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3章 董肥肥有请

    两月为限,这是朝廷正式下达的旨意,两个月内必须要把沿路的贼匪全部清剿。

    原因有二:一则朝廷刚刚打了一场打仗,已经没有多少物资可以供应,说穿了就是司徒袁隗借故打算让汉帝,如同黄巾之乱一样拿出内帑,只是这次刘宏没有答应;二则如今已经是秋末冬初,两个月后就要进入隆冬时期,这个时候是绝对不适合用兵的。

    朱儁几乎是据理力争,其实黄巾之乱后,各地的确是盗贼蜂起,不少盗匪占山为王,大汉的治安几乎是跌落谷底。关键是最大的一股,在白波谷附近游弋的盗贼,已经探明和黄巾贼有关系,只怕是黄巾贼余孽。

    最后还是有直接情报表示,南匈奴内部有问题,不少不太服从羌渠单于的族长,有可能会纵容族人南下打草谷。李明此番北上,也有应付这群人的意思。只要进入隆冬,那么匈奴人自然也没办法打下去,只能乖乖退走,不过刘宏的意思,更倾向给他们尝尝厉害!

    真正让人郁闷的是,那么重大的任务,居然物资方面却是很大限度的克扣了。按照试图袁隗的意思:这些事情尚未发生,是否会发生更是不得而知。为了一个尚未发生的事情,按照最高标准下发补给,实属浪费!

    得到这个消息的李明,觉得这袁隗是不是专门和自己作对?难道就因为,早些时候,自己拒绝了他的礼物?可是朱儁不是说,这样才会被袁阀看重的吗?!

    心中的疑惑尚未解决,已经是临近启程的时间。李明也只能把这个问题,先放在一边,召集士卒和清点后勤物资,一声令下,全军开始启程北上。

    只是欺负一些流寇或者山贼什么的,老卒根本提不起兴致来。要知道当初黄巾力士都要和他们斗上一斗,如今换成了不成气候的贼寇,自然是不够看。

    唯有那些新兵,难得是第一次上阵,自然是兴奋无比,不少人说不得还幻想着建功立业,好早日获得升迁。唯有徐晃,没有任何表现,中规中矩,只是做好自己的事情。

    “报,前方五十里外发现一伙强人……已经被我什击溃!”出征第三天,离开河南尹进入弘农郡,刚刚过了陕县,也就是后世的三门峡市附近,斥候回来汇报。

    “战绩如何?”李明有点无语,本以为终于有敌人出现,谁知道就被斥候什击溃了。

    “不到一百人,我什一个冲锋,他们就彻底崩溃,杀敌二十,俘虏五十,最后十多人遁入山林不知所踪!我什大获全胜,并无一人伤亡!”斥候什长拱手回道。

    “志才,按说这些家伙也不是反贼,你说直接拿去发卖可不可能?”李明看向戏志才。

    “这个倒不忌讳,只是他们到底当过强人,大部分买家会忌惮,于是很少有人会买。想要买的也肯定会压价,最终卖不出去什么价钱,只怕是要贱卖!”戏志才回道。

    “我们一路北上,只怕类似的俘虏不少,贱卖就贱卖吧!”李明大手一挥,价值不足就用数量堆上去便是。

    “属下这就去安排!”戏志才拱手。

    不过在发卖之前,自然还是要好好拷问拷问,至少要把他们的老巢消息给套出来,否则就没什么意义。半天后,山中老巢也被肖遥带兵攻破,没费劲就将其余党一举成擒。

    “在他们的据点,没有找到多余的粮食,也没有多少五铢钱,更没什么货物。显然这群人刚刚落草不久,还没有什么收入。不过老弱妇孺加起来也有五百多人,全部发卖之后估计也有那么一两贯钱。”戏志才清点了收获之后,无奈的说道。

    扣除发卖期间的开销,也大概就那么几百文的进账,搞得相当于赚个辛苦钱而已。

    五百五十多人最终只能卖一两贯钱,平均每人不到四文钱,人命的低贱在这个时候几乎表现得淋漓尽致。不过如果不发卖,朝廷可没地方装那么一群囚犯,最终也是要杀掉的,到头来才是一文钱都赚不到,还要倒贴一两顿的饭钱。

    “难怪地方官府都没有去征讨,说不得还没有冲杀一番,这帮家伙就四散而逃了,然后等官府走了之后又聚集回来。费心费力灭掉,到头来也没什么好处,更没什么功劳,就算是我当地方县令,只怕也未必会去管他们!”李明苦笑道。

    如此一路西去,几乎是只要有土匪或者山贼窝,李明直接横扫过去。大部分的山贼根本就是落草没多久,有时候还没有征讨,已经直接带人下山求饶,只希望李明给他们一条生路就好。看着这帮面黄肌瘦,如同流民一般的贼匪,李明对这次讨伐也失去了兴致。

    “主公无需如此消沉!”戏志才笑了笑,显然已经预料到了李明的反应,“总会有那么几个积年的贼寇,只是他们在深山之中,地形于我们不利,要征讨难度可不低!”

    “以后我们总会遇到这种情况,别的不说,太行山那群家伙,就从来不安分!就算是提前演习也好,让儿郎们适应一下山地战也没什么坏处!”李明总算是打起了兴致。

    又过了两天,大军北上已经进入河东郡安邑范围内,董肥肥身为河东郡守,自然是在这安邑县内。或许的得知李明经过,于是派人前来通报,言邀请李明赴宴。

    李明上位发话,戏志才便上前劝说道:“主公明鉴,董卓到底是郡守,不好得罪!”

    他可是知道李明,似乎一直都有叫董卓为董肥肥,虽然不知道是何典故,却也看得出李明对董卓没什么好感。不过如今在别人的地盘,却是出面提醒一番。

    “我和董卓没什么龌龊,既然人家邀请,那么我自然不好拒绝!通知下去,今晚就是安义县外驻扎下来,大家好好休息!”李明知道戏志才是在担心什么,笑吟吟的说道,随即朝着身后吩咐下去。

    “喏!”将领们纷纷领命,然后把军令传递了下去。

    到了中午的时候,安邑县城已经出现在视线范围内,此刻董卓居然是直接守在了大门处,身边还跟着一个文人,能在他身边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女婿李儒?

    “日曜贤侄,难得来一趟河东郡,董某已经准备好了酒席,赏脸来喝一杯?”董卓倒有几分西北汉子粗野豪放的性格。

    “既然世叔邀请,当后辈的岂能拒绝?只是日曜尚在军中,还请世叔手下留情,到时候别让李某横着出去才好!”李明笑了笑,也不称呼董卓的官职,改为世叔。

    “不行不行,难得来一次,不喝够了,别人还说我招呼不周!”董卓却是不干。

    “那好,小侄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李明苦笑,翻身下马。

    “哈哈,还是贤侄有意思,不像那些世家子弟那么扭扭捏捏的!”董卓顿时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