生番对手,浪费时间还不如快点回去求援。

    “贼人在哪里?带我过去!我要看看,谁敢在我的地盘里面闹事!”李明顿时怒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