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7章 暴风与敌情

    对于飓风枪法,李明非常满意,这玩意在群战的时候绝对是能打出无双乱舞的存在。真正让他郁闷的是,这玩意消耗的内气可不低。

    好在他的等级每次提升,就能感觉到气血和内气也会不断的提升,应该是和新手期hp和mp会随着等级提升而提升的意思是一样的。如此,这点消耗他还能的承受得起!

    “诶?还有?”李明本打算关闭个人面板,结果却是发现后台还有一个提示,打开一看,上面赫然写着:刀风残与疾风枪法契合,是否融合?

    x的,敢情只要条件符合,可以复数融合的啊!

    李明曾经试过,就算他重新拿起虎威枪法,或者狼牙突进行翻阅,系统都不会再传来任何提示,也就是说任何武技或者功法,系统的自动学习机会只有一次。他也可以拿起秘籍自己修炼,这个并不影响什么,只是永远都没办法借助系统来修炼,只能自己摸索。

    李明也曾经吐槽过:这种小气的游戏,才不是我开发的!

    如今总算是看到了,一些稍微让他欣慰的东西。那就是哪怕已经融合,但学习过的武技,一旦和现有的武技有可以融合的情况,会再次提醒。

    融合,当然要融合!反正刀风残已经没办法使出来,能二次融合那是赚到了!

    于是疾风枪法这套黄级下品枪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名为暴风乱舞的枪法:

    暴风乱舞lv3:黄级上品枪法,攻击1个目标,瞬间造成15次36的伤害,40概率打出一道风刃,造成120的伤害,冷却时间30秒。

    依然是pvp的武技,不过品级的提升比不上飓风枪法,技能效果也延续疾风枪法的大部分效果,真正提升的地方仅仅是概率出现风刃这个概念。

    融合完毕后,李明简单尝试了一下,虽然没有准确的目标,但在半自动的模式下还是能用出来,毕竟切换到这个模式后,就多了不少主观驱动的概念,不必要那么死板。

    长枪迅速的挥舞起来,几乎是在不到两秒的时间内就使完了这套武技。15次的攻击里面其实只有五次真正触发了风刃效果,只见一道细小的风刃飞舞而出,如果眼前有敌人的话,应该也会直接朝着敌人飞去。

    “原来如此,难怪叫做暴风乱舞,把这套武技练满,只怕瞬间打出好几十招不说,还有可能出现几十道的风刃,那感觉岂非如同暴风临门?不说pvp,半自动模式对准那些杂兵用出这一招,也能杀死好大一片的!”李明兴奋的嘀咕道。

    此刻的他,已经忍不住想要找一大片的敌人,然后狠狠的“唰唰唰”一番。

    次日,按照预定计划,大军即将启程。结果还没有开始离开,李儒却是作为董卓的使者前来,并且递过来十多卷的帛书。

    “平阳郡不同河东郡,强人盗匪没有清理过,故而数量和规模远比河东郡要多得多。只是身为河东太守,主公无法越境剿匪,是以这段时间,也只是收罗了平阳郡一些比较大规模的匪患,以及他们所在的位置,都在这些帛书上记录着。此番中郎将北上,可以顺道将其剿灭!也算为平阳郡的百姓,除去一些祸患!”李儒把帛书放下,然后告辞离开。

    李儒走后,李明却不由得沉思起来。戏志才好奇,于是凑了上来:“主公似乎有烦恼?”

    “我听人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董卓和我不过初次见面,从昨晚开始表现就太热情过头。换了个中低层的,我还能认为是豪爽,以董卓混迹官场那么多年的经验,会这样反而觉得不太正常。”李明苦笑道。

    “呵呵,其实主公的想法也没错,董卓的确带着某种目的,而且都在这些帛书之中。”戏志才闻言不由笑了笑,“主公应该知道,每个世家其实多多少少,都有些经营的门道。董卓深处西凉,门道无非就是牛羊马匹。

    要交易,最划算的无非是走平阳郡这条路,偏生这条路那么多的贼寇,护卫成本太高。他身为河东郡守,也不好直接越境征讨,是以得知我等即将北上剿匪,却是打算借助我们之手,帮他清扫商路啊!”

    那么说来,倒是那个道理。一支商队北上,首先人数是必须要控制的,人数多了,那么就要占用车辆来运粮食。人数少了,在盗贼横行的地方穿行又容易被洗劫。

    一般人遇到这种事情,而且手里有能力的话,自然会想到把这些贼匪都给剿杀。奈何董卓没有这个权限越境征讨,平阳郡的郡守估计也和他不对付,估计也郁闷了很久。

    正好自己要去讨贼,那么刚好来一招驱虎吞狼。仔细想想,昨天晚上他甚至提出过支援的概念,只要自己提出支援,那么董卓自然可以直接发兵北上,而不需要担心朝廷责备。

    “x的,果然是一个老油条!”李明不由得嘀咕起来。

    “只怕这也未必是董太守所为,出谋划策的,估计是之前来拜访的那位李儒!”戏志才笑吟吟的说道,然后选择性把那个什么老油条给忽略了。

    不过知道董卓的意图,反而可以安心看这些帛书。不看不知道,看了才发现平阳郡的匪患的确非常严重,大股的山贼就有四股,分别已经建立山寨,割据一方,在当地比县令的话还有用。

    小股的贼寇更是不计其数,隐隐约约有以白波谷黄巾余孽为首的趋势。至于作为目标的白波谷黄巾余孽,姑且称之为白波贼,这帮家伙在一个月前,已经有人马数千人,而且通过和匈奴的贸易,财政方面应该也很宽裕,可以允许他们进一步扩张。

    李明记得,白波军似乎是在188年起兵,也就是在三年后的事情。三年时间聚集十余万白波贼,可见这贸易的利润是多么的丰厚!

    说起来,似乎还和匈奴人於夫罗勾结连破数郡……敢情如今就已经开始勾连起来了?

    突然觉得,羌渠单于受命讨伐张纯期间,族内突然造反将其杀死,於夫罗顺势当了单于,其中的阴谋气息似乎太浓郁了点!

    “主公,贼人的情报既然已经得知,那我们应该如何下手?”戏志才询问道。

    “没必要舍近求远,四股贼人最近我们这里的,便是这李乐所在的大青寨,且让我们先来一招打草惊蛇,告诉那些平阳郡贼寇我们来了!”李明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