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国杀怪升级当战神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42章 猛将与任务

    “来吧!”一个小时后,李明把肖遥叫到了演武场。

    肖遥已经不是以前的肖遥,此刻的他已经完成了数据化,当然也植入了忠诚程序。要说以前云台还有0.01的可能性挖角他,如今却是不可能了!

    “得罪!”只见肖遥高呼一声,直接就一个突刺朝着李明杀了过来,类似重劈和突刺这种基础技能,数据化后自然是一遍就学会了。不过lv1的这一刺,威力尚有不足。

    李明一个侧身就直接避了开来,随即长枪猛地突刺,却是直接朝着肖遥面门杀去。后者权衡了一番,直接就伸出手臂硬抗了这一招。

    和以前一样,长枪直接扎在他的受伤,只是扣除的是他的hp,外表上却是一点伤势都没有。不过总体来说不同之处,还是凸显了出来。

    肖遥的属性面板,李明可是一直都有开启,通过面板不难看出,肖遥挨了那么一下子,结果却不是hp减少,而是mp下降。原来如此,这就是金刚功的作用吗?

    通过消耗mp,来顶替hp受到的损害。只要mp没有清零,那么就不会削减hp。同时根据个人需要,这金刚功到底开不开都能自由掌控,想要计算伤害值就变得有点难。

    换做是现实的情况,估计也是差不多,修炼的金刚功的人,用内气来抵挡攻击,若内气消耗殆尽,或者这一招的强大破开了内气的防御,那么同样可以造成伤害。

    如此看来,这金刚功,就显得有那么点鸡肋了!就是不知道,那白马寺里面,是否有传说中的金刚不坏真经,或者金刚不坏心经什么的。

    李明和以前比起来,已经算是很有进步,至少他在思考的同时,也没有忘记避开肖遥随后的一招重劈。不过避开之后才发现,这招不是重劈,而是碎岩刀!这是肖遥拿惊涛刀法交换的武技!

    这一招其实和重劈没什么区别,不过运炁的路线不同,砸下来不仅势大力沉,直接砸在岩石上面的话,那甚至是连岩石都能砸碎。关键就在于砸碎这上面,岩石飞溅,直接对敌人造成了二次伤害。

    一时间石屑飞溅,也是划伤了李明的脸颊,出现了不少细微的伤口。不过李明并不感觉到痛,到底是把痛觉调整到了30,这是他最近注意到的调整。

    脱离新手期使得hp和mp不再具体显示出来,但本质上还存在,同时针对伤痛方面,会开始出现受伤效果,但同时也多了一个痛觉调节的选项。可以从150到0这个范围进行调整。不过李明觉得只有疯了的人,才会把痛觉调整到150。

    比如他调整的30,就算大刀捅入他的胸膛,最多也就是用菜刀划伤了一下手指的感觉。同时内气会自动运行封住伤口,而且还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自愈,如此可见hp和mp只是用了别的方式表现出来而已。

    如果切换成0的痛觉,那么就不会再感觉到任何的痛楚,什么时候真的要玩无双割草,可以考虑一下这一招。

    话说当头,眼看李明护住眼睛避免石屑飞溅进去,肖遥也是抓准了机会一刀劈出。

    却不想李明直接就使出了旋风刀法,直接把达到旋入其中,随即长枪一摆,直接就朝着肖遥杀了过去。直接就点在了他的身上,造成了致命伤害,扣掉了他1000点hp。

    “还来不来?”李明饶有兴致的看着肖遥,他对身体的数据化掌控,已经开始入门,只是熟练度还差了一些,否则的话至少应该能够避开要害。

    “主公高明,属下……还需要习惯一段时间才是对手!”肖遥倒是没有硬撑,数据化后他看到了一条通天之路,唯一需要付出的就是紧紧跟在李明身后。

    一个人有了自知之明,反而就变得成熟了起来。肖遥就是这样,不是对手就不是对手,也不再死撑或者说几句酸话,有空会去练级,那才是王道。

    张默更像是一个副将,一个永远跟在自己身边,在需要他的时候悍然出手的随从。空有82点的统御值,却并不会独领一军,他的性格就是这样,李明也没办法。

    肖遥不同,他的四围相对均匀:武力力量78,敏捷55,智力72,统御73,魅力76。这个属性点,应该和他少年读书有直接关系,智力和统御提升的同时,武力和敏捷的提升就被拖累了些,再加上一副好皮囊,属性总体来说还凑合。

    “平时多和张默切磋切磋!”李明叮嘱道。

    “喏!”肖遥拱手,恭顺的回道。

    于是又过了一天,朱儁那边已经帮李明争取到了一份差事。从雒阳北上,前往白波谷一带讨伐黄巾余孽,一路上所有盗匪山贼强人,都可剿杀。

    同时也告诉李明,针对前几天匈奴人大闹绮罗阁的事情,刘宏很生气,直接派人到南匈奴找到了羌渠单于问责,后者似乎态度不错,过段时间就要前来告罪,同时以单于的身份,正式进贡一批草原土产。

    至于早些时候那些,似乎只是他麾下部落的某个部族,派人假借他的名头派过去的。他已经亲自去问责,并且把刘宏赐下的财物,都给送了回来。只是刘宏表示这些东西已经赏赐出去,就没有收回来的意思,也就顺势赏赐给了羌渠。

    “有何感想?”朱儁说完,直接看向李明。

    “南匈奴也并非铁板一块,而且羌渠对麾下的掌控并不到位!现在有人能够瞒着他进贡,那么下次就有人能够找机会把他拉下马,自己当那个单于!”李明回答道。

    “你能发现这点很不错!”朱儁欣慰的点了点头,“你这次北上,若是遇到匈奴或者其他胡人的骑兵打草谷,那么不用客气,直接就全灭了!胡人不可信,只有死掉的胡人才没有威胁!”

    “这是陛下的意思,还是……”李明看向朱儁。

    “谁下达的命令,其实并不重要!”朱儁摇了摇头,“如今已经快要秋末冬初,不少胡人都会选择在大雪下来之前,南下打草谷,充实过冬的物资。何谓打草谷,无非就是劫掠地方,屠杀我大汉子民。你身为大汉官兵,看到了胡人做这种事情,难道还能袖手旁观?”

    “不能!”李明非常肯定的回道。

    “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对错的区别!”朱儁非常郑重的说道。