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9章 童渊与赵云

    接下来的六天时间里,李明几乎把自己关在书房里面,好在肖遥、辛毗和戏志才三人很快就过来帮忙,否则的话要把这三百多本书抄录下来,还真不容易。

    李明负责背书,辛毗负责抄录,戏志才负责校对,荀采负责抄正,最后由肖遥整理成册。如此也花费了六天时间,才把这三百多本书都给默写下来。

    “主公的记性真是惊人!”随着最后一本书抄写完毕,辛毗也不由得松了口气,随即看向正在喝水的李明,苦笑着说道。

    “三百多本书,我的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背下来!关键是主公背下来了,还没什么错误!”戏志才也不由得苦笑,他负责校对,每一本书几乎没有不通顺的地方。至于偶尔一两个字不通顺的,问题也不大。

    反而是辛毗抄录的速度太快,偶尔会有抄错的地方,已经经过他的校对纠正了回来。

    “说起来,你那本记得如何了?”李明看向辛毗。

    “十万字,如何能立刻背下来?”辛毗苦笑着摇了摇头,周氏六韬针对六韬进行扩展和详细说明,并以实战的数据阐述死读书不如无书的道理,讲究的是因地制宜,切忌墨守成规。

    话虽如此,文韬篇依然没有记载,或者说被阉割了。毕竟文韬的主要内容已经不是战争,而是关于后勤工作和情报工作方面的事情。或许是和帝王心术沾了点边,所以直接就被阉割了,就算是第三层的六韬,也没有文韬篇。

    “十万字,我拼尽全力也不过记下了三万字。”辛毗苦笑,好在袁阀也算厚道,好歹是赏了一本黄级武技,况且在背诵这本书的时候,他的统兵知识也得到了不少的提升。

    “说起来,明日便是与王剑师约定的日子,夫君可不要失约啊!”荀采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提醒道。

    “对了!我还要去见见那个枪法大师童渊呢!”李明拍案而起,这可是难得提升枪法的机会,不管如何都不能错过了!

    书本已经抄录完毕,戏志才等人自然也不会继续呆着,纷纷告辞而去。这次帮忙他们也不是没有好处,那么多本书籍经手,总能学习到一些东西。李明打开从属面板,结果发现三人的智力和统御都有不同程度的提升:

    张默表字慎言:武力72,敏捷69,智力70,统御88,魅力72。

    肖遥表字鹏飞:武力78,敏捷55,智力75,统御77,魅力76。

    戏忠表字志才:武力13,敏捷27,智力98,统御50,魅力58。

    收获最大的莫过于戏志才,统御从20点提升到了50点,30点的幅度不可谓不大。而张默的统御,也是越来越高,这个属性镇守一方完全合格,只是他本身并不喜欢出头。

    怎么说,主要就是有点甘于平淡,只想着当个副将,需要的时候出面排忧解难。至于独领一军,镇守一方什么的,却是想都没有想过的样子。

    第二天清晨,李明便已经洗漱完毕,整理了一下仪容,然后前往英雄楼。

    算起来时间已经过了二十天,炉子已经搭建完毕,材料也已经就位。不仅有以前绮罗阁给的陨铁,还有在匈奴营地里面缴获的几块骨金,甚至这次刘宏也赏了不少的材料。

    只是煤炭还没有就位,不需要太急。短期内先把锻造等级提升上去,才好正式锻造!

    李明也有考虑过,如果今天能入童渊眼缘,那么说不得还要在他门下学习一段时间,少则十几天,多则一两月。锻造的事情,怕是有可能又要延后了!

    到了英雄楼,结果依然是那个早些时候接待他的杂役,或者说是王越的弟子。在王越门下学习的日子,李明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史阿。

    “将军那么早就来了?”李明只是记名弟子,是以史阿并不把他看做师弟。

    恰好王御到来,史阿一改僵尸脸,带着几分微笑迎了上去:“师弟,怎么来那么早?”

    “日曜,听说你闭门著书,不知道可有成果?”王御看到李明,上前打趣道。古代没什么娱乐,是以有点风吹草动都被到处传扬。李明闭门不出抄书,外面却是传得有板有眼,说他是闭关著书,或许是看着大量的竹简和白帛送入李府,才有人那么传出去的吧?

    “哪有著书?李某之前去了兰台,背了几本书下来,这不闭门抄书么!”李明苦笑。

    “那也是大机会,王某甚至都还没有机会去一次!”王御打趣道。

    这个时候,远处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名孩童走了过来,男子大概五十来岁,而孩童则不过八岁上下。两人都是身穿白色武士袍服,虽然略带风尘,却显得非常精神。

    “襄阳童渊,携关门弟子赵云前来拜会,不知王剑师可在?”中年人上前,自我介绍了起来,同时说明了来意。

    “师尊已经在后院等待,请随我来便是!”史阿显然已经接到了吩咐,见到童渊到来,便示意两人跟着他进去。

    对于童渊,其实李明很陌生,毕竟没有任何概念可言。但是他身边这个孩童,居然叫做赵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白马银枪赵子龙?对于赵云,李明也就大概知道他是常山真定人士,最出名的就是白马银枪的形象,至于师承于谁,具体人生轨迹,还真不太懂。

    王越此刻也是一身武士袍服,端坐在后院之中。看见童渊进来,两人拱手遥相行礼,算是问候过了。都是江湖豪客,没必要那么文绉绉的。

    “几年不见,童老哥风采依旧!”王越淡淡一笑。

    “却不知贤弟在雒阳这繁华之地呆了几年,剑法是否退步?”童渊不由笑道。

    “有没有退步,打一场不就知道了?”王越大笑,随即就发动了抢攻。

    “贤弟也太性急了!”童渊摇了摇头,随即举枪直接杀了过去。

    局外人纷纷退了开来,把整个后院让给了两人。饶是如此,哪怕相隔很远,李明居然也能感觉到两人的战意,时不时罡风呼啸而来,居然割开了李明的脸颊,这仅仅是波及。

    “这便是宗师级别的战斗?”李明不由惊叹,和这个相比,他以前所谓华丽的杀怪技巧,简直不值一提。

    三百多个回合之后,双方这才罢休,也没打出个什么来,最后以平局论。说来两人不过是切磋一番,又并非死斗,当然是点到即止,用王越的说法,这便是武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