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5章 卫氏的责难

    转眼至今已经到了乙丑年二月,农历185年3月。

    很多人还沉溺在春节的气氛之中,只可惜刘宏却没办法愉快的玩耍。就在前两天,皇宫发生火灾,南宫遭到焚毁。找大臣问该如何解决,袁隗说:“府库空缺!”

    没钱了皇帝老子,你自己想办法,实在不行动用点内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刘宏当即就爆发,老子身为一国之君,修个宫殿都没钱?一个不爽,袁隗这个司徒就被免职了。在闭关了一天之后,刘宏加大的今年的各项税赋,同时宣布所有官职想干就得花钱,从三公到下面的县令,想当就给我花钱买,获得升迁资格也要花钱才能升迁!

    “父皇疯了吗?那么惹人愤恨的决定都做出来了!”刘廷砸掉了大厅里面用来装饰的陶器,还是觉得没有解恨。自己和申月帮助他维持大汉的统治,结果他却不断的在败家,继续这样下去,他们就算再努力,只怕也没办法避免大汉崩殂的结果了!

    “听闻是张让那厮的谏言,不过若陛下没有同意,也没办法下达这样的命令!守德刘廷表字,云台这边也要管,但我们必须要为自己考虑好后路了!”申月提议道。

    “好,一切都听你的!”刘廷当然知道所谓的后路是什么意思,只是不由得叹息。

    那是和申月私下喝酒的时候,他低声对自己说的:“你若有心,我愿意扶持你成为新皇,到时候大汉中兴,由你来完成!若不敢,则选一个地方担任郡守,静观天下剧变!”

    申月在这个时候,其实已经看穿了大汉走到尽头的这个事实。只是作为深度弟控的他,更在意的只有刘廷一个。

    “好吧!短期内,我就向父皇求官!”刘廷叹了口气,同时也是做了决定。

    “哈哈!总算可以离开这个鸟地方!”典韦顿时大笑起来,他很不喜欢雒阳,这里的人都眼高过顶,看他的时候都有几分不屑。偏生还不能做出什么举动,免得连累刘廷,这段时间可以说是他憋得最厉害的时候。

    几天后,李明就得到一个消息,刘廷出钱买了汉中太守的职位,然后带着申月和典韦上任去了。也就是典韦和他哥哥说了这件事情,否则的话李明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

    “身为云台的主管,居然放下职位跑去当太守?”李明觉得,这件事只怕不简单。

    “要不夫君也买个郡守的职位当当?酱铺已经开始营业,生意还是很不错,价钱虽然不高,但架不住量大,现在只要酱油酿造完毕,立刻就有人订购!雒阳周围的好几个农庄,已经都开始种豆子了,就等着我们过去收购!”荀采看出李明的羡慕,不由得打趣道。

    “现阶段还不行!”李明摇了摇头,能够到地方担任官员,他当然想,毕竟谁都知道这他x的乱世就要到来,最多不超过四年何进会兵谏,然后他的死会成为宫乱,最终导致董卓入京,直接推动了群雄割据的发生。

    换言之,他只有不到四年的时间,去发展自己的势力。否则就只能如同曹操一样,随便募集个几百上千的士卒,然后根本没有来得及怎么训练,就直接上战场,然后中了埋伏差点自己的小命都不保。

    不过现阶段不行!只因为如果记忆不错的话,那么再过一个月,北宫伯玉就要叛乱!

    这可是一个刷功勋的好机会,甚至可以刷刷威望。而且西凉那边也有几个他想要招募的人才,比如说马超,比如说马岱,比如说庞德,比如说阎行,比如说贾诩。

    马超可以说是他比较喜欢的人物,仅次于孙策,和徐晃算一个级别,就喜欢程度而言。于是稍微调查了一下,然后自然而然调查出了差点杀了他的阎行,还有他的族弟马岱,还有后续入伍的庞德。

    至于贾诩,李明很喜欢他那种睿智,还有自保之道!更主要是,麾下多一个军师也没什么坏处,目前能招募到的高级军师里面,也只有他了!话说回来,这个时间段,马腾似乎还在天水担任小吏才对,还没有起来造反吧?嗯,可以考虑一下一锅端!

    荀采似乎意识到李明有些打算,不过她却乖巧的没有发问,只是和他腻歪在一起。两人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几乎都是腻歪在一起。

    又过两天,崔烈花了五百万钱五千贯,买下司徒的官位。这个举动,让得知此事的士人顿时炸开了锅,认为他坏了规矩。不过崔烈可不管那么多,安安稳稳的上位,接替袁隗成为了大汉新的司徒。

    过了不到五天,各地的奏折蜂拥而来。不是告状的,而是告急的。青州、冀州、兖州甚至交趾这样的偏远之地到处都是叛乱的消息。好不容易心情变好一些的刘宏,在收到了这些奏折之后,据说摔了一晚东西……

    刘宏的心情好不好,李明不知道,他直至到自己的心情肯定是不好了!

    “李明小儿,还我儿命来!”大白天的,一支大概五百多人的队伍披麻戴孝的,直接就堵住了李府的大门,为首的两个中年人带着哭腔怒吼着,又有家丁不断拍打李府的大门。

    “什么情况?我弄死谁了?”李明顿时直接走了出来,怒吼一声,过年这段时间他除了在城外的庄子那边锻造武器,要么就是在家里和荀采腻歪,杀过谁了?

    又不某个大师,千里之外就能够挥挥手指把人戳死!

    “我且问你!”为首的中年人悲愤的站了起来,“是不是你告诉蔡家女,少女有孕容易难产?”

    “所以说呢?”李明没有直接回答,不过那语气已经很明确。说起来他才最不爽,是自己说的没错,但那么说怎么就害死你家儿子了?

    “蔡家女去查了,真有此事,于是希望延迟婚约,到十八岁再成亲……我家仲道身体本来就不好,知道此事顿时气恼,一口气没喘上,人就这样没了!”中年男子旁边的中年女子顿时痛呼起来。

    所以说是卫仲道挂了,然后你们直接上门找我这个‘罪魁祸首’了是吧?话说,你们家卫仲道体质那么弱,就别要祸害人家小姑娘家家了好不?

    不过是把婚约延迟到十八岁,用得着那么气愤?真是喜欢人家,十二岁和十八岁有什么区别……慢着……自己是不是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莫非,你们家的卫仲道,就喜欢年纪小的?”李明不由得皱起眉来,则还不是普通的萝莉控,这年龄段已经有点犯规了好不?警察叔叔,就是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