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57章 匈奴前锋军

    阵亡了三百余的士卒,其中一百多个死于毒雾,另外少数中毒太深清净符也没办法救回来。同时在战场上混战的时候,也同样有一些士卒伤亡。

    不过相对这场战绩而言,却是非常了不得了。毕竟对方可有二百多个黄巾猛士,这些家伙虽然没什么脑子,但每一个都有武将级别的战斗力。

    讨逆和剿匪也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功勋计算的方法完全不同。这次回去,这数千首级,完全可以获得丰厚的奖赏,在这个面前阵亡和伤残士卒的抚恤还真不算什么。

    “说起来!”李明在北上的路上,似乎想到了什么,“这匈奴人不是在五原郡安顿下来的吗?就算南下也不应该可以离开并州,进入司州啊!”

    “主公有所不知!”戏志才苦笑,“这并州地广人稀,本身也没什么可以抢的。这些年匈奴人多次打草谷,偶尔被汉军击退,不过到底胆子是越来越大。今年更是猖獗,没想到居然越过了西河郡,直接就进入了司州范围内!”

    “这些草原上的家伙最是可恶!”徐晃对草原民族比较了解些,“别看如今匈奴人对大汉卑躬屈膝的,下面的人都野着!那些家伙根本没有所谓的国家,也没有一个真正的政权,更多是以部族为单位群居,有时候族长的权力比单于的还要大!

    至于说打草谷,其实匈奴人最近二十几年打草谷的次数相对少许多,他们也开始耕种,开始在五原郡过着和汉人一样的生活。所以这次我觉得不仅仅是打草谷那么简单,是有预谋的入侵,或者说是一种试探!”

    “那么说起来的话,当时在绮罗阁,那几个匈奴人,似乎也是有意而为之!”辛毗突然反应过来了,“毕竟他们名义上到底是使者,作为大汉的臣属,来到大汉国都不战战兢兢的,反而如此嚣张,这本不正常!”

    “不排除就如同他们单于所言,这是下面的族长瞒着他进行的朝贡贸易呢?”李明问道,毕竟他记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类似这样的贸易可不少,甚至他们的国王都不知道。

    依稀记得明朝就有过,某年出现了两次倭国使团进贡的情况,之后才意识到被耍了,于是给倭王发了堪和,唯有拿着这玩意来,才算是合法的使团。

    讨论了半天,结论就是:匈奴人不安分了!至于别的?那就不是他们需要操心的事情!

    毕竟一个统御五千杂牌军的中郎将,连上朝都做不到,还指望能影响朝廷的政策?说到底,话事权太少,有事情那也是高个子担着,何必瞎操心!?

    李明要求赶路,士卒们也是豁了出去赶路,若非辎重拖累,只怕一天百里也是可以做到的。当天就走了三十里,小半天能做到这个地步,这已经算是精锐级别的程度了。

    到了第二天,却是直接走了八十多里,距离蒲子县也不过还有不到七十里的距离。直至这个时候,速度才放慢下来,第三天仅仅前进了不到四十里,同时斥候也是最大限度的放了出去,消息也不断的汇总回来。

    终于,在第四天中午的时候,斥候前来汇报,发现五百多个异族骑兵,应该是零散的匈奴部队,或者是匈奴的先锋军!

    其实打草谷没那么严格,每个部族出人,然后组织起来南下,看到什么就抢什么,反正家里缺什么就拿什么。够了就走人,不够继续南下,拿走的东西越多,冬天过得越好。

    对于匈奴人来说,能不能过一个肥年,就看这一把能赚多少!他们也在计算,计算汉军得到消息,然后派兵过来的时间,算来算去,至少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

    他们离开这里,只需要小半月。到时候就算汉朝的铁骑杀过来了,也不过是跟在他们身后吃尘而已!正是这种来去如风的特性,使得每次草原民族南下打草谷,前线的压力都会倍增!朝廷更是首当其中,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能对付否?”李明看向徐晃,五百多普通骑兵的话,他可没有出手的想法。

    “能!”徐晃拍了拍胸膛,麾下只有三百,但要对付五百蛮夷,不成问题!

    “杀光,我的原则就一个虽远必诛!”李明缓缓说道,但眼神之中的坚毅,却是在向周围所有人传递他的态度和原则。

    胆敢伸爪子的,都砍断!其实砍断还不过瘾,只可惜没办法来一场千里追杀!

    不需要渲染,哪怕经过三天的强行军,士卒们依然士气如虹。五千逆贼都已经杀光,还在乎你这区区五百蟊贼?三百斥候直接就杀了出去,严格来说这是他们第一次集体冲锋!

    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发挥,只因为他们已经操练过无数次,只因为李明心中,其实真的希望能够组建一支骑兵部队,甚至是一支能和西凉铁骑,并州狼骑,甚至是虎豹骑相提并论的精锐骑兵!可以说对于骑兵,他要求的严格程度,比步兵还要高得多!

    在徐晃的带领下,骑兵迅速化为一道尖锥,直接朝着前面扎了过去。而这个时候,在不远处的匈奴先锋队,是的,他们的确是先锋部队,他们的任务就是侦查汉军的情况,同时确保最合适的行军路线。

    或许是一路的顺风顺水,这些先锋军们居然是在先聊着,聊着之前攻破那个坞堡之后的收获,比如说某某女人是多么的水嫩,又或者里面有多少多少的粮食。

    说得最多的还是练炁的秘籍和武技,可惜被他们的族长给拿走了。这玩意草原更稀少,也更宝贵,很多草原民族已经想通了,想要和大汉斗,首先就要练炁!

    话说当头,只觉得眼前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一道黄沙,听着那隆隆的声音,一直生活在草原的他们,自然明白这是一支骑兵部队正在前进。

    就在这个时候,徐晃等人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并且迅速朝着他们这边靠拢。

    “汉军?可是汉军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快?”为首的匈奴人顿时皱起了没有,随即笑了笑,“有什么好怕的?他们比我们还少,杀了他们!”

    随即举起手中购得环首刀,顿时高呼:“长生天保佑,赐我战无不胜的力量!”

    其他的匈奴人闻言,也是举起武器高呼:“长生天保佑,赐我战无不胜的力量!”

    匈奴人擅长巫祝之术,一声怒吼,所有人的肌肉迅速膨胀起来,双眼已经变得鲜红无比。一时间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胸中充满着强烈的战意。

    同时策马向前,直接杀向徐晃部队。

    “小心点,跟紧我!”徐晃高呼一声,直接扎入敌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