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63章 指导与推荐

    “原来如此,虽然以前我就发现,但本以为你的天赋而言,这些应该都不是问题。看来这次和须卜的战斗,终究还是暴露出来了!”朱儁仔细听了李明的描述,然后点头说道。

    李明一愣,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

    “看来你或许还没有想到,那我就直接说好了!”朱儁见状,叹了口气,“你学习什么东西都很快,甚至能够举一反三,这个为师甚为欣慰。真正可惜的是,你虽然好学,但却没有把这些武技修炼下去,将其修炼完满。

    玄级武技的确厉害,但如果只是初学,那么威力说不得还比不上熟练的黄级武技,同理,有些人就算会黄级武技,在战场上也有可能会被经验丰富的老兵所杀,所以武技能让你更轻松的杀死敌人或者敌军,但如果不修炼至大成,那么效果也将大打折扣!

    当然,我也没资格说什么,为师创造血杀枪法和血煞心经,前者不过能熟练使用,后者也不过修炼到第四层,高级武技虽然威力大,但修炼起来也更难,而且越到后面,纯粹的练习也越来越没有效果,需要一些感悟才能提升。

    你还年轻,前往不要因为很容易就能学会武技,而沾沾自喜。路还长,先把手里的技能修炼好,才是正道!否则,这样的事情还会不断发生!”

    说完,举了举手中的枪头,顿时让李明顿时羞愧难当。千言万语,最终只是拱手回道:“弟子受教了!”

    朱儁的话其实他早就有所感悟,越高级的武技,升级需要的经验越高。甚至级别越高需要的经验也越多,可以通过击杀敌军士卒或者将领适当提升,不过随着等级提升,击杀一些弱小的敌军和敌将,对武技的提升也非常有限,甚至完全没有效果。

    不得不说,这个数据化效果在某些地方,倒是非常讲究合理性。否则他直接找一批死囚,或者一些异族,日夜不断杀下去,什么技能不能练满?

    还有一个办法,可以小幅度提升武技的熟练度,那就是在半自动化的情况下进行练习。每一次完美的使用出武技,经验都能稍微的提升。相反如果是自动模式,则没有效果。不过这个幅度,相较在沙场上攻击强大敌人获得的经验,就少得可怜。

    最让他无奈的是,和匈奴人拼杀了一番,结果一个等级都没升。

    至于五虎断魂枪,朱儁的意思只要找一根合适的枪杆换上便是,不过李明最终还是把这把长枪留了下来。朱皓已经开始练武,以后或许需要用到。他已经有打算自己打造,一把专属于自己的武器,再留下五虎断魂枪已经有点浪费。

    朱儁见李明心意已决,也不再强求,只是让朱皓好好谢谢李明,少不得又要客套一番。离开之前朱儁提及拜访王越的事情,李明这才想起,连忙表示稍后就过去。

    回到家中,荀采迎了上来,夫妻一个多月不见,自然是腻在了一起,让四个美婢看得羡慕不已。如此腻歪了一天,才在荀采的催促下,带着一些礼物前去英雄楼。

    “客人想要点什么?”英雄楼也算是雒阳有名的酒馆,兼具旅馆和酒馆的功能。不过档次到底是低了一些,更多是江湖豪客路过,会冲着王越的名头过来下榻,这才维持下来。

    “某此番前来,只为拜访王剑师,不知剑师可在?”李明笑了笑,递上了拜帖。

    杂役见李明不是来吃饭的,多少有点皱眉,不过看到拜帖上的名讳,却是不敢怠慢。北中郎将虽然在雒阳不算什么,但李明本人在雒阳倒也算是出名。

    “师尊正在休息,阁下请稍坐片刻,我这就去通禀!”杂役热情的把李明迎了进来,示意他在这里等待,然后就直接上楼去了。

    “原来是王越的徒弟啊……”李明点了点头,难怪这个杂役没有那种卑躬屈膝的感觉。

    三分钟后,一名中年男子在楼上走了下来。或许是气势内敛的关系,李明也看不出他的深浅。走起路来却是说不出的飘逸,好歹习武一段时间,李明只觉得哪怕王御看似随意,却是一点破绽都没有,真不愧是剑道大师!

    “王越见过北中郎将!”王越笑吟吟的上前,朝着李明拱了拱手,算是打了招呼。

    王越乃是御前剑师,负责教导两位皇子剑术,实际上没有真正的官职和真正的权力。不过也因为有这个身份在,他见到官员,也不需要自称‘草民’,免去了一些规矩。

    “剑师客气了,日曜此番却是有求而来,还请剑师不要怪罪……”李明拱手还礼,命人把礼物留下,然后把朱儁的荐书递给王越。

    “本来应该更早过来才是,只是军务繁忙,一直没有时间。”李明歉意的说道。

    “市井传闻,李中郎将善用长枪,但看来,中郎将却是枪剑双绝了?”王越看了看荐书的内容,然后笑吟吟的看向李明。

    “学了些剑法,打算作为近战对敌用。”李明谦虚的说道。

    “我的剑法乃是刺杀之剑,讲究的是狠辣和快速的致命,用于游走江湖和防身倒也罢了,却不太适合用于战阵。”王越顿时有点为难。

    “战阵之间,偶尔也会面对和敌军将领一对一的局面,到时候恩师你的剑法自然有用!”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传来,李明回头一看,却是王御笑吟吟的走了进来。

    “许久不见,恭喜日曜再次高升!”王御来到李明面前,拱手招呼道。

    “原来令行王御表字乃是王剑师高徒?”李明倒颇为意外。

    “也是机缘巧合,族叔怕我太胡闹,于是把我拜托给了师尊。”王御露出无奈的笑容。

    随即看向王越,躬身请求道:“李明乃习武之奇才,必然不会辱没了师尊的剑法。”

    “也罢,既然右车骑将军和你都出面求情,那么王某就收下你这记名弟子!”既然是要当师父了,那么王御的语气自然也就不客气了许多。

    “李明见过师尊!”李明拱手行礼。

    “你我只是记名师徒,你的师尊乃是朱儁!师门不可乱拜,否则将为世人所不容!”王越却是将他扶起,然后训斥道。

    “弟子明白!”李明拱手,王越闻言苦笑,却也是受了这一礼。

    “没想到这院子居然如此宽敞!”王越带着李明进入后院,看到这比英雄楼还宽的后院,李明都不由得感叹起来。

    “哈哈哈……”王越淡淡一笑,“王某到底是武者,总要有个地方锻炼才行。时不时还有些豪侠慕名前来,希望王某指教指教,也不好都往城外跑。”

    王越这番话其实已经很谦虚了,来指教,只怕是来踢馆吧?李明恶意满满的想到。

    李明是带艺拜师,王御也不知道该从哪里教起,索性拿起一把练习用的长剑,丢给他之后吩咐道:“让我看看你的剑法,记住不要用武技!”

    李明闻言,直接开自动档,使出了‘基础刀剑’,一遍演练下来,凭借着被动技能‘刀剑进阶’,倒也是耍得有模有样。

    “你这剑法痕迹太明显了,不要拘泥于别人的教导,按照你的想法来舞剑!”王越看了却是皱起眉头说了句,随即继续要求李明舞剑。

    李明无语,自动档既然不行,那么就换成半自动档的。于是又当成王越的面,耍了一套剑法,然后看向王越,等待他的评价。

    “这次稍微有点意思,但还是太刻板了一些!”王越摇了摇头,随即拔剑起舞。

    王越的剑法偏快,但没有多余的动作,看起来似乎也是一板一眼,却似乎多了某种东西。看了十多秒李明才反应过来,这剑法里面附加有某种‘剑意’。

    “看出什么了吗?”王越在三分钟后停住了舞剑,然后看向李明。

    “师父刚才的剑法里面,可是附加了剑意?”李明苦笑。

    “孺子可教!虽然不知道,你从哪里看过我剑法心得,不过你的剑法已有我三成真传,可惜到底是太过于呆板,根本没有领悟其中的重点!”王越点头,李明耍出的剑法里面,有太多他的痕迹,作为创始人他如何看不出来。

    “早些时候,左中郎将曾经送给日曜一本心得……”李明连忙解释。

    “王某并非怪你什么,那个剑法心得既然能传出去,就意味着王某并不介意别人学习!”王越笑了笑,说起来当年刚来雒阳,为了能够得到一官半职,这样的心得他送出去不少。

    这样也好,李明修炼他的心得,剑法里面就有他的痕迹,如此再教导起来,就容易许多了。很多东西也不需要从头教导。不少剑士都有各自的用剑习惯,换了其他的情况,仅仅是纠正用剑习惯,只怕都要花费不少时间。

    很多人不喜欢带艺拜师的弟子,很大程度就是因为这样。另外也担心这个弟子拜入师门的动机不纯,真正的传人,果然还是应该从小时候开始培养起来好些。

    “严格来说那个不是剑意!”王越挽了一个剑花,“剑法是活的,而你却一板一眼练,把活剑练成了死剑。剑法既然都是死的,你还指望它会有剑意?”

    随即耍了两招,很随意的两招,却是快得一晃而过,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我练的是刺杀之剑,所想往往是如何用最少的招数杀死目标。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寒门出身的游侠,无人教导下我的剑法几乎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结果。”王越感慨道。

    从一个寒门出身,没有接触过任何武技和练炁之法的人,走到如今这个地步,其中多么艰难可想而知,偏偏王越做到了,还成为了大汉最出名最强的剑师。

    “我不会任何武技,所以我也教不了你任何武技,我只会让你如何明白,什么才是剑,然后是如何去使用剑。至于最终你会走到什么程度,就看你自己的感悟,这个我帮不了你!”王越看向李明,非常郑重的说道。

    “请师父赐教!”李明拱手高呼,他有四个月的时间,练剑上面他最初只打算花三天,然后花四天时间去兰台百~万\小!说,趁着这个时候,把炉子和铁砧给弄好,另外他还委托荀氏帮忙寻找煤矿,甚至有打算进一步改良冶炼炉子,比如加入鼓风机什么的。

    不过如今看来,只怕没那么容易的样子……

    十天的时间,李明接触王越足足十天的时间。这段时间使用‘基础刀剑’的时候完全是开半自动档模式,回到家的时候则完全是手动档去认真学习。每每有所感悟,便去找王越求教,王越更多时候没办法解释,只是通过比剑的方法来教导。

    他是一个出色的剑客,但绝对不是一个出色的老师,甚至有点糟糕,值得佩服的是他对剑法的领悟很高,而且教导起来也会尽心尽力。

    只是这种教导方法,只适合领悟能力高的人,换了个人或许就纯粹是被欺负而已。

    王御也是每天都会过来修炼,时不时在王越的安排下和李明搭搭手。听闻王允已经开始给他铺路,或许过段时间就会入伍从军。太原王氏本来就是将门,后裔参军再正常不过。

    不过王御给李明的感觉,就是他不是一个纯粹的武人。只因为他的文化功底其实比武艺更为深厚。硬要说的话,应该是和辛毗一个类型的存在,走的应该是统御的路线。所以也没有修炼长枪或者别的武器,学习剑法能防身杀敌就好。

    “好了,该教的已经教会,剩下的你自己回去领悟。说到底你到底不是我的弟子……”王越在第十天的傍晚,对李明说道。

    能传的剑法已经传授出去,剩下的就是如何把一个人变成刺客的剑法,也是他的真传剑法。这个非真传弟子,他不会传授下去,况且这种剑法也不适合大规模传播。

    打开个人版面,‘刀剑进阶’这个被动技能,技能说明发生了改变:使用刀剑攻击或武技时,提升50威力和格挡概率,提升20暴击率,10致命一击,武技使用后自动切换回‘基础刀剑’技能。

    原本因为没有武技,开始变得鸡肋的剑法,又焕发了新的活力。真正让李明苦恼的是,为什么不是枪法进阶呢?毕竟,他用的最多的,应该是枪法才是……

    “说起来,日曜似乎更擅长枪法对吧?”临别之时,王越却是叫住了李明。

    “正是如此!”李明不知道王越为什么会问这个。

    “我有一个好友,名叫童渊,倒是个武道大家!我们相约十天后在雒阳切磋,如果日曜打算学习枪法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引荐一番!”王越提议道,十天的接触,他能感觉到李明在习武方面的确很有天分,剑法尚且如此,最精通的枪法应该会更好。

    于是不由得有了,给那位老朋友引荐一番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