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81章 刘廷的阴谋

    白辛,表字止戈,止戈并非是放弃武力,据说是白老爷子的一个希望:大汉可以止戈为舞的时候,天下何愁不能太平?

    或许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反正李明没听说过,三国时期有一个叫做白辛的文人。

    “幸会!”白辛表现得很儒雅,第一印象给李明的感觉很不错。

    却不想白辛很儒雅的行了一礼之后,直接来到王御面前,一把将他的耳朵拉了过来,怒吼道:“都说了多少次了!军务的事情不要都推给我,你才是校尉,给我滚回来工作!”

    那一瞬间,李明觉得自己看人的眼光很糟糕!白泽的前后表现,直接刷新了他的三观!

    “兄弟,失陪了!”王御告罪,然后看着一大堆的军务,向白辛投去求饶的眼神。

    “哦,你们慢慢!”李明点头,告辞离开。

    刚出了营帐,回头刚好看到朱儁带着孙坚过来,显然是在查看出征各部的情况。

    “出征在即,不宜到处乱晃!”朱儁看到李明,轻咳一声训斥道。

    “遵命!”李明笑了笑,拱手认错,然后告辞离开。

    “日曜,没想到我们这次又要并肩作战!一年前你不过是个屯将,没想到一年后的你已经是北中郎将!”孙坚叫住了李明,按照职位来划分的话,两人的级别其实差不多。

    关键还是,李明这个人很对他的胃口,只可惜他也看出李明不甘人下,如今的成就更是非凡。就算自己有意,只怕也没办法将其招募到麾下。

    “此番出征,只怕你我之间必有人要更进一步!”李明笑了笑说道。

    “哈哈,这个就各凭本事了!”孙坚显然没打算在这方面,和李明客气。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经过三天的恢复,士卒们初步已经恢复了战斗力,至少已经能够适应长时间的行军。

    “西北的寒风没办法让我们屈服,敌人的鲜血会带给我们温暖!”李明骑上了黄砂,长枪直接指向西北。

    “启程!”张默和辛毗高呼一声,全军开始拔营。后勤部队方面,老周已经就绪,这次的食材李明补贴了一部分进来,吃饭方面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了。

    大部队开始启程,谁也不知道这次出战,却是提前了大半年之久。原本北宫伯玉祸乱,直接持续到了九月份,或许是等着税收入库,钱粮充盈,才派遣张温这个新任太尉亲自统兵迎战。参与者没有朱儁,只有董卓和孙坚两部,至于王御在不在就不得而知了。

    这次提前出战,却是汉中太守刘廷通过云台提议,由朱儁统兵,李明和孙坚这三个老搭档出战便是。奏章之中表示:羌人造反,只因为去岁年末大学,羌人的牲畜冻死过多,是以开春的时候,才被北宫伯玉煽动起来造反。

    反过来看,羌人的军粮同样告急,时间拖得越久越难对付,反过来就越好对付。只需要给朱儁等人,准备一个月左右的军粮,在一个月内将北宫伯玉击败即可。否则若继续任由北宫伯玉祸害地方,只怕凉州今年又要交不上赋税了!

    也不知道刘宏是看到那部分才奋起的,拿出了内帑购买一个月的军粮,支援这次出征。

    刘廷的奏折这部分,倒是在宫里面传了出来,李明也是出征之后才在朱儁那边知道此事。回头和戏志才说了,后者摇了摇头。

    “主公,怕这是刘廷的诡计!”戏志才叹了口气,“西凉之地何其之大,若北宫伯玉以骑兵与我们游斗,那么一个月根本没办法消灭对方。届时无功而返还好,若是对方趁着我方缺粮骤然杀来,这或许这会成为主公的第一次败仗!到时候主公新锐猛将之名,怕是名不符实!”

    “我明白了,就说那刘廷为什么要暗中帮我提高声望,原来是打着捧杀的想法啊!”李明顿时就醒悟过来了。

    首先把他高高抬起,然后骤然一次失误将他打落凡尘。很多人基本上都会从此一蹶不振,就算稳定下来也没用,名不符实的传言会疯传开来,到头来还要用他,只怕都要犹豫。

    久而久之,自己就彻底泯然众人。只怕到时候家将们为了前途,也会陆续离开,以刘廷或者申月的尿性,怕是还会开始新一轮的挖角。甚至联合世家豪门瓜分他的秘籍和书本,直至彻底把他的一切都掏空为止,端是好算计!

    “话说,这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点?毕竟只要有点头脑的人,都能看得出这是存心陷害吧?”李明试图让自己相信人世间的美好。

    “很抱歉!”戏志才摇了摇头,“主公,有时候别人若是真要打你的主意,那么他们不会在乎这件事情是否正确,也是否合理。利益才是他们需要的,利益要如何做才能最大化,他们就会怎么做,哪怕帮助刘廷诬陷你,他们也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

    “相比之下,司空崔烈表示干脆放弃西凉的建议,反而显得可爱不少!”辛毗显然也分析出了这个结果,于是调侃道。

    “据说,崔烈只是在朝廷上,表示暂时放弃西凉,让地方严守,互相支援。关中各地做好防范,然后等待秋收兵强马壮,再和北宫伯玉清算总账……只是出了朝廷之后,也不知道谁传成了崔烈提议放弃西凉的说法,根本就是断章取义。”王御不知道何时来到李明身边,毕竟他此刻也不是很爽。

    第一场处女秀,结果还是被人算计的。如果这场仗真的失败了,那么他的名誉只怕也会受到打击。之后也别指望更进一步了,只怕官场也混不下去了。

    “其实!”孙坚笑吟吟的来到众人面前,“你们何必如此沮丧,只要打赢了不就好了?敌人缺乏粮食,我们急他们同样很急!关键是如何围而歼灭,至少也要想办法把北宫伯玉留下!羌人那边,其实也并不团结,据我所知羌人也有先零羌和烧当羌之区别,其中烧当羌亲汉,一直与先零羌为敌!顺带一提的是,河东太守董卓,与烧当羌有旧!”

    其实不仅仅有旧,他的媳妇就是烧当羌的羌女。到时候联络烧当羌席卷先零羌后路,然后他们在正面战场,把北宫伯玉灭了,那么所谓的羌人联盟,自然不攻自破。

    “那还怕个鸟,老子就要看看,刘廷阴谋没有得逞的时候,是怎么样的表情!”李明顿时充满了自信,顿时大笑起来。

    “阿嚏!”汉中郡郡府之中,刘廷只觉得突然毛骨悚然,然后打了个喷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