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章 圩集的影响(上)

    第一批打虫药被制作出出来,世家自发的带回去找人试验。寄生虫的问题,就算是练炁者都搞不定,可见打虫药有多么珍贵。

    只是最先试验出来的,还是药浴和其他几种中成药。其中疗伤药和解毒药的效果最明显,在山民那边卖得最好。药浴方面,世家拿回去让家丁尝试泡了泡,得知没有副作用后才让族人浸泡,最终确定结果真的如同李明所言后,变得疯狂起来。

    “李明配置加强版的药浴,都是用了什么药物,你们知道不?”几乎每个家主都尝试着通过追溯药方成分来尝试还原这种药浴配方,结果死了几个家丁后,依然没有放弃。

    只是这种配方有三十多种药材,这意味着比例配伍就有无数种可能性。加强版的药浴对药材的分量要求非常严格,少了多了,都有可能会死去平衡,从药浴变成毒药。

    世家们其实已经可以感觉到这些药浴的不同,以前的药浴温和提升,这种却是借助了毒物进行刺激,所以药效会显得过猛,李明甚至吩咐,体质差的人最好不要用,免得坏了身体那就得不偿失了。

    “哈哈哈,愚蠢的世家啊!你们就在摸索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吧!”李明自然知道他们私下的小行为,不过并不以为然,每一份的加强版药浴配方,都是他亲自调配,别人不可能知道这玩意的原始配伍。

    更别说,毒蛇他只是拿来泡药酒用的,可以用来治疗风湿,药浴方面根本用不到毒蛇。江南湿气重,老人多有风湿,以后可以适当出售这些药酒来牟利。

    回到家中,荀采依然乖巧的上前迎接他。成亲也有大半年了,荀采练武的次数有所下降,更多时候是管理内宅和李家产业上面,已经从一个女侠变成了居家小娘子。

    “夫君,你说我们成亲也有一年多了,为什么我的肚子还是没有起色呢?”荀采摸了摸扁平的肚子,她已经减少运动,毕竟听说剧烈运动会对胎儿不好,但为什么还没有怀上。

    “咳……你我还年轻,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了呢?”李明其实一直避开荀采的危险期,在他看来十八岁怀孕到底还是不太安全,练炁对身体的改善什么的,他不太敢赌。

    只是看着荀采都快魔怔了的样子,他不得不咬了咬牙,决定在近期内赌一赌。

    “说起来,今天的圩集情况怎么样了?”李明这才想起今天是圩集开始的日子。毕竟只有一天,统计起来也容易。

    “或许是第一次的关系,周围的越人显然还有点保守。已经派人过去偷偷看了看,不少人都很懊悔,懊悔没有把商品都给带下来。只是要再赶集,只能留到下一旬。

    越人们交换了不少的平价的商品回去,不少人对你也是感恩戴德,少数人还朝着山阴县城跪了下来,磕了三个响头。夫君也坏,故意让卫兵收他们的贿赂。”荀采掩嘴笑道。

    “必须的,我希望的是更多人有机会进去。他们见到实际的好处,才能帮我把圩集的宣传出去……话说,除了物资,他们手里没有余钱?”李明不由得眉头一皱。

    “肯定还有,以前余钱没地方用,自然能花就花,如今还有剩余,于是就留了下来。按照夫君的计算,过两天后,他们应该会进入县城逛上一逛吧?”荀采回忆道。

    “那等两天再说……为夫现在更想和你聊聊……”李明直接将荀采抱起。

    “夫君,你还没有洗澡呢……至少也要先吃了晚饭……呀!”荀采根本来不及抵抗,或者说象征性的抵抗了一番,就被李明直接抱入了闺房里面。

    荀采猜得没错,潘豹的确没有把所有的钱都给花出去,而是留下了一部分。在江东他们那些货物价格不会高,至少收购价不会高,然而一旦和‘市价’扯上关系,价格方面就发生了天大的变化。

    潘豹家出售的货物最多,他是全部拿出来交易了。卖了日常用品后,居然还有一百文,当天回到家里,他把买回来的物资都拿了出来,又把这一百文放在手里摩挲了一整晚。

    以前交易,基本上都是现场交易,说是买卖还不如说是以物换物。活了二十年,他第一次拿到了汉钱,虽然都有点铜锈,不过在他看来是那么的漂亮。关键是他知道,自己有地方可以消费这些铜钱,而不是只能留着放坏。

    “太守仁义!”回道村落的人把物资卸了下来,看着这些粮食和盐,甚至还有漂亮的布匹,精良的农具,村民们有点良心的,都对感恩戴德。

    “哥,你说剩下的九座村落,要不要也加入户籍?”潘彪也有点飘忽,今天的经历值得他自豪一辈子。

    “还没必要,反正既然可以贿赂,那么就先这样!大人刚来,那些世家也不是好惹的!”潘豹摇了摇头,能开圩集,这证明太守的确是关心他们山越,没有歧视他们。只是世家收入一下子减少那么多,他们是否会愿意?

    顿了顿,却是把屋角的孩子叫了过来,温声问道:“不说那些,临儿,明天要不要去县城里面玩玩?”

    “可是爹爹,我们不是不能进去县城吗?”小潘临今年已经九岁,长得虎头虎脑,身高也比一般的越人要高,是个勇士的苗子。

    “没关系了!我们有路引,有身份了,虽然见了那些汉人,尤其是那些汉人老爷或许会遭到白眼,只要不管他们便是,县城我们已经能进去了!”潘豹苦笑道,就算是李明,也没办法改变汉人对越人的看法,更别说让汉人不要歧视越人什么的。

    “好啊!我要去县城,我一直想要去县城里面看看!”潘临立刻跳了起来,出生到现在,他还从来没有真正进入县城过。

    按照原本的时空,直至未来有一天,他带着山越叛军,杀入山下,攻破了县城,终于进入了那朝思暮想的县城。但到了那个时候,看着已经残破不堪的城池,紧闭门户的房屋,只怕心中有的只是更多的失落……

    “那就去好好玩玩吧!”潘豹和蔼的笑道,越人一直在和环境拼斗,为了生存而拼命,别说潘临,就算是他二十多年,也没有能光明正大进入县城过一次。难得潜入几次,但也是深夜宵禁,根本看不到什么。

    “哥,既然那些汉人老爷都看不起我们,还去受什么气?”潘彪抱怨起来。

    “如果我们都不去,那么情况永远都不会改变,哪怕更糟!”潘豹顿时反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