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8章 赴任与烂账

    官场非战场,不是一把长枪就能把什么事情都解决的,喵的,难怪荀氏也认为自己解决不了,然后把荀表给派了过来。

    只是李明还有点怀疑,毕竟他从来没听说过荀表这个人,似乎在三国历史上不显眼啊!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里,荀表把好几种应对方法教给李明,让他只要遇到官吏用这几招,就要如何如何应对云云。李明记忆力其实还是不错的,不懂多背几次也就知道了。

    终于,经过了一路颠簸,一行人终于来到会稽郡。要说有什么变化,就是黄叙这一路过来,精神越来越好,昨天已经可以开始下地走动一段时间,让黄忠夫妇喜极而涕。

    “会稽郡长史顾言,见过太守!”抵达山阴的时候,或许的早就收到了风声,一众官吏纷纷前来迎接,为首的便是郡守主要助手,主管文事的长史顾言。

    “会稽郡尉魏信,见过太守!”随即却是一个武官打扮的人上前,却是主要负责军事的郡尉魏信。

    大汉诸郡下设郡丞,不过会稽已经算是边郡,只需要长史即可。又因山越屡屡作乱,设有郡尉一职。这两个职位是中央任命,李明也没办法做主。下属郡吏,一套班子下来二十多人,这些可以由李明来任命。

    原本会稽郡就有一套班子,人都在这里,纷纷拜见李明。对于这帮人,可以留用,可以换一批,具体如何由李明这个太守决定。

    除了郡府的官吏外,还有山阴县令一套班子,当然这就不是李明可以任命的。都说三生不幸,知县附郭,在郡治之下担任县令,这位四十岁的爷却是心宽体胖,看来小日子还挺滋润的?!

    “以后大家便是同僚,政务军务方面,还有山阴县方面,还有劳各位多多费心!”李明拱了拱手,“李某初来,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向各位学习!”

    “我等皆是大人手下,协助大人管理会稽郡,也是本分!”顾言拱手,而周围的官吏们也是纷纷应和,但李明还是敏锐发现,顾言和魏信的眼中,看到了几分轻蔑。

    荀表轻轻碰了碰李明,后者点了点头,知道不好在这里纠缠下去,于是就示意大家各就各位便是。随即就带着众人,进入府衙之中。

    “江南虽然土地众多,大多却掌握在世家豪门手中。荀氏溢价三成,才在城外买下一座庄园,在山阴县城之中,买下两处房产。其中一处便是日曜的郡守府,另外一座安排三四个家将居住便是。护卫留下五十人即可,其他可以调往城外庄园休整。”进入到了郡城之中,荀表在荀氏家丁的指引下,把李明带到了郡守府面前。

    这是一座大宅子,而且还在县城的最繁华之处,价钱绝对不便宜,更别说溢价三成!另外一处相对偏一些,也没有离开这里太远,需要随时可以派人过来支援。

    按照荀表的意思,张默、戏志才、贾诩、典杰和徐晃留了下来,其他则由家丁带领他们前往郊外的庄园下榻。

    “婢女方面,需要再买几个,南下逃难的人多,卖儿卖女的人也不少。”荀表提议。

    “大兄住在哪里?”见荀表说完要走,李明不由得有点好奇。

    “某在山阴这里,自然也有一座宅子!”荀表笑了笑,潇洒地转身离去。

    “可恶的有钱人!”李明看着荀表离开的背影,默默的在心中吐槽道。同时不得不佩服荀氏的影响力,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在山阴县直接就买下三座宅院和一座庄园。

    宅子环境还不错,这是相对山阴这个地方而言,规模甚至比雒阳李府还要小些,值得庆幸的是有一个偌大的书房,看来还是紧急改造出来的。荀氏很清楚,李明最珍贵的是什么,不是他一身的武力,是背后这一车车的书籍!

    “就这个规模的话,小桃和小翠她们也足够了!”荀采左右看了看,最后缓缓说道。这点空间,日常维护二十多个人已经足够,如果不是为了护卫那些书籍,五十人已经显得有点拥挤。

    “进来的时候,倒是看到魏信和顾言分别进入两个大宅子里面,至少比我们大两倍!”戏志才缓缓走了进来,戏虐的说道,“两人的来头只怕不简单!”

    “江南贾某听说过!”贾诩很清楚,什么是一荣俱荣,一辱俱辱,“四大豪门,分别是顾、陆、张和朱四姓,右车骑将军出身会稽且也姓朱,却不过是寒门。若没猜错,顾言便出自顾姓,而魏信……怕也是会稽郡有数的豪族!

    关键还是原本的郡吏,拜见的虽然是大人,但目光更多是看向两人。要说一点关系都没有,文和是不相信的!甚至山阴县县令张兑,怕出身也不简单!”

    次日上衙,荀表、张默、戏志才和贾诩随侍左右。听下面的官吏汇报会稽郡情况,结果却不容乐观。按照顾言的说法,今年来各地叛乱不止,会稽郡也出现好几次山越下山的情况,而且大量流民涌入江南,也有不少来到会稽郡。

    为了平定叛乱和安抚流民,府库已经完全亏空,还欠了好几个豪商五千贯。他们手里有上任郡守签发的借条,上面还盖着官印,所以算是合法的借贷。

    另外还是山越问题,会稽郡往南延伸,一个郡的面积就抵得上一个兖州。也正因为幅员辽阔,所以山越闹腾得也最厉害,时不时下山一次,导致地方今年大幅度减产。

    各县报上来的情况来看,今年只怕未必能够收上税赋,至于明年……也不好说!简单来说就是山越不平,则近三年别指望有税收,但俸禄和军队的维持也需要钱粮,顾言表示,如果李明有需要,可以代为出面,再向豪商借来三千贯支撑一段时间……

    言下之意:要不要拿了这三千贯跑路?

    李明买官只花费了两千贯,如此就算是白得了一千贯,你看下来旅游一番,结果就赚了三千贯,很划算了!至于这笔烂账,交给下一个太守来解决便是!

    李明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会稽郡困难……好在并未太过离谱!接下来的三年里,你我尽心尽力,把亏空都填补回来便是!”

    “太守志向深远,属下佩服!”顾言笑了笑,拱手拜服,心中却是暗道:且看你打算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志向深远又如何,难道还能填饱肚子?!

    眼看一众官吏离开,李明也感到头痛,于是想想荀表说道:“果然不出你的所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