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6章 袭击大成功

    “投枪!”徐晃早就受不了这些羌人,怒吼一声,两边的士卒纷纷取下投枪,一边朝着日渥不基两侧奔走,一边直接投掷了出去。

    投枪虽然短,但借助离心力那威力根本不输给箭矢。羌人那边根本就没什么防护,顿时就被扎了个对穿。一时间至少死掉了三百多个骑兵,至少二百多人受伤。

    “投枪!”徐晃大吼一声,再次取下一支投枪,直接就朝着敌军所在投了过去。

    汉军强烈的反差,使得日渥不基已经彻底懵x,此刻的他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一方面是汉军为什么反差那么大,二则是那个汉将,刚刚明明已经被打得吐血,一副要死的样子,如今怎么又变得生龙活虎了?

    还没有等他想清楚,第二轮投枪已经投射出去,羌人已经彻底变成热锅上的蚂蚁,一点组织都没有,只知道被动的去防御那些天上掉落下来的投枪。

    这下子阵亡的羌人更多,直接提升到五百多人,五千人一下子失去了一千多的战力。

    “再来!”徐晃高呼,第三把投枪直接拿了出来。

    “啊!你们耍诈!”后知后觉的日渥不基怒吼,等待他的是迎面而来的三十多把投枪。

    “你知道太多了!”徐晃投掷完毕,直接策马杀了过去,大斧直接朝着日渥不基杀了过去。后者也是勃然大怒,直接一锤子把投枪都给打掉之后,直接朝着徐晃杀了过去。

    庞德已经开始组织骑兵有规模的进行战斗,更多时候他是跟着几个老军官一起进行作战。不得不说他学习速度的确很快,一百多个士卒他统御得也是有模有样了。

    “的确是个人才,主公果然会看人!”徐晃笑了笑,手中大斧却是一点都不慢,卯足全力一招‘碎岩击’就朝着日渥不基杀了过去。

    不远处的副手,却是在心中吐槽:将军这算是自夸吗?谁不知道你也是主公发掘的?

    话说当头,徐晃一斧头直接劈了过去,而后者却是也是猛地挥舞着锤子,朝着斧头砸了过来。双方也算的打了个旗鼓相当,一团巨大的火花随着两人武器的碰撞直接擦出,巨大的碰撞声震耳欲聋。

    “再来!”徐晃怒吼一声,大斧居然很快就再次挥砍下来。

    徐晃不是出身什么名门,家中就一本黄级武技,还是黄级下品武技,在许多只有不入品武技的家庭里面,已经值得炫耀。只是他更清楚,武技代表什么,关键还是修炼者!

    他苦练斧法,二十年下来宣花大斧已经如同他手臂的延长。不用内气的情况下,大斧挥砍自然是随心所欲,用了内气之后回气的速度居然也是大大提升。比如现在,一斧头被荡开,不多时就回气,随即就第二斧头劈砍了下来。

    日渥不基根本没有来得及回气,他只是一个小小的部族勇士,更高级的武技当然没有能力接触得到,于是只能尝试着翻转身体,来避开这一招。

    却不想斧头本身在徐晃手中,就如同手臂的延长,知道对方躲开,却是直接一个变招,从正劈变成了斜劈,却是直接把日渥不基斩成两半。

    “你……是怪物!”被腰斩的日渥不基勉强说出了四个字,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杀光他们!”徐晃高呼一声,直接指挥着部队把残余的羌人势力进行屠杀。戏志才有令,不许放走一个!

    “喏!”庞德却是猛地拉下背后的弓箭,搭弓上箭,直接射了出去,把两个跑得有点远的羌人,直接射落马下。

    “好样的!”徐晃赞道,后者笑了笑,继续投入到了战斗之中。徐晃也不介意,挥舞着斧头直接杀入敌阵之中,斧头翻飞,带走一条条鲜活的生命。

    与此同时,李明部早就已经朝着辎重部队移动了过去,不多时已经包围了这里。

    “走吧!”韩遂在中心的位置,突然抬起头来说道。

    “为何?”他身边的小将疑惑的问道,他走不了,父亲就在这里。

    “已经过了很久,日渥不基既然没有回来,那么就证明他回不来了!敌人很快就会包围这里,北宫伯玉就是一个白痴!真不知道,这样的白痴到底是怎么当上盟主的!还是说,羌人都是一群无可救药的白痴?!”韩遂咬牙切齿的说道,随即站了起来,带着亲兵开始做好离开的准备。

    “杀!”这个时候,李明已经带着本部大军,辎重部队周围都是一片喊杀的声音。

    “你看,就是这样!此刻不走,难道还等着被别人杀了?好自为之吧!”韩遂很欣赏这个年轻人,只可惜现在的他自顾不暇。

    “你知道的,我没办法独自逃命,你走吧!我为你殿后!”年轻将领朝着韩遂拱了拱手,便带着本部人马,直接朝着后方走了去。

    “走吧!我以后还会回来了的!”韩遂摇了摇头,带着本部人马迅速突围而出。

    韩遂部走得很干脆,这让李明很不爽,本想着华丽丽的一战,没想到还没打人就跑了。满腔的斗志无处发泄,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好想找个几个人好好发泄一番。

    “主公,有一小股部队,正在进行最后的抵抗,他们为首之人打算见你!”张默上前请示到,想了想,继续说道,“为首的年轻人有点能耐!而且似乎有苦衷!”

    就在三分钟前,他已经遇到了这只小部队。最初接触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这支部队有所不同,每个人对骁勇善战,关键是悍不畏死,和那些逃走的截然不同。

    只是给张默的感觉,又不是在掩护那些逃走的贼人,而是在守护着什么东西。正是感觉到不同,又有那么点爱才之意,尤其是那个领导的年轻将领,哪怕最危难的时候,也没有让士卒保护他,而是拼尽全力去保护自己的士卒,哪怕自己因此伤痕累累!

    “哦,那我去看看!”能让张默有爱才之心,李明也很好奇,于是直接走了过去,果然有少数五百多人,却是背对着辎重马车,死守一方营地。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见我?”李明高呼。

    “大人,我们无意与您为敌!就算您要俘虏我们,我们也愿意束手就擒!只是在我们身后的这片营地里面,有我们的父母!他们都是无辜的,只是很不巧被裹挟到了贼军之中,韩遂求情,我们才保住了性命,作为代价,我们必须加入他的麾下,为他所用!”为首的将领直接跪了下来,郑重的恳求道。

    “你我还是敌对关系,所以我没办法完全相信你的话!我需要派两个士卒进入后面那片营地,确定里面有谁在里面,这个没问题吧?”李明提议道,这个年轻的将领态度的确非常诚恳,他算是信了几分。

    “将军,里面果然都是老弱妇孺,只是有几百个女子……似乎被蛮子给玷污了!”不多时有士卒在里面走了出来,语气之中有点愤慨。

    “这你怎么说?”李明看向年轻将领。

    “我无话可说!”年轻将领无奈的说道,当时若非韩遂出面制止,只怕会有更多的妇人遭到那些羌人的凌辱。自己这些人愿意为韩遂效力,何尝不是看在这份恩情上面?

    “甄选出来,分开询问事情的经过!我需要了解情况,才能做出决定,不过我李明绝对不伤害任何老弱妇孺,这点我可以在这里向你们保证!放下武器,否则的话我们就是不死不休,你不是说你家人在里面吗?难道你打算让你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李明看向年轻将领,后者果断选择了投降。

    “把不需要的辎重都给烧掉,把牛羊马匹都给带走!哈哈哈,今晚要加餐!”李明高呼,张默领命,直接带人处理这些辎重。

    超过六成的辎重直接被焚毁,实在是不可能带着那么大一批的辎重移动。至于那些老弱妇孺,则是全部都集中了起来。只要没有问题,每人发点粮食钱财,让他们到附近的县城居住便是,他也不可能直接带着他们上路。

    “主公,已经调查清楚了……”两个时辰之后,戏志才已经把事情调查清楚。

    “原来如此,没想到韩遂居然还做了件好事?”李明眉头一挑。

    “非也!”戏志才摇了摇头,“这件事只怕对方是有意为之,目标就是这五百多人的效忠,或者说就是为了为首那名小将的效忠!”

    “此话怎讲?”李明有点好奇。

    “经过询问,为首之人名叫阎行,凉州金城人。在凉州也颇有名望,武艺不凡,本来近期是要去雒阳参军,没想到却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韩遂早年曾经见过阎行,应该知道阎行的能耐。被俘虏后,他对阎行礼遇有加,多次拉拢,阎行觉得韩遂对他有恩,的确也有所意动!”戏志才缓缓道来,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非常清楚。

    只怕阎行一家被裹挟,本身就是韩遂的设计。至于其他人,只能说是很不幸被牵连了进来而已!

    “金城阎行?”李明闻言不免有点激动,本次西征打算招揽的对象里面,便有一个阎行。只是李明对他理解不多,大概知道他是金城人,差点杀死马超,仅此而已。

    不过若这个阎行,就是那个阎行的话,也算是个意外之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