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9章 宴请与商议

    记得来这里的路上,荀表已经给大家说过这个可能性,但真正遇到还是让人无奈。

    “别指望能通过调查账簿,来发现蛛丝马迹。可以肯定五千贯欠款里面,前任太守徐圭至少贪墨了三千贯以上。然而不管我们怎么调查账簿,也看不出什么来!况且我们刚来就查账,也相当于直接和他们开战,此举颇为不智!”在确定外面没人偷听的情况下,荀表这才缓缓说道。

    “难道我们就这样什么都不管?”张默眉头微微皱起,他不是那种喜欢大吼大叫的人。

    “任何一个人,刚来一个地方,必然要面对旧势力的下马威。要么被打趴下,然后狼狈逃走;要么夹着尾巴做人;要么豁出去拼个你死我活;要么打赢对方把对方踩在脚下!昔日我刚刚进入军营,不也是有人直接过来挑战我了?”李明对这个情况并不感到奇怪,甚至乎,还觉得有那么点熟悉。

    “最大的酒馆是哪里,菜色如何?如果不合格,那就在府上设宴好了!给魏信、顾言和张兑送上一份请帖!”李明双手一拍,就这样愉快的决定了。

    不是服软,只是完全按照荀表的建议来进行。要对会稽郡动手,直接来就显得有点突兀,先利而后兵,这个过程必须要先走走!

    “请帖?那么快就服软了?只是这在荀府设宴,是怎么个意思?”魏信看着手中的请帖,直接看向顾言。虽然出身世家豪族,魏信却也只是一个纯粹的武夫而已。

    “在李府的话,你就不担心是鸿门宴?”还是顾言知道得多,很快就明白过来,“没想到荀氏居然公开支持李明,这次更是愿意充当中间人。且去赴宴吧!看看李明有什么要和我们说的!在江南这一亩三分地上面,他们不敢胡来!”

    荀府的确比李府要大得多,也气派了许多,关键还是荀氏的名头有用,换了李明邀请,别人愿不愿意赏脸,都还两说。

    “荀氏那么看好李明?”前来赴宴的顾言,直接找到了荀表,至于他的当头上司,却是正眼看一下都没有。

    “听闻令侄目前在蔡邕门下学习?伯喈的长女蔡琰,便是家妹认的妹妹,如此也算是荀某的妹妹,按照这个来算,顾氏和荀氏,未必不能亲近亲近,顾氏和李氏,也未必不能套套近乎?”荀表笑吟吟的说道。

    “没想到居然还有这层关系?诶呀,怎么不是治若荀表表字来当会稽太守!”顾言闻言,顿时痛心疾首的说道。

    “我已蛊惑李明放权,明面上担任主簿,实际上也负责会稽郡的政务。只是这主簿的职位……”荀表有点为难。

    “有治若这样的大才,那还需要别人窃据其位?”顾言淡淡一笑,就算不肯走,顾氏也有一千种方法,让对方把位置让出来!

    “荀氏近年在中原之地,有太多人盯着,无奈来到江南发展,说不得以后还要多多仰仗顾氏!”荀表低声说道。

    “哪里哪里,顾氏也需要荀氏多多帮衬才对!”顾言笑道。

    荀氏在朝堂的影响力,刚好是顾氏需要的。而顾氏在江南的影响力,则是荀氏需要的。合则两利,这点道理他自然清楚。顾言大概明白了,李明只是荀氏推出来的傀儡,用来吸引注意力,真正的主事者,其实是荀表。

    眼看宴会开始,众人纷纷落座,后厨把菜色一一端了上来,本来就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菜品上面的三人,顿时也是被眼前这色香味俱全的菜色吸引。

    “李某粗人,初来贵地,也拿不出什么招待各位,索性亲自下厨做了些菜,希望能够合大家的胃口!”李明此刻却是坐在主位左侧的位置上,笑吟吟的对三人说道。

    “妹夫的手艺,只怕比皇宫的御厨还要好,你们有口福了!”荀表坐在主位上笑道。这个位置的安排,又有顾言私下的说明,其他两人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郡守亲自下厨,就冲着这个,这菜也是独一无二。三人带着几分戏谑,仔细的品尝着菜色,只是真正吃到嘴巴里面,就再也没办法维持世家的从容淡定,夹菜的速度骤然加快。

    当三人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盘子都空了,唯有酒瓶里面的酒,还是满满的。这让三人不由得啧啧称奇,毕竟以前赴宴,往往是酒先喝光,菜却还剩下不少。

    “大人的厨艺,真乃一绝!比我家的厨子好多了!”魏信口无遮拦,反正他也不把李明放在眼里。

    “怎么说话的,大人是大人,怎么能和你家厨子相比?”顾言出面斥责,实际上却是在看李明的反应。

    “李某就一个粗人,不懂治国安天下的手段,以后会稽的政务,只怕还有劳三位多多费心才是!”李明也不恼火,憨厚的朝着三人拱了拱手。

    “我等都是江南本地人,自然希望会稽郡越来越繁荣!”顾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能认清楚自己的身份就最好。

    “我这妹婿,比较念旧,他麾下有几个以前在军中的属下,想要安排安排。荀某也考校过几人的才干,认为分别可以担任贼曹、决曹和计曹三个职位……”荀表有点为难。

    “太守有权任免各属吏,我等身为下属岂能多嘴?”顾言笑了笑说道,这些只是郡吏,说穿了就是一群临时工,不足为虑。

    酒足饭饱,众人也是纷纷离开。

    “今晚的宴会,感觉是我最憋屈的一次!”李明送走了众人,回到客厅之后,却是直接抱怨了起来,顾言和张兑表现得已经算不错,规规矩矩,没有任何僭越。但魏信的态度却是叫人不爽,鼻孔都要翘上天了。

    “小不忍则乱大谋!”荀表缓缓上前来,“魏信是魏家嫡子,粗鲁只怕是他的伪装。昨天见面尚未如此无礼,岂能一天之内就换了个态度?只怕,今晚他就是专门来试探我们真伪的!只是他们肯定想不到,我们的目标并非主簿或者其他职位,关键还是贼曹!”

    “负责郡内盗贼之事罢了!”李明没好气的说道,职权也就相当于后世的武警部队。

    “这就足够了!贼曹门下,可有五百兵丁的编制!”荀表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