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4章 好坏两消息

    许久没来阳翟,不过一年的时间,这里居然又恢复了昔日的繁华。往来的商旅络绎不绝,但更多是翩翩公子,到底是文化圣地!

    荀府依然很大,似乎整修过,却没有显得花俏,反而显得更加的古朴和自然。

    “日曜,多日不见!”荀爽亲自出门迎接自己这个女婿,同行的还有荀氏当代家主荀绲,要说荀爽是荀采的生父,要论宠爱程度,却是比不上荀绲这个伯父。

    “父亲,伯父,小婿未能时刻侍奉左右,心中也是颇为愧疚!”李明苦着脸朝着两人一拜,说了些交际用的话语。

    “你小子也别和我们客套!回到荀府就如同回到自己家里!还愣在那里干什么,都进来!”荀绲亲自出面,让李明和家将都给带进来。至于那些家丁,却是安排在了城外的荀氏庄园里面,徐晃和典杰留守,谨防贼人。另外,方伯和朱猛也安排驻守在那里。

    李明亲自下厨,而荀采则是帮忙打下手,本来还以为荀绲是说来玩玩,谁知道他还真的把材料都给准备好,顺便指定了一个叫花鸡,别的随意!

    “这是豆腐?怎么感觉好像没煮过?上面的是什么?!”真的上菜之后,荀绲看着第一道菜,不免有点好奇。

    “第一道菜是木耳拌豆腐,主要还是葱花和酱油作为调味料,另外加入了木耳,那是我们在山里面偶然发现的,简单用水烫开就能铺上去。这道菜清爽可口,作为前菜开胃倒是不错!”李明笑吟吟的解释道。

    “没想到豆腐没有煮过,居然味道也是如此美味!”荀绲拍手喝彩,李明也没想到,这位荀氏的家主,居然也是个地道的吃货。

    “伯父已经隐居幕后,本来桓帝延熹七年差点被人暗杀,侥幸活了下来,也知道不被容于朝廷,已经算半隐居状态,若非云台出现,怕是已经对外宣称亡故。”荀采低声科普,“伯父到底是隐居久了,所以这口腹之欲,就成了经学和法学外,最大的爱好!”

    李明也不知道那么多历史,桓帝延熹七年那差不多是二十年前,能知道那才有鬼!有限对东汉的记忆,主要还是知道些前期的历史人物,还有什么黄巾起义,桃园结义,诸侯讨董,三英战吕布,温酒斩华夏,赤壁之战,三分天下,天下归晋什么的。尤其是赤壁之战,草船借箭就直接写在语文书里面,要不要那么丧心病狂?至于其他,谁记得那么多?

    荀绲,荀绲是谁?荀彧是荀攸的族叔他都不知道,更别说荀彧的老子荀绲了!

    一顿饭吃得宾主相宜,荀绲和荀爽纷纷赞叹李明的厨艺又提升了云云。女婿有能耐,能锻造,能冶金,能下厨,关键习武天赋又那么强,难得是门下能人同样不少!

    “日曜,听采儿说,你此番南下,是打算顺道招募两人?”饭后,荀绲挥退了旁人,这才询问,没有了旁人,自然也不会有谁敢泄密。

    “夫君,采儿也是听你念叨过两人的名字……我们要直接前往会稽,随便派人过去,只怕又不稳妥……”荀采一副做错事的学生,看着自己老师的表情。

    “你是为了我好,我自然清楚!”李明笑着把她的手牵了过来,温柔的拍了拍。

    随即朝着两个老大人拱了拱手,缓缓说道:“的确有两个我比较关心的人,其中一个为南阳黄忠,表字汉升,年纪大概在三十多四十岁左右,膂力惊人,当乃猛将!另一人则是在零陵郡为郡吏,名曰黄盖,表字公覆,也是个难得的猛将之才!”

    “日曜是从何处得知此二人的?”荀绲点了点头,只是很奇怪,毕竟李明似乎没有离开过雒阳,他如何知道千里之外的两人。

    “主要是在王越那里知道一些,他行走天涯的那段时间,见过两人一面。黄盖为人豪气,乃仗义之辈;黄忠更不必说,要说杀伤比拼,怕王越还未必是他的对手!王越乃是当代大剑师,他既然如此推崇,那么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

    小婿此番前往会稽,难免遇到一些山越或者一些妖兽什么的,能多几个猛人在身边,多少也能更安心一些!”李明缓缓说道。

    “这个好办!我会派人前去邀请,只要找到,便向他们引荐,若他们愿意,便带他们倒会稽去见你,如何?”荀绲直接做了决定。

    “谢谢伯父!”李明也知道没什么讨价还价的余地,哪怕两人被荀氏收编也没办法。

    “其实此番叫你过来,还有两件事情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荀绲见话题已经开始了,索性直接进入正题。

    顿了顿,缓缓说道:“首先是好消息,故意散布消息的人已经确定是刘廷,准确的说是他麾下的申月。陛下很生气,撤掉了两人的职位,申月差点被直接打死,也就是刘廷求情,最终才被饶恕。

    这不奇怪,他们做得太过了,会显得陛下有点小肚鸡肠。这样的君王,以后还有谁来投效?就算是为了表面的功夫,陛下自然要摆出姿态。”

    “这倒算是好消息!”李明点了点头,如此两人暂时没有了继续针对自己的渠道。古代传递消息的速度很慢,没有了这个渠道,他们要对付自己就难了。

    “坏消息的,陛下正式认了刘廷这个皇长子,并且封其为汉中王。以后你见了他,怕是也要称呼一声‘殿下’了。刘廷如今麾下,文有申月、张衡、张鲁和杨松;武有典韦和马腾,汉中郡实际上已经完全落入他手,在那里他的命令,比陛下的圣旨还有用。”荀绲提醒道。

    言下之意,便是刘廷已经是一个实权皇子,以后会不会登基很难说。汉中距离雒阳其实也没有那么远,谁也不知道他会怎么样。若是刘廷登基,那么李明必然要被他打压!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而且我认为,就算陛下不反对,下面的臣子,也不会允许刘廷即位!哪怕是如今的嫡长子刘辩,怕也不得人心啊!”李明饶有兴致的说道,刘辩的母亲是何氏,何氏说穿了只是地方豪绅,说穿了就是暴发户。

    唯有刘协不同,母亲出身世家,有着优秀的世家教育。刘协从小就和世家走得很近,以后登基必然会倚重世家,世家门阀也可以因此获得进一步的权柄。

    “这可不是我们可以妄议的了!”荀绲其实也知道这个情况,只是这个话题有点敏感。

    “日曜且在府中休整几天,等消息到了再走不迟!”荀爽随即提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