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2章 卖柴的青年

    “移驻望垣县?”李明看着朱儁指了指地图,只是有点不太明白。

    望垣县在汉阳郡之中,而北宫伯玉在金城郡起兵,如今已经进入武威。虽然走汉阳也可以进入司隶范围,不过这条路多山,不适合马军行走;只要北宫伯玉不傻,肯定是要走安定郡进入司隶,只要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

    “有意见稍后再说!孙坚,你的任务是驻守在汧县后世千阳县!”朱儁看向孙坚。

    “喏!”孙坚也没有犹豫,直接回答道。

    “王御,你和我北上安定,然后进入武威,正面迎战北宫伯玉部!记住,只许败不许胜,务必要将其吸引到汉阳郡这边!只要北宫伯玉部进入山脉,李明则衔尾袭取其粮道!孙坚部则从汧县杀过来,我们在这里将其围歼!”朱儁指了指汉阳郡通往司棣的山脉说道。

    随即抬起头来,补充道:“战场上变化多端,情况很难说清,你们要随时做好情况突变的情况,一旦接到命令,要随时做好出征准备!”

    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其实根本就是对孙坚和李明说的,意思总结起来就是:我把你们派出去驻守地方,不代表你们可以优哉游哉,一旦延误军情,呵呵……

    “喏!”到了这个地步,还有谁会不识趣,于是纷纷拱手应道。

    孙坚最轻松,从西汉出发一路向西,不到三百里就到汧县,期间也没什么山脉,一路坦途;朱儁和王御要绕一个大弯,至少也有七百多里;李明这边主要是要经过连接汉阳郡和司隶的山脉,其实也就是后世的麦积山风景区一带。

    “这年头,哪里都是风景区,但我更向往的是钢铁的森林!”李明看着这个原汁原味,完全用人力修造起来的官道,看看两边郁郁葱葱的植被,心里却是有着别的想法。

    在这年头,自然风光被最大限度的保留下来,后世什么氧吧之类的旅游胜地,在这个时代比比皆是,只是也没有谁会刻意去钻森林的。

    山脉两边算不上悬崖峭壁,不过也算是山脉延绵,植被很茂盛,给人一种会突然在里面窜出一只老虎,或者一头野猪的感觉。典杰和肖遥两部倒是在两边查探,其实按照吩咐他们也能够适当打些野味,方便今晚加餐,毕竟鲜肉自然是不可能作为随军物资的。

    徐晃却是带着已经扩充到八百人的马军,远远的散布了出去进行侦查。当初讨伐匈奴缴获了不少的马匹,不过能用的也只有那么八百匹,其他马蹄已经有所损伤,或者其他原因的,要么屠宰,要么已经送到皇家马场那边,与现有的马匹交配繁衍。

    从西安到望垣县,也差不多七百多里,李明可不比朱儁要轻松。每天争取走八十里,也花了差不多十天时间才抵达这里。好在粮食消耗不大,山里面野味多了去,别捕杀幼兽或者怀孕的母兽,并且适当保留一些公兽即可,这样狩猎才不会断绝。

    “当真是风尘仆仆!”正式抵达望垣县的时候,李明不由得感慨。出了司隶之后,虽然算不上黄沙滚滚,但沙尘也比司隶多了不少,一路走来满身都是尘土。

    “按说这时代,也没有过度开垦,怎么风沙也那么大!”李明摇了摇头,沿路都有河流,洗漱什么的反而不成问题。

    “都说西北苦寒之地,下雨比司隶少了不少,不少人三天都不洗澡,也是被逼的。这里还好,再往西北深处走,那才真是黄沙滚滚!”徐晃笑道,他是河东人,年轻的时候也去过西北,对这里的情况倒也还算了解。至少,怎么都比李明等人要了解得多。

    “按时间推断,主将应该已经抵达武威那边,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了!”李明看了看东北方向,如果时间没错的话,朱儁应该已经和北宫伯玉部交战。

    “车骑将军只是诱敌,又不是正面交战,应该无事!”戏志才说道。

    “好吧!”李明耸了耸肩,“既然轮不到我们担心,那么何必瞎操心?留下人手把营帐搭建起来,志才和张默,你们要不要随我进入县城看看?反正也要拜会一下县令!”

    “属下愿往!”两人当然不会拒绝,李明所谓的看看,怕是要在县城采买一些食材什么的,选得好今晚可就有口福了。

    李明也不废话,直接就带着两人进入县城之中。好在来之前,徐晃已经向望垣县县令报备过,说明了他们的来意,并出示了朱儁的军令文书。县令也不需要提供军粮补给,也就由着这支军队驻扎在城外。

    都说羌人作乱,其实县令更巴不得有朝廷的军队前来坐镇。

    或许是战乱的关系,县城其实并不热闹,所有人都是神色匆匆,完成了交易就匆匆离开。好在北宫伯玉一般不会南下,所以来往的客商还有不少。

    “卖柴了!”经过市集的时候,李明却是听到一个浑厚的声音,在那里叫唤。要说大嗓门那不奇怪,多多少少总有几个有大嗓门的,不过这个声音却并非是天生大嗓门,而是内气运转随着声音发散出来的效果。

    “一个练炁者居然在卖柴?”李明觉得有意思,于是就走了过去。

    远远就看到一个柴堆,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柴火,李明上去提了提,每一捆至少二十公斤,也就是说至少有十吨的柴火在这里。除了烧火用的柴火,还有不少木材,都是锯掉两头,材质最好的部分。

    柴火周围是十多个年轻人,不过基本上都是在看柴,只有一个年轻人在那里叫唤。陆陆续续也有一些人过来买柴,显然也是被年轻人的大嗓门给吸引了过来。

    “柴火多少钱?”李明上前看向那个年轻人,这小子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来岁,不过看起来却是少年老成,一米八的身高,只是营养有点跟不上,面黄肌瘦。

    “三十文一捆,不二价!如果是那边的木柴却是要贵些,每根八十文!”少年指了指这些柴火,又指了指那些木材。柴火只能烧,木材却可以用来制作家具或者别的东西,价格当然也贵点。

    “这个价格也算实惠!”李明点了点头,“只是我对你更好奇一些,敢问阁下大名?”

    “你到底是来买柴的,还是来闹事的?”那年轻人还没有发话,其他的年轻人却是直接站了起来。

    “我叫庞德,阁下若是不买柴,还请不要打扰我们!请!”庞德拱了拱手,示意李明离开。看得出来,他对李明多少有点戒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