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1章 大善人李明

    各县直接就收到通知,李明要过去视察。本来这个让这些当惯了土皇帝的县令,顿时惶恐不已。却不想第二天,就收到了顾言的私信,言及个中缘由,顿时松了口气。

    对于地方县令来说,太守大人你要义诊就随便,只要不调查执政情况那就好好款待。

    三天后,李明出现在了鄞县。至于更南边的东治、永宁和章安三县,太过偏远,汉人人口也非常少,也就没什么必要过去。

    “很难想象,最初是怎么在这种地方开荒出来的!”一路过来,李明看着这一切,不由得感慨。各朝百姓,是如何在这延绵的山脉,和无尽的蛮荒中,开辟出一个个城市的?

    “主公鄞县到了!”典杰和阎行作为随行人员,跟着李明过来。

    “三米高的土墙,这样的城池根本一点防御力都没有……”李明看着那低矮的城墙,不由得感慨,鄞县还不算最偏僻的县城,但开发程度和乡村其实没什么区别,最多是多了一道低矮的土墙。

    “很难想象,鄞县和鄮县这一带,便是后来的宁波市……”李明低声念叨着,随着两人以及一百多名家丁,进入到县城里面。

    “不管是汉人,还是越人,不管是家丁还是家奴!本官初来会稽,没办法立刻给各位百姓好的生活,至少让我给你们一个好的身体!”在县令的带领下,李明来到县衙门前,就在烈日下,向所有的鄞县百姓宣布道。

    鄞县已经算是越汉杂居,有豁出去遁入山中的山越,也有那些不愿意离开的越人。他们汉化得非常严重,除了知道自己是越人外,已经和汉人没什么区别。风俗和语言无限接近于汉人。

    “我先来,太守大人愿意给我们诊治,以前可从来没有过!”一个大汉直接走了出来,满手的腥味,显然是一个屠户。

    “抱歉了,刚刚宰了一头鹿,满手的腥味……”大汉一副戏虐的表情看向李明。

    “医者父母心,没有哪个父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李明把手伸了过去,也不顾手上的滑腻,为他把脉,一分钟后,抬头说道,“你的身体很健康,比一般人要健康得多,保持下去便是!”

    “哦……喔!”大汉点了点头,然后就悻悻离开了。李明的表现给他的感觉非常的震撼,他犹记得税吏经过他的摊贩,那种掩住口鼻一副嫌弃的模样。

    “真的,不管家奴还是百姓都可以?”有一个衣衫褴褛的百姓,尝试着抱着孩子走了上来,看得出来,那孩子很不舒服。

    “是的!他怎么了,我看看!”李明点了点头,然后开始诊治。结果问题可大可小,说到底就是风寒,也就是感冒了,只是有点严重,已经开始发烧了,于是如实相告。

    “那该如何是好?”那汉子担心的问道,“家里可不富裕……”

    “取我银针来!我先为令郎针灸发散,之后再给你开个药方回去煎煮服用,一天后回来复诊,问题不大就好好调养便是。都是现成的草药,算我送你好了!”李明微笑着说道。

    “这如何使得?”那汉子顿时慌张起来,哪有看病不给钱的?

    “这样吧!”李明想了想,“我也需要一些药材,如果明天你这段时间有空,帮我采集一些药材如何?我把药材的样子画出来,并告诉你大概的样子,你帮我去找找。这些药材,就算是出诊的费用?!”

    “好的,没问题!”汉子高兴的说道,家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力气。

    到了今天,李明的医术等级已经到了lv5,这意味着他已经医治一些常见的疾病,甚至学会简单的针灸。针灸也不是一般的针灸,其中居然也涉及到后天之气导入使用的概念。

    也就是所谓的引起入体,然后利用自己的内气,来医治病患的目的。也没有那么玄乎,对内伤,风寒和风湿倒是有点用处,毕竟只是简单一两手针灸术而已。

    针灸之后,孩童的呼吸居然顺畅了不少,脸色也没有那么通红。来看病的汉子,甚至周围的百姓,顿时明白,李明是有真才实学的医生,而不是兴趣使然的二把刀。

    接下来的五天,鄞县甚至周围的山民都过来看诊,李明也从最初在县衙门前,搬到县城外面。毕竟山民不允许进入城池,这是汉律规定,他身为太守可不能知法犯法。

    五天下来,药材不减反增,屠户甚至送来了半头山猪,只是李明还是花钱买了下来。

    五天之后,李明离开,百姓依依不舍,很多人希望李明留下来久一些,只可惜大家更清楚,对方不可能长期留下来。

    “恭送太守大人!”不知道谁高呼一声,所有人纷纷拜服下来,送别逐渐远去的李明。

    之后是鄮县、句章、余姚、上虞、剡县和诸暨,最终进入余暨县。乌伤和大末到底太远,进典杰和阎行劝诫,也加就没有过去。

    每到一个地方,李明会停留五天,不知不觉,公元185年的秋季已经到来。进入余暨县的时候,李明的医术已经进入lv6,有那么一段时间。或许在余暨县这五天,应该会提升到lv7吧?

    “今天的诊治结束!”典杰高呼一声,李明在百姓们的欢送下,回到了下榻的客栈。

    不知不觉,李明头上就有了一个‘大善人’的名头,在会稽,很多百姓已经都知道,自己所在的郡,来了一个医术高明的太守。关键是,对于这个外来人,大家并不排斥。

    “第一阶段完成!”山阴县县衙之中,荀表听着下面的家奴的汇报,微笑着说道。

    所谓的群众基础,可不是地位和官印,甚至出身背景可以获得的。愚蠢的百姓,更关心比较实际的利益,换个角度,只要给予最低微的利益,就能笼络他们!

    “世家对付外来人的方法,就是不合作。政令出了山阴就失去效果,但如今李明再下达政令,往来的百姓,就会自发的进行宣传,你们还能装聋作哑吗?当然,就算这样也无所谓,毕竟各县百姓那边,也不过是顺便而已!派人告诉日曜,第二阶段,开始!”荀表看着窗外,缓缓说道。

    与此同时,在余暨县的客栈里面,恰逢深夜,一个身影悄悄进入了李明的房间之中。

    “罪民潘豹,见过大人!”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男子,在李明面前单膝跪了下来。

    “免礼,和我说说山民的事情吧!”李明缓缓起身,将其扶起,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