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章 应召与拒召

    这个消息对于李明来说很劲爆,仔细想想也就是那么一回事,否则《混元诀》和《太平心经》的残卷,如何能够融合出本《养元功》出来?

    还以为是自创,谁知道根本就是存于世的功法,还tmd是医门核心功法的简化版!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往后几百年,那些著名的医生都是亦医亦道,比如孙思邈。

    “那张角起事,医门岂非……”李明有点好奇,华佗难道就不会遭到牵连?

    “师尊多年游医,多少有些门路,且师尊是师尊,师叔是师叔!”吴普拱手。

    有点道理,只怕就算是皇帝,也不希望把一个名医祸害了。否则真的有什么疑难杂症,难道还真的全部指望那些,只敢开温补方子的御医?

    “大人,虽然师尊也不怕别人揭穿他和张角的关系,只是……”吴普有点为难。

    “安心,我不多嘴!”李明笑了笑,他知道吴普是什么意思,“话说这养元功,真的能够治疗先天不足?”

    “我这倒还有《养神心经》的前五层心法,若大人需要,便赠与大人又如何?那黄家子修炼了这门心法,哪怕只是前五层,先天的问题也可以忽略不计了!”吴普咬了咬牙,在柜台暗格里面拿出一卷白帛。

    “这如何使得?”李明直接推辞不收。

    “医门不像别人,心法主要以养生为主,对实力提升帮助不大,是以也不怕外传。”吴普却是笑了笑,虽然有点不舍,不过也不希望恩师身陷囫囵。对于官员的操守,说真的他还真的不太相信,或者说这个时代的人,对官员都有一定的保留。

    到了第三天中午,一辆马车带着一家子风尘仆仆而来,然后被迎入了荀府。吴普知晓黄叙已经找张仲景看过,于是看了看药方,对药物的配伍倒是颇为认可。关键还是医门的心法,没有那个的话,先天的不足依然是最大的问题。

    “你该好好感谢李太守!”吴普也是为李明说了好话,“若非他求情,医门的心法岂能随便外传?更别说是玄级的心法!”

    “黄某知道,李太守的恩情,汉升愿意做牛做马!”黄忠接过秘籍,双手都是颤抖的。玄机秘籍,哪怕是以养生为主的秘籍,那也不是随便能接触到的。

    他黄家也算名门,乃南阳太守黄子廉的后人,奈何他们这一脉人单势孤,到了他这一代已经旁落。家里也只是有一本黄级心法和一门黄级高级武技,玄级几乎是不敢妄想!

    “汉升乃大将之才,日曜岂敢让汉升做牛做马?只是目前李某也没有办法随意封官……”李明叹了口气,虽然他是会稽太守,但原本的长史和司马仍在,这年头还轮不到他说要撤换谁,就能撤换谁的。

    说难听点,此番前去会稽,第一个敌人就是以前的长史和司马,斗不过那就只能当一尊菩萨,唯有将其斗倒,才能算是一个郡守。饶是如此,也不过初步得到了郡守的名分。

    会稽那么多县,还得逐个去收服!否则下面的官员,对自己的命令只怕是阳奉阴违!

    “大人对汉升一家有恩,不敢奢求什么,但求追随左右!”汉升倒头就拜。

    张仲景说了,若黄叙在一年内得不到医治,那么风寒入骨,那么就算有《养神心经》,怕也没办法救活。药方是好,奈何先天不足的问题,他可没办法解决!

    就那么容易?黄忠所谓的追随左右,可不是下属那么简单,这是要当家将啊!本想着目前这净身出户的姿态,能够忽悠他加入自己属下已经算不错,谁想到居然是直接投效!

    “汉升太客气了,李某不才,日后必然不辱没了汉升威名!”李明三番推辞之后,这才假意为难的扶起黄忠。后者也不揭穿,上演了一出宾主相宜的戏码。

    黄叙已经在用药,风寒得到压制,只是这些日子来,他的症状还是不断恶化。开始修炼《养神心经》后,虽然没有立刻见效,症状却没有继续恶化,见状黄忠也不再怀疑什么。

    晚饭之时,李明命人端来一碗雪梨猪肺汤,黄叙喝完之后,症状居然稍微缓和了一些。黄忠也品尝过,味道倒是极好,后来得知居然是李明亲自下厨烹调,心中更是感激不尽。

    梨子在华夏栽种也有那么一千多年的历史,只是品相没有后世那么甘甜。不过李明要的是梨子的润肺效果,对口感并不那么苛刻。

    到了第四天,前往零陵郡的人才回来报信,找到是找到了黄盖,只是后者并未听说过李明这个人,荀氏的人已经报出了荀府的名头,只是后者也唯有多么理睬。

    到底是混体制里面的,黄盖如何不知道信任会稽太守是什么概念?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就算封官也肯定没有他,既然吃力不讨好,何必浪费时间?

    零陵到底是偏远,这年头消息传递不变,李明在黄巾作乱之中的功绩,还有后续讨伐匈奴和北宫伯玉的功绩,传递得到底还是不够远啊!

    不过就算黄盖知道,也未必会买账,毕竟如今李明也不是什么北中郎将,而只是一个‘新任’的会稽太守而已!

    “这黄盖好大的口气,若日后见了,非要和他比划比划!”肖遥当即不满的抱怨起来,而典杰和庞德也是蠢蠢欲试。

    “主公……”黄忠却是有点为难,“主公所言零陵郡黄盖者,乃吾族弟……只是我们这一支算是旁系,他们算是嫡系。还请看在属下的薄面上,不要与之计较!”

    说完,直接倒头就拜,反正就是一副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了的姿态。

    李明顿时就郁闷了,怎么刚好看重两个姓黄的,又tmd是两兄弟?虽然是族兄弟,而且据说有段时间没有往来,不过他也知道世家的尿性!

    看看人家辛毗和辛评,一个是袁阀门人,一个如今似乎已经调入北军五校之中。辛毗一开始就不是他什么人,只是最终没有跟自己南下,心中多少还是有点失落。

    再看人家庞德和庞柔,一个在自己麾下,一个却是接受了朝廷的征辟,只是未能进入北军五校,不过也在孙坚麾下任职,地位不低。

    如今更别说,黄忠投靠了自己,结果黄盖肯定不会投靠,世家才不会傻到,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面!

    “罢了罢了,时间不早了,我们也该启程了!”等不到黄盖,那么再呆下去也没意义。

    “妹夫稍后,都说江南风景不错,为兄也想去看看!”刚要走,却不想荀表迎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