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4章 谨慎的韩遂

    且说在朱儁军中,王御和白辛暂时被编入了主力部队里面,残余部队全部被打散混编。

    “没想到这次玩大了,两千儿郎一下子就没了七成!”王御心痛的说道。

    北宫伯玉并不聪明,奈何在他身边还有个韩遂出谋划策。眼看朱儁几次诱敌都没有成功,最后在白辛的建议下,王御豁出去了去诱敌,总算让北宫伯玉自满,并全力最追击。

    代价很高,两千家丁打没了五成,跑了两成,最后三成被打散混编,实在是不成编制。若非朱儁承诺,战后为他表功,只怕就真的做了赔本买卖!王家和白家的家丁不少,只是忠心的家丁很难培养,也不是那么随便挥霍的!

    “北宫伯玉已经自大无比,认为可以一举歼灭我等,只需要在这里拖延一两天,想来李明便能袭取对方粮道,到时候北宫伯玉除了不断向前劫掠,再无退路!”白辛看了看地图,此刻北宫伯玉距离他们的老巢已经很远,这也是他们最大的死穴!

    北宫伯玉一路过来都洗劫地方,如今后方已经是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供他们继续洗劫。回头的结果就是活活饿死在路上,向前继续打下去或许还有机会。

    朱儁似乎已经让孙坚,移动到麦积山中埋伏,主要敌军一过,就从两侧以礌石原木砸下。同时李明部会衔尾杀来,朱儁部更是会调转马头,在孙坚和李明的配合下进行夹击。

    “对方阵中有能人,要随时做好直接攻打的准备!孙坚那边,本将已经派人前去知会,随时做好出山汇合的准备!”朱儁却是走了进来,郑重的对两人说道。

    “回禀将军,敌军军中的确有能人,但那个能人对北宫伯玉的影响力,似乎还不够大!”白辛缓缓说道。

    “这也是我还没有把孙坚调过来的原因!”朱儁点了点头,还以为北宫伯玉这个莽夫会很轻松上当,谁知道吸引了好几次对方都不上当,还差点让对方产生戒备。

    与此同时,在得到了朱儁军令之后,李明直接从望垣县出发北上。李明部已经最大限度避开了北宫伯玉的主力部队,对方可有五万大军,就算是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正面硬抗。

    “将军,三十里外发现敌军辎重部队!”第二天中午的时候,徐晃前来汇报。

    “很好!”李明激动的说道,找到辎重部队,就意味着第一个目标达成。剩下要做的,便是最大限度的带走这些辎重,甚至将其焚毁!

    “另外,敌军有五千骑兵部队护卫在侧,且一个时辰机会有五千骑兵回来轮换,正面较量,我们的胜算不大!”徐晃担心李明高兴过早,于是出面提醒道。

    “抓准换防的一个时辰,我们的时间其实非常充裕!安排儿郎们好好休息,今晚我们发动夜袭!”李明直接下达命令。

    “喏!”徐晃点头,在旁的张默等人也立刻安排了下去。

    “主公!”戏志才上前,“主将前番派人前来提醒,北宫伯玉麾下有能人,这次诱敌深入差点失败。主公要袭营,还要先了解到敌军的实际情况,再做决定比较好!”

    一旦袭击失败,那么北宫伯玉必然会有所戒备,到时候从谋战变成硬仗,只依靠朱儁麾下两万余人,对付敌军五万人,风险可不小!

    “敌军距离麦积山已经不远!我们只有不到三天的时间行动!”李明说出了他的顾虑,“一旦敌军抵达麦积山,就算北宫伯玉再傻,也肯定不会继续向前。更况且,北宫伯玉这两天刚刚得意,自然不会考虑太多,给他越多的时间,必然会慢慢冷静下来!”

    随即李明转头看向了戏志才,非常郑重的说道:“我们要做的是,用最小的消耗,最大限度的消耗对方的辎重,甚至能全部毁掉最好!我和张默,甚至肖遥会带上三千敢死之士前去偷袭,你和辛毗要做的,就是保证我们的辎重安全,还有协助我们完成偷袭!”

    李明出战,辛毗留守,这基本上已经算是惯例。戏志才身为军师,自然也不可能上阵杀敌,留在后方也是正常的事情。

    “这样吧!”戏志才想了想,“恳请主公,把八百骑兵的调度权交给属下!且让属下,先把敌军主力吸引出来,好让主公行动!若有闲暇,则必然前去支援!”

    “善!”李明自然不会拒绝戏志才的好意。

    到了傍晚,大军开始靠近辎重部队,依靠丘陵地形进行隐蔽前进。后者在中午休整之后,向前又移动了十里左右,最终还是驻扎了下来。

    “换防的时间已经过了,这支部队走远之后,就是我们发动袭击的时候!”李明看向远处,两只骑兵部队正在换防,早些时候的那支部队,已经开始朝着本部那边移动。

    “给骑兵部队传令,一刻钟后发动袭击!”李明下达命令。

    “喏!”张默直接退了回去,前去给戏志才传令。

    一刻钟后,骑兵部队骤然杀出,直接就朝着敌军营地杀了过去。后者的骑兵部队本来已经下马休息,闻言立刻骑马迎战,仓皇就杀了出来。

    徐晃直接冲杀了一番,然后假装不敌,直接就转身逃走。他已经有了自己的用兵风格,所以这次作战同样是在延续这种风格,麾下的士卒显然也知道这点,于是假装不敌逃走,显得非常的狼狈不堪。

    “哈哈哈,汉人就是那么软弱无能,随我杀过去!”为首的骑兵高呼,直接杀了出去。

    “日渥不基这音译的名字谐音有点……不过翻译过来,是‘大山之子’的意思,不要追了!”一名汉人打扮的青年却是策马上前,“你们的责任是保护好辎重,别忘记了!对方就是希望把你们给吸引出去,好让其他的部队过来偷袭辎重!”

    “嘿,这里有你们这五千部队把守,还害怕他们的偷袭?我昨天才见过,敌军主力可都在那边!敢分出更多士卒的话,只怕族长会把他们的本部部队给平了!再说,他们能在族长的眼皮底下,分出更多的士卒来吗?”日渥不基却是根本不相信这个汉人的话,在他看来眼前这个汉人到底是‘外人’,不可信!

    “记住,只要在我辎重部队这里!你们都得听我的!”那青年汉人怒吼。

    “好吧,你赢了!不过我回到族长那里的时候,会对他禀报这件事情!我真搞不清楚你们这些汉人,明明已经是稳胜的局面,还这样如同老鼠一般战战兢兢,做点事情都要畏首畏尾的!”日渥不基不得不服软,只是还是不由得嘲讽了几句。

    “随便你!”青年并没有生气,或者说眼前这个蛮将根本不值得他生气。

    p.s

    求订阅,求自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