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2章 张默的爱情

    这些强人显然不是真正的强盗,而是某些人乔装改扮,这样他们的意图就值得推敲了!

    按说,就算汉帝再不爽,也不会公然派人暗杀他,这样小气的君王,还能有谁去效忠?再仔细想想,莫非是卫家?也只有卫家和自己结怨,派人过来截杀他也不奇怪!

    “死人不需要知道那么多!”对方却是根本没打算解释,说好的坏人基本法啊喂!

    “留下几根舌头,其他都杀了!”李明高呼一声,长枪不断朝着两人杀去。也没用什么武技,只是凭借着基础攻击来试探对方。

    “小子,生死较量最好不要随便试探!”对方大笑,手中开山大刀直接砍了过来。大刀势大力沉,却带着几分劈柴的感觉。

    “x的,居然是《柴山十八路》?你们是黄巾贼的人?!”李明还觉得这一招有点熟悉,近距离接触之后顿时想起这套刀法。

    他可是已经知道了,这套刀法乃是李乐的自创刀法,按说还没有外传。能知道这套刀法的,只能是他的同伙,又或者是同属于黄巾军序列的存在。

    “你知道的太多了!”对方咬了咬牙,没想到李明只是从一招刀法里面,知道他们的身份。本来打算隐蔽行动,这下暴露了出来,顿时发了狠的攻击。

    “打算以命换命?很可惜,你的命不值钱!”李明长枪舞动,却是用处了奇门八荒枪法,受限于智力的问题,这套枪法短时间内最高只能提升到lv4,不过也足够了!

    “张梁大人的枪法,你不配拥有!”旁边一人却是直接杀出,手中长枪直接刺了过来。

    “此乃李某战利品,何须你们在旁唠叨!”李明迅速转动起来,长枪荡开了大刀,又挡下了长枪,随即便是朝着两人的咽喉连续两枪刺了过去。

    “哈哈哈,李明,你若再把这门武技修炼熟练点,只怕我还真要栽在你这里!”对方大笑,随即一支飞镖打了出去,直接就是冲着生门而去。

    这门枪法李明熟练度地区不高,生门太大,以至于对方这一下子的确是抓住了他的破绽,这飞镖直接就飞入他的后背,甚至扎入他的后心。

    “你想不到吧?我最擅长的其实不是长枪,而是暗器!”对面的猥琐汉子不由大笑,心脉直接挨了一下,李明这是必死无疑。

    “马丹!”李明怒吼一声,刚才那下的确是好痛,心脉可是要害,换言之那一下子直接就给他来了一招致死伤害,换算下来至少一千点伤害,多来几下人就没了。

    好吧,实际上对于一般人来说,这样的致死伤害,一下子就已经足够了!火大的李明二话不说,直接跳了出去,发了狠的一通乱舞,长枪话作为了一道道流光。

    “你你你,你为什么还不死?”大汉顿时郁闷了,就算临死反扑也不要那么猛好不?

    “你死了我都没死!”李明找准机会,一枪直接捅了出去,把这个汉子捅了个对穿。随即猛地一抽,长枪带出一道血箭,那汉子捂着透心凉的胸膛,带着满腔不解死了。

    “x的,这玩意绝对要痛死人!”李明把飞镖拔了出来,拿出一枚人参荣养丸吃了下去,伤口迅速开始恢复。不怪他浪费,这一招居然还附带‘流血’这异常状态。

    系统升级后就这个不好,痛觉可以直接调整,从0到100;身体依然数据化,血条看不到,不过受伤越重,视觉会慢慢变得模糊,力气也会有点使不上来;最坑的还是异常状态,中毒、饥饿、流血和残疾,这些状态都会引发不同的效果。

    直接说流血,会让他感觉力气没办法全部发挥出来,只能发挥到80左右。而且只要还处于这个状态,他能感觉到血条缓慢下降的感觉,毕竟身体的变化,会把血条下降的情况真实反映出来。

    “杀!”另外一个持刀大汉,趁着李明吃药的时候,却是果断发动了袭击。早些时候被李明荡开了他手中大刀,也打出了僵直,只能看着李明杀了他的伙伴,心中很是气恼。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束手就擒吧!”李明回身一枪,直接就使出了沙暴大葬。

    长枪幻化成漫天黄沙,不断的朝着大汉包裹了过去,后者猛地一翻,跳出了范围。只是黄沙依然朝着他席卷而去,大汉咬了咬牙,直接冲了过去,却是直接朝着马上的蔡琰一刀劈了过去。

    李明知道他是打算围魏救赵,只是要回身救援却是慢了一拍,不得不中断技能。刚想着进行追击,却不想一道身影扑了过来,直接帮蔡琰挡下了这一刀。

    “没人可以在我面前,伤害蔡校书,没有人!”张默两眼通红,死死盯着眼前的刀客。

    手中环首刀劈砍而出,用的是最基本的破锋九刀,但这一招威力之大,以至于一刀劈落,却是把那刀客握刀那只手的虎口都给震得血肉模糊,随即去势不减,将其劈成两半。

    “没事吧?”蔡琰见过张默,比一般女子成熟的她,自然知道张默对她情感,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愿意为他挨一刀。

    “没事!”张默爽朗的一笑,“能救下蔡校书,再挨两刀也无妨!”

    “你我非亲非故,不值得如此……”蔡琰闻言,芳心不免有点颤动。

    “蔡校书……其实我……”张默结结巴巴的说道。

    “知道你喜欢人家!男子汉大丈夫,你就不能把舌头捋直了?”荀采却是叉腰喊道。

    “蔡校书,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已经爱上你了!我知道我很卑微,没什么背景,但我并不打算放弃追求你,哪怕只是守在你的身边,我也会很高兴!”张默索性高呼起来。

    “知道你的情意!问题是,现在是说这个的时候吗?”李明拍了拍张默的脑袋,好在战斗已经到了尾声,也没有张默什么事情了。

    “你们一个在战场上可以发呆,一个可以在战场上表白,真是什么样的家主,有怎么样的家将!”荀采顿时笑了起来。

    “那个……其实你以后没必要称呼我蔡校书,毕竟我已经不是校书了……就,就叫我琰儿,或者叫我表字昭姬吧!”眼看张默黯然转身,蔡琰却是突然说了句。

    “嗷!”张默顿时激动起来,认识他那么久,李明第一次见到这个不怎么喜欢表露感情,甚至有点木讷的家伙,如此激动过。

    战斗已经结束,几百个强人除了两个为首的外都没什么战力,轻松就被收拾。俘虏了三十多个舌头,已经分开进行审讯。李明真的很好奇,谁打算对付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