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9章 圩集的影响(下)

    “今天赚了多少?”其实不仅仅是李明,其他世家也关心今天到底赚了多少。在他们看来今天算是有点亏,毕竟以往一样商品都能卖出350的利润,而如今只有50。

    利润依然存在,李明硬性规定和山越人的交易,也必须要按照正常的市场价进行交易,这才让他们的利润有所浮动,否则的话谁会愿意亏本出售手头上的货物?

    “算出来了!”账房也不轻松,出货量至少在以前的好几倍,要算成本运费和利润,按照以前的计算方法,没有算盘的情况下可想而知得多坑爹。

    “货物销售量是以前的5.7倍,如果纯粹和以前的利润相比,我们和以前相比亏了三倍的利润。但从单次销售的结果来看,我们赚了以往三倍的利润!”账房惶恐的回答道。

    “三倍?”张允不是荆州那个不由惊叹,甚至怀疑是不是算错了。

    “已经核算了两遍,结果没有出入!”账房连忙回答道。

    张氏是江东老牌世家,先祖便是汉留侯张良,其晜孙张嵩有五子,四子张睦这一代开始居住在吴郡。换言之张家在吴郡这里,已经有将近二百多年。若非有如此显赫的身份,张氏根本没办法垄断江东的盐货。

    张允便是这一代的家主,能在这种老牌家族当上家主的,能力自然不会差。只是听了账房的计算结果,他不由得微微颔首。

    “看来这个圩集不错,下次圩集,问问太守需不需要帮忙,或者说张氏打算买一个固定摊位,不知道可不可以!”张允点了点头。

    “属下明日立刻前去!”账房拱手,如今天色已晚,再去拜访显得有点突兀了。

    “三弟,我们虽然赚了三倍,但这是在出手了五倍多的货物的基础上得到的结果……”山阴县令张兑,也就是张允的二哥,此刻却是不由得询问道。

    “二哥有所不知!”张允淡淡一笑,“按照以前的方法,我们的确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但说穿了多久才能交易一次?以前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山越肯定要谨慎的用盐,能喝兽血就喝兽血补充。如今交易如此简单,盐的消耗量肯定要提升,这点盐,很快就会消耗完毕,他们下次购买,只会更多!哪怕最终有所下滑,每旬我们交易出去的食盐,都会比以前多上许多,我们缺盐货吗?”

    “我们张家什么时候缺过盐货?还是三弟你聪明,居然能够看清楚其中的好处!”张兑也不傻,只是想不明白,想明白了,才知道这圩集的妙处。

    “这只是山阴县的交易情况,或许过两天,就会有更多的结果汇聚过来!这个圩集真的很不错!”张允笑了笑,按照这个结果,或许半年就能完成以前一年的销售额。

    年收入翻倍,仅仅是一个圩集?张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这利润太大了,他吃不下来,虽然头痛,但他决定明天还是要去找找李明,还有顾家和朱家,当然少不得陆家。

    朱家、陆家和顾家其实也赚了不少的利润,当然相对地上许多,这次和下次的交易肯定属于不正常交易,利润暴增不奇怪,但以后必然会下滑许多。饶是如此,山越购买铁器、布匹和粮食的数量,肯定也会大幅度提升。

    “只是一个圩集,很普通的一个圩集,把各县周围的山越村落,都纳入了治下。同时我们四大家族的利润,都有了明显的提高,你们说这是为什么?”顾言却是把这个情况,当成一次教育,把后生都给召集了过来。

    “虽然不想承认,但唯一的答案,便是这个政策刚好迎合了越人的需求,那些蛮夷!”顾雍也在这些年轻人之中,因为蔡琰的关系,他和蔡邕都来到了山阴县。

    “对,我们往往认为,山越是蛮夷,然后我们就会排挤他们,甚至尝试着把他们赶出我们的视线范围。我们大汉才是这片土地的征服者,所以我们才应该享受胜利者的权力。而作为失败者的他们,甚至不配和我们享受同样的权力!”顾言点了点头。

    随即指了指县衙的方向,继续说道:“李明却似乎不是这样认为,他认为越人既然已经归化,那么就应该享受汉人一样的权力,甚至进一步汉化将他们完全变成汉人,而不是‘越人’。所以他把越人的需求考虑了进去,在这个基础上,他想到了圩集!

    非有户籍者不允许进入,然而就算没有户籍,难道就能一直不给他们进来交易?只要不让没有户籍的越人进入县城,那么他的政策就没有问题。相对的,这个圩集却是让那些越人的需求得到满足,我们不仅赚到了更多的利润,越人也能更大胆的和我们交易,甚至因此重新归化,甚至不需要另外安排田地给他们耕种,正所谓一举多得!

    我一开始还担心,李明是个莽夫二愣子,如今看来,此人才是真的深藏不露,难怪荀氏如此看重他!我们和他,和荀氏这层关系,以后要搞好,要引导,引导李明继续维持这样的治政措施,相对的,在一些不伤大雅的地方,我们可以适当让步!”

    “比如对待越人的态度上面?”顾雍很快就知道顾言所谓何事。

    “是的,只要有利润赚,能让会稽甚至江东变得更加繁华,越人又如何?三代不能当官,三代之后呢?他们能当官的概率还是很低!这意味着就算见了我们,他们依然要低头行礼,我们的地位依然没有改变!我们的权力也没有改变!”顾言咧嘴一笑。

    “叔父英明!”顾雍拱手,周围的少年郎也是纷纷拱手。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其他三大家族也有,甚至魏家和其他一两个会稽郡的家族,也在这次交易里面,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更别说还有中成药作坊,第一批中成药正在火热制作,材料已经收购完毕,剩下的就是将这些材料制作成中成药,然后出售到中原地区。甚至解毒药和疗伤药,在江东地区,也会很好销售,那些山越就是最大的潜在客户。

    更别说,还有打虫药这种神药,就在今晚,已经有两个服药的流民,拉出了大量的寄生虫,看起来当真是触目惊心。这也坚定了世家,给家里人都服用这种打虫药的决心。

    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肚子里面有一大堆的虫子在乱窜。

    第二天清晨,山阴县的大门刚刚开启,两个身影就出现在大门外。

    “爹爹,我们真的可以进入吗?”潘临有点担心的看向父亲。

    “没事的,我们有路引!”潘豹手里拿着路引,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忐忑。活了二十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的进入县城,心里居然有点紧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