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7章 暗招与勒索

    “那还打不打?”朱儁笑了笑,卫家真是作茧自缚,既然已经自曝了目的,那么还指望别人会迎战?

    “诶呀,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打了……”李明耸了耸肩,“师尊你是说我憋不憋屈,有人没了儿子就算了,为了利益最大化还打算拿这件事讹诈别人?那是是不是某天我家养的狗死了,我也要过去找某人要求赔偿一番?”

    朱儁闻言不由得摇了摇头,这个弟子最大的问题就是有点心直口快。想到什么说什么,完全没有考虑别人的感受。把别人的儿子和一条狗命放在一起,这妥当么?!

    “呔,竟然敢如此欺负我卫家!三位供奉,有劳了!”卫家家主其实早就想好了策略,李明认怂主动交出配方那自然是最好;实在不给,赌斗一场打赢了也算,他们死了儿子,在道德制高点上,不怕李明不怕以一挑三;若李明不肯赌斗,那么借机爆发,让人杀了他。

    说到底李家还不是世家,没有后裔的家庭怎么能叫做世家?李明也没有什么亲人和族人,他死了李家自然就分崩离析了。不少人可眼馋他麾下那几个家将,以及他家里的那些秘籍,只怕荀氏都未必能够保持淡定,而他们卫家只需要酱油的配方就好!

    三人闻言立刻爆发出来,二话不说就朝着李明杀了过去。

    “日曜小心!”朱儁刚刚上朝,自然不可能全副武装,值得拔出腰间佩剑,想要上前支援一二,而荀采最为机灵,偷偷吩咐了小翠和小莺回去把李明的破军和斩将给拿了出来。

    此刻刚好来到门口,见状立刻将东西丢了出去,高呼:“姑爷接武器!”

    “谢了!”李明连忙回头,把长剑别到腰间,长枪直接拿在手里,一个突刺朝着三个供奉杀了过去。瞬间长枪化为一道流光,直接射了出去,直接朝着一个供奉刺了过去。

    那供奉咆哮一声,直接就迎了过来,手中却是一把殳,也就是狼牙棒的原型。一殳敲出,却是伴随着猎猎风声,可见这一招威力有多大。

    却不想李明那一枪,却是如同游蛇一般,巧妙的避开了这一招,直接就朝着那供奉的胸膛刺了过去,后者却也不躲,直接就硬抗了下来,只听“叮”的一声,长枪居然没有贯穿他的身体,却也是让他皱眉不已,显然这一下子依然很痛。

    “金刚功?”李明不由得苦笑,这个功法是不是有点烂大街了?

    “死!”另外两人却是直接一人一边,直接杀了过来,一人用剑,不多时已经是漫天剑影;一人用枪,长枪快若流星。

    “奇门八荒枪!”李明淡淡一笑,骤然旋转起来,手中长枪伴随着他的旋转也是飘忽不定,枪势根本不着边际。

    “叮叮当当”几下,两人的武技不是被招架了下来,就是直接被打断了回去。而最开始的武者见状,直接运转全力,提起殳就想要朝着李明砸下来。

    却不想刚要动,整个人突然“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整个人就挂了。

    在他面前的李明很无奈,你要打就打,文明点,不要动不动就喷的别人一身血好不?看看,这可是荀采给自己亲手缝制的,外面可买不到的喂!

    “啊!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两个供奉也是懵了,这个供奉他们也认识,才三十来岁,正是年富力强,也没听说有什么病,怎么突然就吐血了?

    随即却是看向李明,毕竟就在不久前,李明一枪可是明确打在对方的身上。可问题又来了,这一招可是根本没有破防,为什么会这样?

    真相只有一个,那还真是李明干的!在兰台看那么多本书还是有好处的,回来默写出来,顺便看看有什么书可以融合融合的,结果现有的玄级初级武技根本没有融合的可能性,功法倒是融合了几本,只是没有血煞心经那么高级。

    玄机初级的武技他没兴趣学,现有的高级武技都还没有修炼到极点,何必再修炼别的?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早些时候学习的游蛇枪法,与一本名为《毒牙袭》的黄级武技产生融合提示,然后在融合之后又和《突刺》产生反应,最终融合成了一本玄级下品武技。

    幽冥蛇击lv1:玄级下品枪法,速度骤然提升50,攻击1个目标,造成200的伤害,50暴击,同时在目标体内打入一道内气,若目标使用内气,造成300伤害,30出现致命伤害,冷却时间80秒。

    刚刚那一下子,最初显然触发了暴击概率,毕竟破军枪本身就有提升20暴击率的效果。顺带一提的是,暴击率和暴击伤害是不同的概念!

    暴击造成双倍伤害,400的伤害难怪就算是对方修炼的是《金刚功》也不由得皱眉!关键还是后续打入对方体内的内气,就如同毒蛇一般蛰伏起来。对方不用内气或者查看发现了,那么想办法解决那还好!如果不管不顾直接动用内气,这股内气就会顺着经脉直接发动袭击,概率会袭击丹田和心脉,所以会有30的致命伤害,结果似乎出现了……

    这要怪那个供奉的运气太差吗?反正他的心脉已经毁掉了,就算修炼《金刚功》难道能够把内脏也练成金刚不坏?当然没办法,于是他挂掉了!

    “诶呀,这位供奉是不是身体不便?话说你们卫家怎么回事,这供奉都身体都那么糟糕了,居然还拍出来,还有没有公德心了?”李明管你那么多,直接就开喷起来。

    “哈哈哈!”周围的看热闹的观众纷纷笑了起来,不少还是下朝的达官贵人。

    “我们走!”见识了李明这一招,卫家两个供奉哪里还敢继续打下去,卫家家主也知道占不到便宜,那还打个啥子,真的把供奉打光了,那么卫家也就完蛋了。

    “说好的玄级秘籍呢?”李明看向卫家家主。

    “我们何曾与你赌斗过?”卫家家主立刻赖账,反正他就一口咬定没有约定赌斗。

    “你家无理取闹,还溅了我一身血,我很不爽,我要找你们卫家算账,改天便登门拜访!”李明直接耍起无赖来,反正你耍赖我也耍赖,到时候大不了大脑卫家灵堂!

    “你!”卫家家主不由得看向朱儁,而后者别过头去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

    “算你狠,武技稍后送上!”卫家家主咬了咬牙,“但你要懂规矩,武技不可轻传!”

    “安心好了,反正我不传给外人!”李明淡淡一笑,心中却是在说:家将不算外人!至于家人和家将以外的,非亲非故的也没有传授的必要!

    “我们走!”卫家家主跺了跺脚,那供奉的尸体都没有带,就指挥大部队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